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方台】鸣梭(十二)

避雷:私设超多,诚台+方台,无3P,诚台伪色·戒情节。

前文戳我

(12)

-烛花销艳,但替人、垂泪满铜荷。

方孟韦发现那封未填上收信人的信件不见的时候,忍不住心头一凉。
自那日在街上看到过明台一次后,他除了警局和公寓真的哪里都不敢再去。周末偶尔去菜场买些菜也是迅速行动,仿佛躲避追踪的逃犯一般。或许他就是个被驱逐的罪犯,错在爱了一个无法全心属于自己的人,只能守着那一点曾经的甜蜜等一纸赦令。他不仅是害怕见到明诚能够正大光明地和明台出双入对,更怕再看到明台那勉强的笑脸。从前在方家,在他的身边,明台是多么肆意明朗的一个小少爷,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所有人甘愿的宠爱。方孟韦惊讶地发现,自...

【诚台/方台】鸣梭(十一)

避雷:私设超多,诚台+方台,无3P,诚台伪色·戒情节。

前文戳我

(11)

明诚沉着脸坐在书桌前,面前摊着一份报告,写着简单的四个字:蜂刺有毒。
蜂是王天风,毒谐音独。王天风确实派人来刺探情报了,而且只有一个人。

那个人的名字就在明诚脑海中,呼之欲出。他挑了挑唇角,不用看也知道笑容中满是苦涩。他虽还未完全动真情,明台那一分活泼明朗却是终年在白夜中行走的明诚无法抗拒的,这也是事实。
亲吻和宣示主权他做的顺手,那之后明台也顺服而且一贯的黏着他,可方孟韦的存在始终是明诚心中的一根刺。明诚没有经历过至深至久的感情,但他读过赞颂爱情的诗歌与小说。他从情感上无法完全相信明台会因为一段时间...

【诚台/方台】鸣梭(十)

避雷:私设超多,诚台+方台,无3P,诚台伪色·戒情节。

前文戳我

(10)

方孟韦对上海其实不算陌生,也是幼时住过的地方。只是隔了十几年再会,没有想到这个城市会比北平集结更多他的爱恨喜悲。说到底,也只为了那一个人。

与明台分开后他除了警局忽然哪里都不想去。或许他要感谢明台之前没有多与他出来,不至于处处都是过去的影子。方孟韦厌恶自己的多思,也曾问过明台会不会觉得他管得太细致。而明台只是笑着在他鬓角印下一个吻,“你想再多也都不会藏着掖着,挺好的呀。”
可偏偏是离分的最后关头,方孟韦咽下了涌到喉咙口那句“不许走”。明台从小的依赖让他变成了一个温柔周到的给与者,又令他在人离开后不由...

【诚台/方台】鸣梭(九)

避雷:私设超多,诚台+方台,无3P,诚台伪色·戒情节。

前文戳我

(9)

明诚只答应陪小少爷在他房里睡一个晚上,却奈何不了人抱着枕头跑自己房间里。他有点无奈地看着明台期待的样子,说:“小少爷,你都22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
“大姐说我永远都是她最心疼的孩子,”明台理直气壮地说着,坐在他床上,白皙的脚踝从睡衣拉上去一截的裤腿中伸出来,在他眼前晃着。“而且,”明台的脑袋忽然耷拉了下去,“我和小哥分手,大姐她可生气了,还骂我……”
明镜的态度明诚也知道,确实是对明台这次的决定很不满意。方家是明家世交,方孟韦又是个纯善温和的好孩子,之前他精心照顾明台十几年,很得两家长辈大人喜欢。所...

【诚台/方台】鸣梭(八)

避雷:私设超多,诚台+方台,无3P,诚台伪色·戒情节。

前文戳我(纯方台)
想想还是说一下,这篇文没有传统意义上的HE。开的初衷是为了亲友,目前我们三个对走向都是比较满意的,所以不会有改动。方台这章起没有正面互动了。

方孟韦本以为明台的突然到来会是个惊喜,最后却成了他们之间数年情分难堪的别离。他其实早就猜到凭明台的性子不会安分地做个学生,日后找个安定的工作,和他平淡相守,可内心里总是肖想过这样的美满结局。身在警局,方孟韦知道军统内部自抗战结束后早已四分五裂,各自为营。看来明台和明诚所处不同立场,他想着,将手上的戒指褪下,和明台那枚一起收回了盒子里。从前留着盒子不过是因为不喜把东...

【诚台/方台】鸣梭(六)

避雷:私设超多,诚台+方台,无3P,诚台伪色·戒情节。非抗战,军统内部已经四分五裂
前文戳我

                                  -赋罢西城残梦,犹问夜如何。

明台松开明诚的手,随手取过餐台上一杯气泡酒,往干涩的...

【诚台/方台】鸣梭(五)

避雷:私设超多,诚台+方台,无3P,诚台伪色·戒情节。非抗战,军统内部已经四分五裂。
前文戳我

“先生,我给您包上了,票和您写的东西一起放在里面,有问题拿这个来柜台就可以。”
“谢谢。”方孟韦接过柜面售货员递来的盒子,朝他笑笑,转身离开。这个星期天是明台22岁生辰,方孟韦前一天接到家里电话,让他给明台仔细备份礼。方步亭在电话里说,“这孩子挺懂事的,之前还特意打电话来谢谢咱家多年照顾。”顿了顿他又道,“对人家好一点。”
“知道了,爸。”方孟韦心想,怎么舍得对他不好呢,那可是他从稚嫩的小团子一路看着长成清澈的少年,再到如今俊秀青年模样的恋人。
于是周六他起了个大早,去泰山百货给明台挑选礼物...

【诚台/方台】鸣梭(四)

避雷:私设超多,诚台+方台,无3P,诚台伪色·戒情节。非抗战,军统内部已经四分五裂。

前文戳我

是明诚先发现了不对劲。
明台回家后对明诚的亲近,明镜看在眼里,感觉松下一口气。毕竟她心里明台还是那个在她怀里睁着大眼睛带些惊慌四处打量的孩子,她怕明台会介意阿诚的存在。结果明台不但接纳了这个哥哥,还和人相处得很好。明楼像是有些介意明台老拜托阿诚做这做那,却被明镜说你就是嫉妒弟弟不够黏你吧。明楼说是是是,这么乖巧的小弟不是对着自己,我心里可酸了。他想想,到底两个弟弟走得近也好过彼此冷眼相待。
而明诚很快明白过来,明台那些举动,比起亲近,更应该叫做撩拨。这天早餐时明台给他剥了个鸡蛋,然后赖...

【诚台/方台】鸣梭(三)

避雷:私设超多,诚台+方台,无3P,诚台伪色·戒情节。非抗战,军统内部已经四分五裂。
前文戳我,诚台现在还在互相试探中,进展比较慢。

新政府办公厅举行的舞会,又是讨那些留洋回国年轻人欢心的情人节主题,气氛自然隆重又浪漫。
明台穿上黑色燕尾服,明诚正低头给他系着领结,头发理得一丝不苟,淡淡的古龙水香气飘在明台鼻尖。方孟韦从不用香薰,亲吻他时只有青草般蓬勃清冽的气息,静静笼住他。他也不记得那人会用进口的发胶头油,摘去警帽后硬茬茬的发丝戳在手心的触感有些刺人,但方孟韦把他作乱的手捉下来握在掌心的动作却很温柔。
只是现在的明台,需要做的不是想念已经十几天未见的方孟韦,而是对明诚露出一个足够柔软的...

【诚台/方台】鸣梭(二)

避雷:私设超多,诚台+方台,无3P,诚台伪色·戒情节。非抗战,军统内部已经四分五裂。
前文戳我

                     -谩道当时何事,流盼动层波。
明诚一直知道家中还有个小少爷。随处可见的照片,大多是从北平寄来的。明镜也时不时谈起,明台在家时多么乖巧可人。开始几日夜里害怕也不敢吵醒她,只是抱着枕头缩在门口,着凉感冒了把明镜心疼的够呛,房门便一直开着,方便明...

【诚台/方台】鸣梭(一)

避雷:私设超多,诚台+方台,无3P。诚台伪色·戒情节。非抗战,军统内部已经四分五裂,想起来就更。诚方不是一张脸。


                -织绡机上度鸣梭。年光容易过。萦萦情绪,似水烟山雾两相和。

喜忧参半是明台现在最好的情绪写照。
喜的是心里明家小少爷那一半,忧的是特工毒蝎那一半。
早上他刚收到方孟韦将于第二日下午抵沪的电话,接着便接到了新任务。这个任务,还偏偏是去套取一条重要情报。而掌握情报的那个人不简单,...

【诚台】一言不合&Baby Boy

答应 @醒着亲吻 的车雨辰。五月第一篇就是车我压力很大啊Orz

明诚从后视镜里打量着扭头看窗外的明台,忍不住笑笑。结果被小家伙敏锐的耳朵捕捉到,一下子转过脸,气哼哼地瞪着他。在转弯前的街口停下,明诚的手从换挡器移到明台手背上盖住,皮质手套凉凉的,不同于掌心的温暖触感。
“小少爷,你这是怎么了?一回来就发脾气?”
他不问还好,一问直接把明台憋了一路的火给激出来了。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回来吗!”明台硬邦邦抛出一句,让明诚愣了愣,笑着重新启动了车子,“难道不是想大哥大姐了?”
“……”明台觉得自己要炸了,他看着明诚嘴角那抹有点恶质的笑容,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伸手沿着明诚的小腹摸上去。明诚...

【诚台主·ABO】岁月风平(六)

私心想看的小少爷给阿诚哥生孩子+明家日常+方林少年事=这篇文
几乎全是私设,架空ooc慎入,奇怪的信息素出没
(五)走→ (•ㅂ•)/♥  

“阿诚哥……我好无聊啊……”明台扯了扯自己身上的病号服,刚要捶床,就被明诚一把按住了。
“别闹,小祖宗,你现在能做这么剧烈的动作吗。”
“……”明台翻了个白眼,推开了他的手。
怀着双胞胎要比普通孕期辛苦许多,明台身体虽是从小养出的好底子,初孕的危险还是有的。苏医生一句不小心的话容易早产,明镜便把怀胎八个月的他送进了医院。开始明台还觉得挺好,不用每天被三双眼睛盯着。在家时,方孟韦和林觉民一起来看他都被明诚客气地挡在了小少爷房门外,说是...

【诚方台】必答题

诚台&方台

换了图片被屏蔽得不要不要的><

还是之前的内容
全文走链接

【诚台主·ABO】岁月风平(五)

私心想看的小少爷给阿诚哥生孩子+明家日常+方林少年事=这篇文
几乎全是私设,架空ooc慎入,奇怪的信息素出没
(四)走→ (•ㅂ•)/♥  

又在家撒了几天欢,明台还是不情不愿地回法国准备自己的毕业论文去了。临走前一晚他跑到明诚房间,但对方还记得他第二天要坐长时间的飞机,只是抱抱亲亲就按着他睡觉了。明诚是做了正人君子,明镜,明楼和方孟韦三个Alpha却遭了罪。第二天早上阿香炒了一锅蛋炒饭,却只有明诚和林觉民给面子地吃了两碗。阿香一边重新煮着粥,一边想,这些人真是难伺候,昨天晚上才听到大小姐和大少爷说蛋炒饭好香的?!

明台一走,方孟韦也决定带着林觉民回家。走之前他已...

【靖苏/诚台】屋漏偏逢(五)

(四)走这里→ ⁄(⁄ ⁄•⁄ω⁄•⁄ ⁄)⁄
最后有彩蛋(呸

宫中丧期结束,萧景琰顾不上回府歇息,便匆匆赶到了苏宅。听说梅长苏先是吐血,又要守丧坚持不肯进食,现下再次病倒,更为忧心。
但明台拦住了他。
跟蔺晨商量之后,决定由明台来给萧景琰提示,明诚去对付心思深沉的梅长苏。古代的生活确实舒适无忧,但想到上海的局势,明台和明诚还是想尽快回去。他们知道自己突然失踪,一定会让明楼忙得焦头烂额。

明台拽着萧景琰走了几步就放开了手,虽然对方长着和阿诚哥七分相似的面容,可气质完全不同。听梅长苏和阿诚哥说从前的萧景琰也是个明亮爱笑的少年,只可惜那张扬愉快的少年心气已被岁月磨得干净...

1 / 2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