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黄喻】刺客与情人

Attention

架空设定,刺客黄少天×公爵喻文州

黄少不是话唠模式

时间接近中世纪,就是个脑洞求别深究。


-以最美的姿态涉最深的险,刺客或情人只一转身区别。


装点华丽的宴会厅。舞池中有衣饰得体的绅士和贵妇在优雅起舞。

灯火辉煌的深处,软椅中的公爵唇边衔着抹温文尔雅的笑意,摇晃手中水晶杯里漂亮的魅紫色酒液的动作灵巧而不轻佻。无星夜空般的黑眸反映着烛火,那抹小小烛焰的中心,是舞池里一个年轻的身影。

身着修身礼服的黄少天将自己毫无破绽地糅合在周围踏着节拍舞动的人群中。不时有女人用惊艳的目光将他周身洗礼。他的金棕短发和温暖的笑容都像明亮却不刺眼的阳光,又像王冠上最璀璨的那颗宝石,高贵,迷人,几乎可以用所有适合那些骑在白马上的王子的词藻来形容他。可又没有一个真正能完全描绘他的样子。

没人能猜到,他正在等一个机会,在合适的时机让袖中那柄精巧的匕首出鞘,安静地舔一舔那个似乎被领结束缚了呼吸的男人的血。


出手的时机已经越来越近,黄少天隐隐觉得有道目光一直关注着他。但是等他真正面向大厅深处的宴会主人时,那人脸上的笑容却读不出特殊含义,像是完美且优雅的面具一般。

和左边的贵妇一起转身,黄少天不再打量周围,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目标的身上。华丽轻缓的圆舞曲打出一个滑音,踩一拍,踏两步,转音中黄少天贴上了那个男人的身侧。他最后一次抬头时,却看见那年轻公爵唇角的笑容多了丝不同意味,像是戏谑,又像是……对他的动作了然于心。


喧闹的大厅中,有人轻轻鼓起掌,啪,啪,啪。

灯火和乐声在掌声停下的顷刻间忽然消失,黑暗和静谧同时降临。在女人惊恐的叫声响起前,黄少天的冰雨已经让一个俗陋的灵魂脱离了那衣着华贵的躯体。

宴会厅原本紧闭的大门不知为何敞开着,冰凉的夜风扑进来,丝丝缕缕裹住黄少天的手指和发梢。他迎风疾奔十几步,敏捷地翻身上马,双腿一夹马身,在马蹄声里隐入城堡外的暗色中。


Give me a chance,let a miracle happen.


侍从们抬走了地上的那个男人,喻文州带着歉意和安抚的柔和话语暂时让那些惊慌失措的贵族们安静了下来。嘱咐一批身手不错的侍从送走了终于从恐惧中走出的人们后,喻文州没有急着回到城堡中。他站在富丽的大门前静静地看着远处,有人走上前为他披上了一件斗篷。为喻文州系上颈间系带的时候,那个侍从贴近他耳边轻声说:

“是黄少天,用的是冰雨,伤口在颈下三寸,下手很干脆。”


在城堡中豢养一个或几个刺客,不时替自己打探消息和除去一些障碍,这是国中贵族们都心照不宣的秘密。而除了被他们用金钱或权势收买的,也有那么一批优秀的刺客,是没有主人的。他们来去自由,只要愿意,就去接悬赏,解决掉那些不幸成为别人眼中钉的目标。

黄少天就是这些刺客中的一个。

这次他的任务,是在公爵的舞会上解决那个前任财政大臣。他完成得跟从前的每一次一样漂亮,但是下手前突然响起的掌声和莫名出现的有利环境显得很特别。

更特别的是下一个任务,目标,是喻文州。赏单直接送到了他的房子里,柔软的羊皮卷上干净整齐的字迹写着那个名字。黄少天很相信自己的记忆力,喻文州,正是他上一次下手时那场舞会所在的城堡的主人。

作为国中仅有的三位公爵之一,喻文州身上该有的神秘色彩一点都不少。但他还是被全国上下所知晓,因为他每每提出的举措,都可以让平民受益,同时还不会让贵族们不满。而宫廷里的大臣们也都知道,喻文州的妥帖言辞和礼貌态度从未让那个多疑易怒的国王对他发过脾气。

这样聪明又心思缜密的人,还真的不算太好下手。黄少天又仔细地看了看手中那羊皮卷上的名字,露出一个微笑。


喻文州的公爵城堡里来了个客人,自称是在外远行来此借地休息。喻文州没有多说什么,如常地微笑着接待了他。

谈天的过程中,黄少天发现喻文州真的是个非常不错的倾听者。永远带着温和的笑容,眼神平静又有足够的信任,让人觉得仿佛他愿意相信自己所说的每一个词每一句话。本就在外游历过不短时间的黄少天也不缺话题,他们从国境最北端的森林说到最南方的花海,喻文州提出东方的清酒或许比西边的葡萄新酿更适合就着鲜烤的鹿肉饮用,黄少天也觉得他的意见不错。

两人一起在城堡后的花园里欣赏过蔷薇,也一起在私人牧场里驰马追击猎物。惯例的舞会上,黄少天站在喻文州的身后,两人轻声分享着对客人们的看法。喻文州偶尔还因为黄少天一个有些孩子气的形容笑出声来。

建立信任需要十天,放下警惕是十天,成为“朋友”又是十天。


来到城堡里满一个月的那个晚上,黄少天进入了喻文州的卧室。没有佩剑的侍从守在屋外,他很轻松地进入了房间。鼻尖萦绕着柔和的熏香气味,像喻文州的人一样,不抢眼,却也不是普通气质。

黄少天放轻脚步靠近了床边,床幔没有放下。喻文州从精致刺绣面料的睡袍下露出的手腕皓白,似乎还带着月光的清冷。握紧袖中的冰雨,黄少天却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他只是安静地看着床上的人,像是在等待什么。

“少天,还不动手吗。”干净的声音里带着笑意,根本不像一个正被刺客盯上的目标。倒像是在与情人开着亲昵的玩笑。

“您的邀请函非常特别啊,公爵。”黄少天也露出了笑容,他伸手朝身后随意地打了个响指,房间中顿时被烛火点亮。

点亮蜡烛的侍从们迅速地退了出去,留下两人在屋中微笑着对视。

黄少天对喻文州的字迹非常熟悉,他曾几次设法得到过喻文州的舞会邀请,并趁此打探好了下手的时机,最后完成了接下的悬赏。喻文州早就注意到了他,毕竟他年轻明亮的笑容像骄傲的狮王般引人瞩目。而黄少天,也早已知晓这一点。

他们没有任何言语交流,却在喻文州的精心安排和黄少天极其精妙的时间把握中默契地配合,共同完成了那次成功的刺杀。


“我是不是该对你表示感谢呢,毕竟你的帮助很巧妙,而且有效。”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坐起,像是问,又像是在单纯地陈述一个事实。

“那么,留下来怎么样?”喻文州稍稍抬起头看向他。

“你希望我成为你专属的刺客?”

“或许还有些别的什么。”

两人对视着,笑容里一切都心知肚明。黄少天上前一步,单膝着地,动作优雅地执起喻文州的右手,俯身在指尖印下一吻。仿佛虔诚起誓的骑士。

“Yes,Duke your Grace.”


黄少天的名字从接悬赏的刺客名单上消失了,有人说在喻文州的城堡中见过他,也有人说他曾和喻文州一起出现在一场宫廷宴会上。

人们都以为喻文州用数不清的金钱或者说别的什么,反正是除了自由之外的东西,打动了黄少天。他们当然不知道,喻文州许诺的,要比那些都简单得多,也复杂得多。至于那到底是什么。

Sorry,that's a secret.


觥筹交错的笑声中掺着酒杯碰撞的清脆响声,喻文州得体地与身边的贵妇交谈着。礼貌称赞对方服饰的时候,他的目光悄然跟随着舞池边的一个身影。

不远处身穿白色礼服的黄少天像是注意到他的视线,侧过半个身子对他自信又俏皮地眨了眨眼,三根手指不动声色地圈在一个圆,放在了身前。

“那是您的朋友吗,公爵?”女人的观察力果然敏锐。

喻文州笑而不语,抿了口杯中的带着葡萄香气的酒液。


他是刺客与情人的共生。


完。


评论 ( 4 )
热度 ( 52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