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乌云和赞美之下(全)

架空军队设定,私设颇多,时间轴有调整,慎入

BGM:天野月子《花冠》


(上)

“叶秋从J军退伍了。”

从飞快敲击键盘的声音中韩文清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句话。他几步走向部下正在操作的电脑,输入权限密码调出了军部大门处的监控。

叶秋正在苏沐橙的陪同下办理着必需的手续。没有欢送会,没有部下的不舍,没有战友的簇拥,他就这么拎着简单的行李离开了。像是训练营里被淘汰的新兵一般,背影透着冷清和漠然。

可叶秋是谁。国家军中战绩最卓越的J军统领,参与在SS计划中四个少将级别的军官之一。


苏沐橙没有手续不能离开军部,只得在门内朝叶秋挥了挥手,尽快地转身跑开了。叶秋看她长发飘扬的背影远去了,却没有急着朝前走。而是摸出了一支烟来,一掏口袋,打火机早在之前严密的安全检查中被拿走了。

一个小巧的打火机在空中划了道弧线,最后落入了叶秋早就伸出的手里。

“哟,老韩。”他点燃了烟,随意地朝在登记簿上签下名字快步走出来的人打了个招呼。韩文清皱了皱眉,他从来就不喜欢叶秋这种吊儿郎当的无所谓态度。特别是在当下的环境里。

“你放弃了。”不是疑问句,韩文清的话掷地有声,更像是给叶秋定了罪。

“接到了前进的指令,如果终点是坚不可摧的墙,你还是会带着B军冲上去,是不是。”叶秋没有对韩文清类似斥责的话语表示什么。

“一往无前,从来就是B军的信念。”

“J军本来不是这样,”叶秋淡淡地吐出个烟圈,“可是为了这个计划,他们也采取了这种……太过简单的策略。”他的话语间还给B军的统帅韩文清留了点面子,“可我还有自己的计划,不想为无谓的东西头破血流。”

“走出这个门的,要么是被淘汰的弱者,要么是可悲的背叛者。”

“真可惜,”叶秋扔掉了熄灭的烟头,“这次还是我走在你前面了,追上来吧。”

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了并不存在的烟尘里,韩文清的视线却仍然没有转回。叶秋从未赞同过SS计划,这个他早就清楚。但被上级指派为计划四个主要执行人时,叶秋还是带着J军领了命。如今却突然选择退伍离开,除了主动放弃看上去没有别的可能。

但韩文清不信。


「完全不知落败伫立的人的心情 

镌刻在寂静的大地」


J军没有因为突然失去统帅而出乱子,相反地,他们迅速宣布了新统帅孙翔接替叶秋的消息。但孙翔的战术理论能力远没有达到军部对SS计划主要执行人的要求,这个空位就由W军的指挥,少将王杰希接上了。

张新杰开完例会回来,韩文清依然在办公室中的桌前。他上前放下手中的文件,开始依次传达上级的布置。叶秋退出计划,王杰希和他的W军先前只是预备执行部队,所以要让他处理掉那些之前以叶秋的权限才能知晓的计划内容。在这段时间里,其余三位主执只要配合他完成交接。韩文清听完张新杰的B军内部布置,点了点头表示知晓。张新杰敬了个礼走出了门,韩文清站起身,看向了屋外的训练场。


还在军校时,长途野外拉练是必训的项目,所以学生们都习惯在校内训练场进行长跑等耐力练习。韩文清就是那时候知道叶秋的,那个每天都跑两次十五圈的同届生。韩文清性子里天生带有一种叫做不服输的因子,所以他将自己的训练次数也调整为了一天两次,每次十五圈。叶秋对他这个出现得有点突然的竞争者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按时完成训练。当韩文清的圈数已经升至二十时,叶修仍在跑十五圈的数字。有人在议论那个被韩文清打破的可怕记录,叶秋却依旧淡然。

一个冬夜的拉练路上,漆黑的山路勉强被天上的星子照亮了一些,外侧的学生里每隔一段有人负责打着手电。韩文清跑在B军预备役队首,离灯光有些距离,但他脚下步子很是稳健。身边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呼吸频率时韩文清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他没说话,旁边的人却轻声笑了一声,开口道:

“挺能跑啊,韩文清上尉。”

叶秋类似骚扰的无谓话语当然被韩文清无视了,他却不介意,继续道:

“你猜到最后,我们俩谁会成第一个?”

答案是叶秋。

在启明星照亮拉练终点的那辆军车时,叶秋率先带着J军预备役抵达,比起别人的疲累,他显得精神抖擞。朝韩文清摆出有些幼稚的胜利手势的那两根手指,像是让他整个人发光的开关。

“哥走在你前面了,加油追上来吧。”


除了耐力,他们在别的项目也在比。近身格斗,定向越野,还有射击。近身格斗稍弱的叶秋又一次在射击场上打出十个十环后,转身潇洒地举起手,比出个枪的手势。带着笑意朝韩文清的方向干脆地一甩手“枪”时他上下唇碰撞,发出了几乎轻不可闻的一声“砰”。

从“韩文清上尉”到“老韩”的称呼变化,用了四年。第四年,叶秋的J军也是第一次在全军的综合模拟演练中败在了韩文清的B军手下。有人欢呼有人遗憾,有人争论两人的能力归属,叶秋却只是对韩文清说:

“等着,哥这就追上来。”


「撕裂的乌云之下 祝福的赞美之下

终战的城堡赤-裸-裸摊露」

“计划内容被无权限IP调阅,黑客入侵可能性60%,涉及内容权限为2。”

王杰希和孙翔分别接替了叶秋的两个位置已经四个月,计划的执行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忽然系统疑似被入侵的消息传来,让各军的技术控制人员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他们加紧提升权限和防护程度,同时寻找着那个入侵者的每一点蛛丝马迹。

SS计划是军部从一年前开始实施的,七支主要的国家军队精英部队被调来执行,四个主要执行人是军部认可的掌握最佳战术理论和排兵布阵能力的少将。LT2军的肖时钦,B军的张新杰,LY1军的喻文州,和J军的叶秋。计划内容分等级权限被保护起来,没有相应权限,没有任何可能知晓该等级的内容。四个主要执行人当然都是9级权限,而叶秋退伍之后,他的所有权限被清零。韩文清等非主要执行人接到的任务都是切割零碎的,重复或不同的,看上去就像拼图里的单块碎片。而这盘拼图的最终图案,计划的真实目的,只有军部的负责人,那个10级权限的所属者知晓。

SS,即Super Secret。绝对秘密。


叶秋的离开,是不是因为他知道了什么?

韩文清想到这一点时,入侵者的行动并没有停止,而系统的防护已经升级成了七道不同方式编排的密码和掩码遮蔽。这似乎并没有挡住那个人的步伐,他一步步地,朝计划的最核心摸了过去。

触摸秘密的同时,自身的庇护也会被掀开。刻意隐藏的IP地址被军方的技术人员破译,入侵者的身份越来越清楚。

第9级权限所对应的文件打开的那天,入侵者的身份被确定了。

是叶修。

韩文清听见这个名字的第一反应,是想起了某个很熟悉的人。那个军部内唯一敢直呼他老韩的人,径直离开的身影还留在韩文清印象里军部那仿佛永远不会完全打开容纳光线的大门边。

与此同时,LY1军的黄少天和B军的张佳乐被军部约谈。原因未知。

没想到还会涉及自己手下的人,韩文清有些愕然。张新杰带回来的消息,果然跟叫叶修的神秘入侵者有关。


离开前说着让韩文清快点追上来的叶秋,换了个方式折返了回来。

截然不同的立场,却朝着同样的终点。


“这个计划结束的时候,再来一场吧。”走进军部执行处的前一天,在射击场上,韩文清对叶秋说。

“这个计划当然会结束,但是,不会是以那帮决策者希望的方式。”叶秋的回应在那时听上去有些奇怪,现在看来,却是种预示。


“你放弃了。”

“我还有自己的计划,不想为无谓的东西头破血流。”


「如果那天我舍弃其他的选择 

选了你 难道就会有所改变?」


(下)

叶修从知晓军部准备实施SS计划时就明确表达了不赞同态度。但是,没有用。J军是国家军主力,如果叶修作为统帅不接下这个任务,还有主执行人之一的位置,只会让整支队伍陷入尴尬的境地。毕竟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优秀队伍,叶修的自尊和责任感不允许他这样做。

他接下了所有布置给他的任务,恪尽职守,和肖时钦、张新杰还有喻文州他们合作,每天都待在办公室中研究那些一堆堆布置下来的权限不同的计划内容。执行的过程中,他渐渐发现了那些虚伪的外表下掩藏的野心和真相。


第十权限的内容被侵入失败,整个军部几乎达到了一级战备状态。韩文清其实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一个计划会值得军部耗时耗力,甚至不惜失去叶秋,或者说现在的叶修这样的优秀少将,也要几乎算是固执地执行下去。张新杰是个极注意纪律的人,他向韩文清转达的计划内容一向都是权限允许范围内的。而韩文清也并没有太强的好奇心,军人的天性是服从,况且,他是作为主力军的B军统帅,当然要保证自己能力所及的东西被百分百完成。

不问理由,也不想问理由。


关于叶秋的离开和叫叶修的入侵者真实身份这件事没有困扰韩文清太久,他就接到了一个临时的四级任务。

代表军部去和那个叶修会面,并且,不论他的身份,执行拘捕。

如果对方顽抗,韩文清可以不经请示当场动用武器。


一向谨慎的决策者们,这一次却有了些不顾一切的疯狂。要把一切可能灭杀,把它们像处在风暴中心的东西一般直接粉碎掉。

只要这个秘密不泄漏。


接到任务是在军部和叶修约定会面的前一天,韩文清除了准备迎接第二天的到来什么都做不到。他看了眼办公室外阴沉的天色,扫了眼墙上指向八的时针,快步走了出去。

张新杰靠在窗边,看着训练场上那个一圈圈奔跑着的身影。即使黑暗让他的轮廓显得模糊,从任何角度看上去他依然坚定。只有向前这一个目标,一步步踩上跑道,层层浓重的黑雾里韩文清像是可以凭着一如既往执着前进的行动破开一道裂口,让被阻隔的光芒翻涌而来。

至于他是不是真的像看上去的那么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向来思考问题很严谨的张新杰觉得,并不能肯定。

韩文清进屋时已是十点四十分,接近三个小时的长跑并没有消耗他的太多精力。张新杰递上早已由勤务兵备好的毛巾,敬了个礼准备出去。

“SS计划,是为了我们的国家。”韩文清突然叫住了他,说了句听上去没有什么意义的宣誓一般的话语。

“为了这个国家。”张新杰重复似地回答,却换掉了那个我们。没有转身的他仅是停住了一瞬,又继续走出了韩文清办公室的门。

窗外,一道惊雷撕破了积压一天的阴郁云层。


被起床号唤醒时韩文清迅速起身,穿衣洗漱,仿佛这是每一个被任务填满的寻常的忙碌日子。但是这天韩文清要见的人,从离开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他的不寻常。

会面安排在天台的射击场上,韩文清隐隐觉得这是叶修故意要求的。但一想,还没有确定他是不是叶秋。

在食堂用餐时,LT2军的肖时钦坐在韩文清的隔壁桌边。他一直没有开口,直到韩文清起身要离开,一句语气平淡的话被扔了过来:

“你觉得,是他吗。”

无论是不是,韩文清要做的,都是拘捕他。

但是在执行之前,韩文清想要一个原因。为什么作为军人,会反对,并中途退出保卫国家的重要计划,即使凭叶秋一贯的作风,这也不是他会做的选择。


没有随从,没有四个主要执行人中任何一个的陪同,韩文清只身走上了天台。他带着自己的佩枪,过去用来和叶秋在这个天台比赛射击时的那把。

不用靠太近,走进射击场的时候,韩文清就已经确定了那个人是谁。

“老韩,来了。”他转身时一手遮在眉上,做着挡避光线的姿势。语气熟稔,丝毫没有他们关系已和从前不同的自觉。

然而第二句,那种因为他而显得随意的气氛就被轻易地撕开,露出了真相。

“我不接受军部开出的所有条件,SS计划不会成功。”

“你在背叛自己。”韩文清没有问为什么。他只是在把九年前那个拍着他的肩说“军人就是要保家卫国”的叶秋,在训练场上不管他近乎挑衅的超越行为平静奔跑着的叶秋,还有曾在这片射击场上轻松举枪射出第十个十环的叶秋,与面前的这个人分开。

“SS计划的全名,你知道吗。”叶秋,还有现在的叶修,都对韩文清直截了当到仿佛判决一般的话语免疫,他只是重新挑起了一个问题。韩文清记得当年的请愿书上提到过两个英文单词,但叶修继续说了下去。“Someone Survive。”

一些人?存活?

迅速反应出的两个单词却让韩文清没有得到任何信息。

“接下来的话是作为我个人,而不是“SS计划的入侵者”来告诉你,韩文清。”叶修叫他名字的声音让韩文清一瞬间有点恍惚,这个人几乎从没正经叫过他名字。

“从接受这个计划的第一天开始,你们,还有所有参与部队,每一次射击和轰炸摧毁的目标,都是在这个世界上真实存在的,而非系统模拟的电子地图。”

“包括那些民居和……”

“没错。”叶修回答得很快,“所有。”

“计划是为了国家。”

“是为了这个国家,”叶修的说法和张新杰的非常一致,“不是为了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也不是为了普通人的和平。”

“当权者们早就不满足于这一片大陆,不满足于这个已经占据很大地域的国家。他们需要更多,所以,SS计划产生了。以试验武器为掩护,把真实的大陆和岛屿变成仿真的电子地图,然后由参与计划的军人们来一点点摧毁。每一次的所谓临时任务和调整,都是在反击那些发现了他们攻击行为的国家。”

“参与的是你们,当然,也包括过去的我。”

“而能从这个计划里存活下来的,只有,”叶修的眼神熄灭了那么一秒,然后他静静地吐出了几个字,“权限1到10.”

这个世界上有权限数字在身的,只有军部里的人。


“为了保护我们的国家?”叶修对着空气和沉默的韩文清反问了一句,“老韩,我觉得我的方式才是正确的。”

“我知道你到现在都没有直接动手或许是因为所谓的战友情谊,又或者是你还在消化我这个背叛者的话是否是谎言。我只等着你的结果。”


十秒,二十秒,一分钟……

两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在天台外等候的四位执行人都安静地站立着,他们看不清天台里的情况,也知道那里的寂静并不如常。

“过去我们一直在竞争,但是目标一致。”韩文清终于开了口,“既然选择的道路相左,我选择,除掉障碍。”他很少说这么多听上去没什么意义的话,他一向是直来直往。

韩文清举起了枪,叶修倒退几步站在了天台的护栏边,依然面对着他。

他举起空握着的手,做成枪的形状,对准了韩文清。

嘴唇上下开合,轻轻一碰,发出了一个单音——“砰。”

像以前的每一次,赢下与他的射击比赛时一般。炫耀大过挑衅成分的动作,被韩文清说成幼稚。在这个临别的时刻,他却又做出这样的动作。

是告别。


“老韩,”韩文清的手指扣住扳机,叶修又开口了。他的声音几乎被一阵突如其来却又筹谋已久的轰鸣声淹没。

韩文清没有开枪。枪口仍然准准地指着叶修的胸前。他的眸子里只有平静。

“开枪吧。”


「至少在毁灭我的时候
张开眼 在灭亡瞬间之前 看著我」


“砰——”

锐利的子弹出膛声被打断,一架直升机停在了离叶修不远的地方,苏沐橙站在舱门处,也握着枪。刚才那一枪就是来自她的。飞机上放下软梯,叶修转身擒住,动作飞快地爬了上去。

韩文清没有开第二枪。


“老韩,这一次,你恐怕追不上我了。”

没有任何高傲语气的“挑衅”显得那么平静,像个不合时宜的笑话。

其实他们都清楚,韩文清和叶修的能力从来都是不分伯仲,可他们从未互相理解过,关于某些信念,坚持或放弃的定义和理由。


直升机消失在视野里,韩文清收了枪,转身走出了射击场。

“任务失败。”面对迎上来的人,他只说了这样一句话就径直离开。他从军校学生到B军统帅的这些年中,说出这句话的次数屈指可数。


叶修张开双臂站在靶位边等待他开枪的身影已经成了虚景,让他随那架飞机离开才是他的最终选择。

他们都承着一个真实得有些幼稚的“保家卫国”的目的参军,并且因为个性在无数次的竞争中走得近了。但是结局,仍是各自向前。

从来就不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而是目标一致,却注定无法同行。


评论 ( 3 )
热度 ( 25 )
  1. 故里为白一杯梅子酿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