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黄喻】酒驾什么的不可以啊

时间设定在四人都退役之后的一个卖萌短章

私设有,OOC×3 慎入


周泽楷也从联盟退役之后,叶修和他一起搬到了据说四季如春的K市。在那里住了约一个月后,两人在卖场碰见了正在选购水果的喻文州和拉着他喋喋不休的黄少天。

 

打过招呼后叶修随口问了句你们怎么也搬到这里来,黄少天新一轮语言攻势刚要开始,喻文州笑了笑,简洁地说:“冬天舒服,少天比较怕冷。”于是黄少天就这么失去了个吐槽叶修的好机会。

各自结账出了卖场,发现他们还住在同一个小区,前后栋的关系。当然,喻文州并没有说出他和黄少天之前来小区看房子时正好看见周泽楷顶着那张他们不会认错的帅脸拎着几袋菜蔬上楼。


几个人工作各不相同,除了本职工作,喻文州还帮黄少天找了个兼职是广告模特,结果去了才发现跟周泽楷做平面模特的是一家工作室,真是缘分。对此叶修只是意味不明地呵呵一声。

不知怎么的黄少天突然决定要每天接送喻文州上班,两人郑重其事地去买了车后才发现喻文州有驾照,而他还没有。觉得一个人学车太无趣的黄少天就给叶修下了战书:“怎么样来PKPKPK看谁先通过大路考小路考拿到驾照啊来不来来不来。”叶修虽然觉得他跟周泽楷也没买车要驾照没用,却架不住黄少天一再的挑衅,就去报了名。

没想到黄少天虽然一贯操作一流,开车这个技能却始终点不满。眼看着叶修能顺利倒桩出库了他还在学换档,不甘落后的黄少天愤怒地叫上了喻文州下班后教他。叶修看见了只说了一句“请外援可不好啊少天大大。”结果被驾驶座的黄少天扔了一连串的“滚”,附赠副驾驶上喻文州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圣诞这天傍晚周泽楷才从S市拍了一周的宣传片回来,叶修打了个电话找喻文州借车,说要去机场接他。喻文州思索片刻,让他在路口等着,很快黄少天就开车载着自家前队长过来了。

下车换位的过程中,黄少天一直在抱怨叶修的突发奇想多么打乱他们的计划:“我跟文州准备去野炊你知道吗叶修就是你来借车我们只能去逛街了两个大好青年跑街上消磨美好时光还要被那些小情侣闪瞎这事儿你说你做的地不地道地不地道!”

扶着方向盘的叶修拿掉嘴里快燃尽的烟,瞥了黄少天一眼,“真是去野炊?你确定后面一个字没说错?”扔掉烟蒂他打量一下两人从头到脚都透露着“我们是一对”的衣着打扮,啧了一声,“年轻人,秀分快啊。”

承受了两连击的黄少天正要向他开炮叶修却摇上车窗一脚油门,只留几缕青烟。

“靠靠靠靠靠我就说不该借他车你能指望他说出什么好话来……”
“少天,”喻文州笑笑地拉住他,瞟瞟他露出来的毛衣高领,问:“你围巾呢?”

沉默十秒后,黄少天的声音比上一次更响,“卧槽丢在车上了!!”


打击完人就溜号的叶修一路很是愉快,快到机场时他按了下车里的广播,结果传出的是一段除了电流吱吱呀呀没有其它声音的空白,叶修皱了皱眉刚要关,却听见一个声音吞吞吐吐地响起:

“那个……队……不是,文州,要不我们俩……试试呗?”

没有回应,这一句后录音就咔地断了。叶修当然分辨的出那是黄少天的声音,他很有兴趣地又听一遍,“喻文州也仅限在游戏里手残嘛。”说着,叶修关掉了手机的录音功能。

以后又有个能让黄少天闭嘴的利器了。


给周泽楷打过电话后叶修就在机场停车坪等着,很快车门就被拉开,一股冰凉的空气被周泽楷一起带进车内,很快融在了空调暖风里。

“拍得还顺利?”叶修问了句,周泽楷看着他点点头,脸上有点不大自然的红晕。叶修怕他是在S市因为天冷感冒发烧了,就靠过去摸了摸他额头,温度很正常。但是凑近了他就闻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味道,

“喝酒了。”他退开了些,“你的助理也真放心,不怕你喝醉了在街上被哪个疯狂迷恋你的小姑娘给轻薄了我找他拼命啊。”叶修说的一脸淡然。

“……没醉。”周泽楷眼神亮亮的,除了脸有些红也确实没什么别的症状,叶修就相信了。拍拍方向盘他刚要踩油门,却由肩部被人揽了过去。

周泽楷像是口渴似地吮住他的嘴唇,又烫又软的气息裹得叶修也有些微醺了。一吻结束,他对周泽楷笑了笑,“饿了?带你吃饭去,犒劳一下著名模特周泽楷先生。”


两人开上路后不久,有位警察过来敲敲车窗敬了个礼,“您好,酒驾例行检查。”叶修配合地对着采集器吹了一口气,结果数字居然一路飙升上了酒驾的标准。

“怎么回事儿?”叶修有些愣了,他记得新闻里说喝咳嗽药也有可能测出酒精含量,想想自己今天也没喝什么药啊。然后他猛地想起一件事儿,无奈地看了看一边的周泽楷。

“请您出示驾照,并下车接受进一步检查。”交警当然也看到了数字,礼貌地对车里的叶修说道。周泽楷也要跟着下车,叶修想起他的知名度和那太显眼的帅气五官,悄声问:“你带墨镜了吗,戴上。”周泽楷冲他摊摊手,叶修瞥见座椅背上搭着条大围巾,也不管是谁的了捞过来就塞给了他。“围上。”

“同志,请您配合检查。”交警在外面等得有些不耐俯身敲了敲车门道。叶修翻出驾照下车,一边递过去一边说:“警察同志我可真没喝酒,就是吃了几颗酒心巧克力。”

他头一次这么感叹自己的编瞎话能力,想着警察最多让他走几条直线什么的应该也就放了。结果警察对他的驾照做了记录,“喝了酒的人都这么说,请您跟我去做个血液检查吧。”

卧槽,抽血?!

叶修愣了。

要知道游戏里掉血再快他也不怕就是怕抽血,小时候拿东西哄骗着叶秋替了他一次结果之后叶秋再也不肯了,双胞胎连怕的东西都差不多。叶修就只好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躲过了很多次抽血化验。离家之后有次感冒严重了去医院,已经烧得头重脚轻的叶修甩下一句“不抽血”就晕了,最后醒来也确实发现手指上没有针孔。毕竟都烧成那样了哪里还需要抽血检查呢?


叶修这边还在胡思乱想着就已经被带到了做检查的车上,严严实实包着围巾兜帽的周泽楷担心地看着他。叶修还想负隅顽抗一下,于是他说:“警察同志我晕血,你能不能换个检查方式?”

护士一边利落地抓过他的手擦酒精棉一边道:“晕血不看就行了,一针下去的事儿。”

叶修就这么被抽走了一管血,还得乖乖等着检验结果出来。警察让他给朋友挂个电话来把车开走,说即使他没酒驾今天也不能开车回去。于是手上没挨针的周泽楷给喻文州发了短信。

交警又出去查别人了,叶修对着周泽楷苦笑一下,压低了声音,“小周啊,下次饿了还是吃别的吧,你看你啃我一口我就酒驾了。待会儿一定得问问黄少天那车是不是给张佳乐开过。”


再说黄少天那边,俩人在步行街上逛了一圈,喻文州坚持给怕冷的黄少天又买了条差不多的黑白格围巾。进了一家气氛不错的小餐馆的包厢,黄少天摸着口袋里的圣诞礼物笑得越发有点得意。

就在广场上响起圣诞烟火的爆燃声,黄少天拿出刻着他和喻文州名字拼音缩写的银质别针时,桌上喻文州的手机响了一下。黄少天有点泄气,本来想趁送礼物的时候偷个吻什么的。喻文州像是看出他心思,不急着看手机,凑过来轻轻在他唇角烙下一个印儿。

但看过短信后,喻文州的笑容也敛住了。“叶修被查酒驾的警察抓了,”这个不严重,“还抽了血。”很严重。

联盟曾经组织各公会成员做过体检,两人都看过叶修抽完血之后的样子,用黄少天的话来说,简直蔫得惨不忍睹。


不过由于被叶修第二次打搅了美满的圣诞约会,坐上赶往那路口的出租时黄少天的怨气就开始呈几何倍增长。到了现场后看见已经被确定没有酒驾的叶修和围着自己围巾的周泽楷,黄少天濒临爆发的边缘。好歹看着旁边还有警察为了不被逮回警局他还是勉勉强强忍住了。(交警:我们不负责民事纠纷)临走前小护士和叶修说:“以后开车前别吃酒心的糖啊什么的,给你抽血化验我们也挺麻烦的。”叶修没说话,看了周泽楷一眼,眼神略带无奈。喻文州站在周泽楷旁边,闻到了他身上那股已经很淡的酒气。

黄少天站在车前刚要拉开车门,叶修靠近他悄声说:“我手里有你跟喻文州那啥的录音,不骗你。”说完他拉着周泽楷飘然坐到了后座上。

“……”黄少天在心里说了一万个卧槽,那啥啊,到底是那啥!你敢消音威胁我你敢不敢先把周泽楷脖子上的围巾还我啊!


到了小区停车场,叶修和周泽楷先下了车,路过驾驶座时他弯下腰对里面的两人说:“不想被烧以后穿戴什么的低调点儿,你们围巾上那别针都晃了老人家的眼。”

喻文州按下缓冲了大段文字泡即将炸开的黄少天,淡然道:“酒心的东西再好吃也得注意场合。”

两人同时呵呵,不过叶修是出声的,喻文州是微笑。


“小周,看来圣诞晚餐还得你来做了。”

“抱歉。”

“不就是抽管血吗,哥抗过这一关以后就什么都不怕了。”叶修笑得格外拉仇恨,周泽楷也在围巾后面勾起了唇角。没错,围巾是黄少天的,没还。


“少天,圣诞快乐,谢谢你的礼物。”喻文州的笑容在黄少天看来怎么看怎么舒服,他挠挠头一把抱住了喻文州,“谢什么谢什么咱俩什么关系,这个就是证明身份的这下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黄少天的!”两人分开时黄少天的手肘不小心撞到了播放键。

听着里面熟悉的声音和话语,黄少天的脸涨成了圣诞苹果的颜色。

“靠靠靠靠靠叶修肯定是把这个录下来了简直没有下限啊说起来这东西为什么会在车子里有录音啊文州……”转头一看,喻文州已经不见了。


酒驾梗来自一个笑话,掺了点自己的想法在里面ヾ( ´・∀・`)ノ


评论 ( 3 )
热度 ( 43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