【周叶】金玉良缘(二十·外一则)

最后一次打这个标签啦w微盘走这里。考虑到方便下载阅读就没设密码了


转眼两年间,世事风云变幻,武林群雄争逐也未曾停过。

兴欣客栈的后院里,一群年轻的面孔正练着功,或剑或镖或弓鞭,个个都是全神贯注。不涉江湖的人,很少能知道这间看似普通的客栈,正是自上届武林大会后初露峥嵘的兴欣门派驻地。

在兴欣门派出现之前,武林中的另一件大事则是轮回放出消息,称他们的掌门夫人重病不治,与她情深意笃的掌门周泽楷则终身不会再娶。此举既让不解内情的人敬佩周泽楷的痴情,也让很多本还惦念着周掌门侧妻妾室之位的闺阁女子悻悻放弃。

只有几位了解当时真实境况如喻文州王杰希之属,也都是一笑了之。

他们也清楚得很,叶修是...

【周叶】金玉良缘(十九·终)

19=一生长久,嗯,所以在这里结束(你就是编不下去了(。


叶修在轮回的最后一晚,从晚饭时他问了苏沐橙一句行装是否妥当后,沉默的气氛就笼罩了四人。周泽楷贯来沉默也就算了,孙翔在苏沐橙回答了“还差些零碎没包好”后竟也只是默默吃饭,不再开口说话了。

洗漱后叶修脱去外衫和鞋子像之前一样躺在了床内侧,背向外听着身后周泽楷收拾书信、更衣的细碎声响。难得的,他心里也有了些落空的感觉。说不上难受,但是想到真要离开周府,且不知何时才有机会再来,一贯在感情上行得洒脱的叶修也难脱俗了。

一双手按上他肩膀,带着些执拗意味,将他的身子扳正了压在了柔软的床榻上。周泽楷俯身在上,额前几缕碎发随着低头动作垂下,目光...

【周叶】金玉良缘(十八)

下章完结,然后就是甜甜的外一则啦XD虽然最后几章几乎都在撒糖_(:з」∠)_有翔橙,有翔橙


“去放纸鸢吧。”平静的日子过了两天,第三日早饭时苏沐橙忽然提议道。叶修喝着碗里的粥应了一声,周泽楷也就对江波涛点了点头,会意的江管家立刻去准备纸鸢了。苏沐橙叫住他,说:“不用给我准备。”江波涛又转向孙翔,意思是问这位小少爷需不需要。孙翔嘬着香糯的米粥嘟囔道:“纸鸢有什么好玩的……”苏沐橙偏头冲他看看,他立刻放下碗,“给我拿个大些的。”

目睹了这一切的其余三人都忍俊不禁,叶修更是不给面子的直接笑出声,江波涛看孙翔脸色一变,就忙说了声这就去转身走了。周泽楷也没有替自家弟弟说话,而是握住叶修放在桌上的...

【周叶】金玉良缘(十七)

这是一道素菜,素菜_(:з」∠)_如果我想刷翔橙……有人会打我吗(


桌上的气氛非常平和,叶修给苏沐橙夹了一筷子鸡丝,自己的碗里也多了一块嫩煮豆腐。而周泽楷给自家“夫人”夹完菜后,想了想,筷子一转,炸得焦脆酱汁香甜的鱼块就落到了孙翔碗里。

“好吃。”他说着,也咬了一口自己碗里的。

本来咬着筷子尖盯着叶修发愣的孙翔像是被吓了一跳,看看碗里的鱼,又看看专心吃菜偶尔把目光投向叶修的周泽楷。半晌,还是欲言又止地吃起了那周府家厨精心准备的菜肴。

苏沐橙胃口浅,吃了些饭菜,又在叶修的要求下喝了碗汤,就放下碗筷由侍女带走了。从越郡回来后,小姑娘似乎对镖舞起了兴趣,江波涛就帮忙安排了轮回城中最好的舞...

【周叶】金玉良缘(十六)

(。•ˇ‸ˇ•。) 三四章之内要完结啦,还会有一个番外篇吧,交代一些零碎的东西。


夜风掀开了轿侧小窗的帘子,几丝月光漏进来,被裹在周泽楷身上那件大氅里、和他以一个几乎是缠绕在一起的姿势挤在轿子的叶修,也得以好好地欣赏了一番这位他名义上的“夫君”,轮回掌门的外貌。

周泽楷生得好看,早就是武林中人所公认的。孙翔从嘉世中出挑时,也有人赞叹过他的容貌,但那种英俊,更多的是来自他年纪的意气风发,使得那眉眼在再烈的日头下都散发着足够耀眼的光线。而周泽楷不一样,他的性子沉默内敛几乎是和他的样貌一样出名。虽然在场上过招时那种强大的压迫感分毫不会因此减少,但他的好看,就是另一种夺人目光的样式了...

【周叶】金玉良缘(十五)

这是一篇架空,所以私设多,私设多,私设多。


武林大会年年有,三日擂台战,一日群雄逐鹿后会有一位武林盟主带领他的门派坐上那张人人觊觎的王座。看上去只凭四日的武艺较量,且不明说需要有门派做支撑。而实际上,年年夺魁的门派,都是这一年中在武林有过大作为或是被朝廷器重的。偶尔有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也很难与这些根基很稳的门派作对,成功封王。

今年,叶修,或者说叶秋,是要创下首个无门派夺魁的记录了么。而要说起来,十年逐竞间,连着三年坐上盟主之位的,竟也只有叶秋执掌下的嘉世。彼时嘉世,名声鹤望无人能及,渐有建立武林中的王朝之势。也有传言,朝廷已着意从嘉世弟子中选择禁军人选。

但是,第一个站出来不配合...

【周叶】金玉良缘(十四)

代发君想打死那个嗷嗷叫着要坑文的作者,有帮忙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我要坑文(╯°□°)╯︵ ┻━┻让我坑文ˊ_>ˋ
剧情终于差不多了┬─┬ ノ( ゜-゜ノ)

一刻时辰过去,两人还没分出胜负。这也是正常的,台下稍有眼力的都看得出“叶修”和周泽楷并没有要打败对方的意思。对于两人来说,这不过是寻常的练武而已,只是场地由周府的桃林换了湘河边的擂台。

不过有人已经按耐不住了,在叶修和周泽楷不知第几次错身而过时,嘉世的座次里传出一声怒喝:“叶秋!夺走嘉世神兵又在这舞林大会上造次,是否有辱斗神名声!”
“我去这陶轩手下人有点猛啊,直接把老叶抖出来了。”黄少天啧啧舌,喻文州知晓他也看出发声者的...

【周叶】金玉良缘(十三)

高亮!!!Lo主意外断网!!我是代发加打字的小天使(。)所有言论和文章内容都由Lo主负责,要谈人生谈理想请留言!!!代发君(应该)不会偷看的(。

作者有话要说:断网前翻了翻tag……我也是醉了,真是一场好戏啊

“第一场,蓝雨卢瀚文,对微草刘小别。”
转眼已是两月之后,武林大会在湘河边开锣。而那铜锣一响,两方要上擂的都手握自备兵器严阵以待。蓝雨的小将卢瀚文这是头次在武林大会上露面,就偏偏点了微草那位以快出了名的飞刀剑。江湖上关于刘小别想挑下卢瀚文嫡长师兄黄少天剑圣之名的传闻也不是一日两日了,这个中关系自然是有些令人玩味。
轮回的座次被安排在湘河边上,离擂台不远,若是台上两位打得兴起来个水上漂,他们看得也...

【周叶】金玉良缘(十二)

先扯点别的Σ(|||▽||| )有私设。小周都没出场……orz

“哗啦”一声,本想送上茶的仆从手一抖,瓷杯连着茶水都翻在了地上。立在堂下的崔立刘皓等人都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先开口。

“下去吧。”陶轩看着慌慌张张的仆从捧了碎片退出了房门,转而面向其余几人。“行动失败,估计身份也被叶秋猜出来了,你们打算怎么办?”
完全置身事外的孙翔坐在椅上拨弄着自己腰上的玉饰,听着几个办事不力的下属词不达意的解释。半晌,陶轩没说话,他哼了一声道:“扯这些手段,还不如在武林大会上打败了叶秋再让他把那伞交回来!”
刘皓快被这话惊出了冷汗,无奈地看着意气风发的掌门,心说,要能败了他还好,若是没成,岂不是对外宣称叶秋武艺退步的嘉世...

【周叶】金玉良缘(十一)

此章伞哥出场,但没有伞修,没有伞修,没有伞修


周泽楷从来都没有什么心思好好赏过这轮回城上空的月。

少时他醉于练武,晨起月落间都只在意手上师傅交与他的双鞭。年岁长些的时候他接下掌管轮回一派的重任,天下人都在议论他的天资比如武艺才学和他的出众容貌。而他们并不知晓那时才过弱冠之年的周泽楷即使在府中休憩的日子,也常是阅读各类书文直至深夜。

再后来是遇上叶修,与他做了那出戏,甚至不惜拿自己的终身大事来衬合。叶修住进他房内暗室之后的夜里,他已经习惯了久久地看着那充当暗门的书架直至入睡。

而这夜,与他共赏那皎洁月色的,也正是叶修。


说是要从周泽楷的窗子里看看月色,但最终的地方却是换了。二人...

【周叶】金玉良缘(十)

做梦都心塞[手黄再]我要治愈自己

巡城礼选在月底,天光敞亮,又没个雨水起风的,十足的好日子。
晨光初曦,周泽楷就起了,仔仔细细地把双鞭用绸子擦拭洗净了,上好的软玉在清亮的光线里显得润而不柔,蓄着主人的一份愉快心思。
叶修醒时听见了敲击墙壁的声音,拉开当作暗室门的那书架,是江波涛带着两个侍女笑意盈盈地站在外面。

自婚仪后第二次穿上层层叠叠的女式衣裳,叶修倒也不觉得什么,拿了千机伞就出了院子。虽说是无需搀扶,到那堆叠镂花的衣袂裙角也是让侍女们在车厢里好一番忙活。
周泽楷骑上领头的高大黑马,叶修乘坐的马车则在他身后七匹马之后。江波涛嘱咐随车的护卫两句后刚要离开,叶修唤住他,说:若是遇了什么事端,这衣服我能撕了...

【周叶】金玉良缘(九)

这是个古风架空ヽ(  ̄д ̄;)ノ前文在这里

尴尬是一时的。可叶修是谁,这种调笑不成反被将了一军的事情虽是头回碰上,他也很快重新变得坦然。他换了个坐姿,看着走到窗边来的周泽楷,笑说:“哎这戏还早着呢我怎么就忘了身份了,该责该责。不过周掌门的意思是不是等巡城的礼式过了,我就……”
“前辈,”周泽楷忽然蹲下身来,按住了叶修的手,“别说。”
叶修的笑言被打断,不免又怔住。他看着面前这后辈澄澈意深的双目,张口,闭上,一时不知该接什么。

周泽楷的意思很清楚,这戏有朝一日是会结束,可是,你别说出口。
即使是事实,也别让我知晓。

沉默蔓延在屋内,随后江波涛进来,周泽楷回了桌边,两人低声交谈了几句,话语中像是提到...

【周叶】金玉良缘(八)

路漫漫其修远兮_(:з」∠)_


“此非万全之策,前辈还是早日在天下武林中人面前现身,将诸多事实原委一一道来为好。”

叶修两指捏着薄薄信筏,看那上面一行简明有力的小字,嗤声一笑,另一只手拈了个小巧的水晶包子往口中一扔,三两下便吞咽了。

吃了江波涛差人送来给周泽楷的点心,叶修又随手在笔架上拎了一支,正巧周泽楷桌上一整沓碎金花筏垫得高度合手,他提笔便写:

“两全尚且难得,世上又哪来万全之说。他人既愿成全我,王谷主也无需替我揣测其中用意几何。”

刚将信封好,周泽楷便从外面进来。他由侍女束过发,本就俊美的面容露得更加清楚,练武后洗去薄汗更是带着晨露的清透气息,格外赏心悦目。叶修在封上落了款...

【周叶】金玉良缘(七)

私设有,私设有,私设有Σ(っ °Д °;)っ

按礼制,周泽楷和新夫人大婚后应该搬入桃林后的正院居住。伺候的侍女下人也应换上一批,但周泽楷身为一派掌门不是常年在周宅居住,再加上如今叶修的特殊身份在,江波涛便只带了几个老实本分的跟过去伺候了。
婚仪面上是平静地过了,但这之后的巡城礼也是让江波涛轻松不下来的。前一日陶轩虽看上去平静自若,但嘉世门下可算鬼祟的作为也并不能说与他的默许毫无干系。轮回不怕这个中可能的种种猜测、威胁,可想到叶修出离嘉世的无奈与其中更多的隐情,江波涛只觉对这曾为昔日武林豪强却将自己的掌门赶出的门派有些鄙夷。

周泽楷晨起后洗漱过,习惯地去了屋前。过去的平坦土坡现在换了片...

【周叶】金玉良缘(六)

你们要的拜堂。_ 。其实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甜,真的_(:з」∠)_

恭喜周叶的金玉良缘第六章在我删删改改之后 成为了这个Lofter上第一百篇文!(ntm


新人进入堂屋,喜娘递过大红的绸子一人一边握住,中间是朵嫣然的牡丹开得喜气洋洋。

周泽楷握着手中的绸布,手指攥紧了。明明只是场为了两方都情面上过得去的戏,竟是让轮回掌门面对武林德高望重的前辈时都未曾抖过的握鞭之手克制不住地颤着。叶修倒是抓得很稳,虽然有刻意收敛,但周身的剑气并未完全消失,显出了他内功之深厚。


列次坐于桌宴上的宾客们并不知晓自己所见只是一场或许算得上荒谬的戏。蓝雨和霸图同桌,黄少天看着对面的韩文清感到非常...

【周叶】金玉良缘(五)

可能有神展开,神展开,以及神展开Σ(`д′*ノ)

懒得设传送门了,前文可点标签阅读w(ni


良辰好景,吉时佳日,诸多种种用来描述喜庆之事的词句,在轮回少主人生唯一的一场喜宴上,可能都失了它们的意义。

这场大戏的主角叶修在当日会喜服盖头加身,自然是可以掩人耳目,但苏沐橙的处境变得有些尴尬。作为新夫人的“族妹”,她不出现在喜宴上自然是无法交待。但是她一旦出现,嘉世的人想必也不会罢休。

叶修在喜宴前某夜和江波涛提及此事时,江波涛只问了一句:

“前辈,和嘉世之事,究竟理在哪方?”

立在窗边的叶修闻言,淡淡笑意铺展开,目光投向了院中,

“倘若有人为了一件所谓‘神兵’,给本就重病的友人铺...

1 / 2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