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韩】The Rose(0~10)

Attention:

 

娱乐圈paro,私设、时间轴调整有,伞修前提的韩→叶。有莫橙

文中引用歌曲为Eason的《红玫瑰》

虽然觉得不用但还是提前申明:不提供谈人生服务╭(′▽`)╯

我又给自己挖个坑


0

对于韩文清来说,这种感情就像直接递过去一杯酒,我干了,你随意。

1

叶修复出巡回演唱会现场。

他们所在的二楼小包间是主办方临时安排出来的,因为韩文清的经纪人张新杰是个非常严谨的人。作为叶修,或者说叶秋第一次隐退前很有力的竞争对手,韩文清的出现极有可能被媒体记者炒作为“宿敌探底”“旧仇新恨”等等话题。对于这些,张新杰也没法全部控制。既然韩文清要来,他也只能用别的方式,让韩文清的出现不那么突兀显眼。

2

他们是宿敌。这是外界早就一遍遍渲染,无可驳斥的定义。

每一次新歌榜上直接的竞争,出席活动时刻意避开的行程,从不共接广告和商演……如果他们不是两个男性艺人的话,估计绯闻早就炒得满天响。

就连一直以来在叶修身后安静弹吉他伴奏,不久前才和另一个吉他手莫凡以组合名义正式出道的苏沐橙,也曾玩笑似地将一首别人的名叫《宿敌》的古风新曲传到了叶修的邮箱里。对此叶修只是一笑置之,毕竟演艺圈各种明争暗斗的漩涡从未停止过,韩文清大概算是对手中比较强劲的一个。


叶修以叶秋的艺名在嘉世公司唱了几年歌,因为没有足够好的新作被拿掉了主唱的位置。他直接提出了解除合约,然后消失在了粉丝们的面前。直到一档歌曲选秀节目中连连出现几个嗓音不凡的新秀,而他们都师从一个叫李莫笑的音乐老师。名不见经传的李莫笑,教出的学生唱腔、发声方式却和隐退的叶秋极其相似。有记者根据那些新秀歌手的只言片语摸到了那个音乐老师的居处,模糊的照片让外界开始怀疑,这个人就是叶秋。

一时舆论哗然,有记者别有用心地采访叶秋此前极为强劲的对手之一韩文清,如果叶秋复出有什么想法。韩文清没有理会助理“这个问题我们不回答”的阻拦,淡淡看向镜头,

“叶秋,我等你回来。”

他等到了,叶秋这个艺名正式成为过去,回来的,是叶修。

3

韩文清和叶修其实不只是对手,或者说,在韩文清看来是这样。他电脑里收藏着叶修全部的活动、演唱会视频,名义是了解这位劲敌的日常情况。他的QQ里除了张新杰和几个助理,就只躺着叶修的号码。他还有叶修隐退前的所有专辑,包括一张已经绝版的。张新杰记下那个专辑名时从眼镜后看了他一眼,“是惯例的打探情况,对吧?”

两天后那张专辑就摆在了韩文清房间。名字叫《The Rose》。拿起纯黑的盒子时韩文清皱了皱眉,这名字实在有点不符合他对叶修的印象。那个西装都会穿出潦倒味道的人,居然给自己的专辑起这么优雅的名字。

碟片塞入电脑,听过两遍韩文清就知道了这张专辑为什么那么快绝版。里面的三首歌都以哼唱为主,钢琴伴奏也弹得零散随意。对于习惯了录制电影配乐时都要试音四次以上的韩文清来说,这样态度的歌手,实在让人难以接受。可他还是把这几首歌循环了不知多少次。


那张是“叶秋”出的最后一张专辑,再后来就是叶秋解除合约隐退的消息传出,看上去似乎是状态下滑导致的自然结果。可是韩文清却隐约觉得,这不是真正的叶秋做出的事。

4

演唱会结束,叶修第三次上台谢幕,韩文清接过张新杰递来的围巾墨镜等一系列伪装措施迅速穿戴好,从工作通道离开了。

叶修知道韩文清有那张《The Rose》是他隐退前不久的事,嘉世和霸图洽谈合约,作为两大公司的王牌艺人他们第一次直接在公共场合碰面。韩文清对这种交际场合一贯没兴趣,就带上了张新杰给他新配的IPod,里面导了很多歌,《The Rose》里的三首歌在不上不下的位置。一脸严肃地和叶修一起坐在候场的车中时韩文清一直塞着耳机,等播到那专辑里第二首时有人敲窗让韩文清先出去拍照签名。

等叶修也站在了他身边,记者要求二人做出握手交谈的姿势时,叶修靠近韩文清,说:“老韩不错啊,”换了一边让韩文清的脸靠近镜头之后他继续道:“那张专辑都找到了。”

说完叶修就松手在助理的包围下走了,韩文清留在原地,不知为何突然回头打量了一下签名板,“叶秋”的潇洒字体留在他的名字下三寸的位置。

5

后来成立了兴欣公司再出道的叶修提起这件事,说老韩你知不知道有这张专辑的不是哥的铁杆粉丝就是对哥有意思啊。老韩你说吧,无论你是哪一种哥都担得住。韩文清皱眉看着对话框半天,打过去一句:

你不知道不能随便动别人东西吗。

他也不知道自己干嘛用这种一看就烂的理由糊弄过去。铁杆粉丝?韩文清虽然在流行歌曲界不算最红,影视配乐这个方面没人敢跟他叫板,他即使对叶修有欣赏的成分,也不会是铁杆粉丝。

那是为什么要特意让张新杰去弄来这张专辑呢。

答案突然就明了了。

虽然觉得叶修那句话纯属是胡扯,但韩文清没法否认,他对叶修早就不是那种对强大对手的莫名欣赏。

叶修是个看上去强大得那么随意轻松的歌手,不修边幅放他身上算是好听的。但是同时,这种外表也极好地掩饰了他的内心。他不想让人知道的,便没有人可以知道。

6

韩文清递过去的那杯酒,他喝不喝,在他开口前的一刻,谁也不知道。

7

对于韩文清的突然指责,叶修只啧了一声,说老韩你这话可真够矫情的,又不是小姑娘的日记还不给翻了。

韩文清舒了口气,叶修应该没有抓到他话语和情绪间的漏洞。这时叶修发来一个文件包,说沐橙和莫凡最近给电影配插曲来着,你主要是做这个的,听听给点意见呗。韩文清想说这是你们兴欣公司的事我为什么要插手,但还是接收,解压缩,打开了音响。

苏沐橙年轻的声音和着轻轻的吉他响了起来,这部电影的主题曲是韩文清唱的,对剧情比较了解的他听起来倒也没什么障碍。他提了几点情绪控制方面的意见发给叶修,发现对方已经下线了。

正要关掉播放器,却突然有个男声唱起了一首歌。

“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红线里被软禁的红”

皱了皱眉,却没有敲下鼠标,韩文清继续听了下去。声线像极了叶修,却比他的要年轻。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容易受伤的梦
握在手中流失于指缝
又落空……”

 

 

三个字的单句仿佛一句叹息,敲打在了韩文清心上。

这不是个巧合,也不是顺手放错的文件,而是叶修特意发给他听的歌。

他移动鼠标看了看文件夹,这是一首从未发布过的歌,叫《红玫瑰》。


“笃笃笃”的敲门声后,是张新杰的声音:快11点了,注意休息,明天还有录音。

他的经纪人一向作息时间严谨,说完这句话就去了自己的房间。韩文清拉开落地窗帘,意外地看见对面那栋楼的五楼还亮着灯。

那是霸图的舞蹈房,专门配给今年新加入的舞蹈指导张佳乐的。

8

十分钟后韩文清出现在了舞蹈房门口,他其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只是不想睡。灯火通明的大房间里,张佳乐果然还在镜子前练舞。他喊着口令动作着,染成红色的低马尾拖在肩上,被汗水打湿了一半。一个转身时张佳乐看见了韩文清,一愣,脚下动作乱了。

扶着把杆才没摔倒的张佳乐蹲下来揉了揉脚踝,很疑惑他新加入的这家公司的王牌艺人为什么要大晚上穿着风衣站在门口看自己摔倒的窘态。

“这么拼命?”韩文清的表情一向比较正经,原本普通且带着些客套的询问被他搞得气氛活像在审讯街上游荡的无业人员。

“荣耀舞蹈联赛就要开始了。”张佳乐揉着酸痛的腿,抱着双膝直接坐了下来。“我来霸图之前,是百花舞蹈团的主力之一,你知道吧。”

韩文清简单地点了点头。今年霸图把张佳乐这个专业舞蹈家挖来做舞蹈指导,他自然对对方有些了解。

“我一直想在这个比赛里拿一次第一,孙……我搭档,也是这么想的。”他撇了撇头,“结果连着几次亚军,去年他又受伤了,一拍两散。”

“或许你会问,冠军那么重要?”张佳乐转回来的脸上带着苦笑,“没办法,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

9

灭了手边的灯,韩文清在漆黑的房间里睁着眼。

张佳乐说的那句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和着先前那首歌的歌词一起回响。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韩文清不知道自己得不得的到叶修,但他可以确定,叶修心里,肯定有那么一样得不到的东西。

10

抱着你的时候,期待的却是他的面容。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57 )
  1. 故里为白一杯梅子酿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