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赤】柠檬水(赤司生日贺文)

架空,各种意味上都是HE请放心

原创人物有,为《最幸福的甜点屋》中的青木绵子

社会人紫原×大学生赤司


——总有一杯不那么甜蜜,却适合你口味的柠檬水等在那里。

——只是为了遇到你。


倾城大雨瓢泼而下,明明是午后的天,却暗得仿佛傍晚。紫原敦从操作间用蛋糕车推出自己新作的十块奶油小点心,漫不经心地瞥了眼天色,坐在一边对着桌上一块芝士蛋糕打了个哈欠。

店员青木一边戴着手套小心地将点心挪进柜子里,一边担心地看着外面的雨幕,思考着自己待会儿该怎么赶回学校。

更让她担心的是身边的店长紫原,一个一到雨天就没什么精神的人。


“叮咚”一声,店门被推开,一个头发身上都滴着水的人略有些狼狈地走了进来。

“抱歉,打扰了,我想在这里避避雨。”那人站定后礼貌地开了口,声线清冷,但还带着少年人的青涩。他从五官上看来像是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大学生,红色的发丝往下落着水珠,软软的贴在额头上显得格外乖顺。

“啊,好的,请随便坐。”青木招呼一声后转身将店中暖气调高了几度,去找干毛巾了。走开前她推了紫原一把,“店长,有客人也不招呼一下吗。”

“知道啦——”紫原懒懒地应了一声,也站了起来。


“怎么样,这柠檬水好喝吗。”

“对我而言有些甜了,但是很爽口。”

青木拿了两块毛巾出来就听见这样的对话,不禁有些惊讶紫原会和这突然闯进来的客人搭话。以前就算是别人主动开口,紫原也是爱答不理。时间久了就算他直接丢下客人回操作间青木也会很正常。

她快步走过去递上毛巾,那个红发少年接过后很是细致地擦过头发,道谢后又放回青木手上,动作很是有礼貌,显出家教良好的样子。只是头发擦干后配上他的眼神,只有微妙的冷桀和傲然,而先前的乖巧感不再。

青木扭头见紫原的眼神中有了些活力,就悄悄退开了。那边对坐着的两人却没再说话,紫原一勺勺吃着自己面前的蛋糕,客人从怀中取出一本保护得很好的精装书,翻看了起来。

意外地很和谐呢,这样的场面。


雨停时已经是五点了,红发客人合上看了大半的书,起身道谢离开了。青木收拾着换鞋拿伞准备回学校,忽然听紫原说:

“赤司征十郎。”

“什么?”她拉上雨靴的带子,抬头问道。

“他的名字。”

“店长,周五见。”
连名字都说过了啊,青木感叹一句,悄悄笑笑与他挥手道别。

那原本盛着柠檬水的空杯子还安静地放在桌上。


周五那天青木因为论文的事没有去甜品店打工,也因此错过了那个叫赤司的客人第二次造访。

“买了两块芝士蛋糕,说是帮室友带的。他不喜欢吃甜食,但是挺喜欢我冲的柠檬水。”

“店长,你这次怎么对这个客人这么热心啊,不是只喜欢蛋糕吗。”青木翻了翻眼睛,故意说道。

“因为小赤看上去……很好。”紫原像是犹豫了片刻才找出这么个形容词。青木没多说什么,低头去记着这一天的账目了。

这个亲密的称呼,不知赤司会不会有意见,他看上去,并不是非常温和的人呢。


此后赤司来的次数不少,据紫原说两人每回都聊过天,相处也很愉快。而青木只赶上一回。

那天紫原出去买原料,而赤司是坐着一辆一看就很高档的黑色轿车来的。下车后穿着一身剪裁精致的西装的他快步走进店内,扫了一眼柜台后方的青木,略一沉吟,点了两款最简单的甜点。青木包好点心递给他,赤司道谢时声音沉静清澈,不似那次雨后还带着少年独有的柔软。

赤司走后几分钟,紫原带着大包鲜果和奶油回来了。青木接过东西往冰箱中放,看着里面静静放着的一杯透明柠檬水,垂了垂眼。

“今天小赤应该不会来了,”紫原扎起自己头发戴着高帽,“小绵你把它喝了吧。”

“你自己不喝?”青木小心地往里塞着盛草莓的盒子。

“小赤喜欢喝少糖的,我喝不下去。”

青木取出柠檬水,很快杯子上在暖气熏蒸下冒出了细细的水珠。她喝着那柠檬天然酸苦和上一点点甜香的汁液,心里暗暗叹口气。

没让紫原看见那高高在上仿佛王者的赤司,或许是件好事吧。


然后赤司征十郎再也没来过。

一天,五天,十五天,一个月。

甜品屋的生意还是和往常一样,青木时而忙碌时而清闲,却也偷偷养成个习惯——每天早上到店里后开冰箱看看有没有一杯柠檬水。

通常那杯柠檬水都是傍晚快关门时被青木取出来喝掉,即使喝了十几杯,嗜甜的她还是觉得那不太甜的柠檬水不可口。

可真正喜欢喝它的人,又在哪儿呢?只看过他的样子,知道他的名字而已,紫原除了等在这里期待他的下一次推门而入,别无他法。

但紫原想出了个计划,名字很简单,叫一杯柠檬水。

他在店外贴出一张用他的稚拙字体写的海报,只要能够连续一周每天喝一杯少糖的柠檬水就可以得到一块蛋糕。结束期限,是——

那杯柠檬水等到真正可以享用它的人。

他还买回了几本诗集和意识流派的小说,放在店内一角,供喜欢的客人翻看。文学系的青木自然明白,这种书不是平白大众会去看的,肯定都是赤司带来店中看过。

青木只能在心底期待,赤司曾从甜点屋门口经过,看见过那张海报。


日子在等待中并未被拉长,转眼青木迎来了自己期末考试和汇演筹备的时间。她提前两周跟紫原请了假回学校准备。在考试的前一天,她接到了一个电话。

有些喧嚣的电磁音中,紫原兴奋地说:

“小赤寄来一张生日蛋糕的订货单,还说自己那天会亲自来取货!”

“他是赤司家的少爷,真是优秀呢。”紫原说着,语气中毫无介怀的意思。

终于是没有辜负他的期待呀。

紫原比青木早了好几年踏入社会,却仍单纯干净得像个孩子。孩子的愿望,是不应该被抹灭的,不是吗。


文艺汇演那天,青木坐在观众席听一边的大一学妹们讨论,听说几个月前作为金融管理系交换生出国的学长要回来发言呢,今天还是学长的生日云云。

那个名字因为低声而模糊不清,隐约听出是xxashi。

青木心中一动,会是那个宁愿自己淋湿也努力护着怀中书籍不被打湿的红发青年吗。她很快又消了心思专心看着自己手中的书。

毕竟那个人,同时也是穿着西装坐着轿车的富家少爷。

紫原就算等来了他,说不定两人也只是就此别过而已。


主持人宣布优秀学生代表上台发言后,穿着简单制服衬衫的红发青年走上舞台。鞠过一躬后,站在暖橙色聚光灯下的赤司顿了顿,开始了自己的演讲。

同时学着金融管理与文学的他,讲的是文学与现实的关联性。他说自己习惯阅读很多不那么让所有人都能轻松接受的书,或许是因为心中某种因为追求绝对优秀、完美而导致的孤独感。但一次雨后,他走进了一家小小的甜点屋,店员为他调高了暖气,店主送上一杯很甜的柠檬水和干毛巾。他喝着平日从不入口的甜蜜果汁看着手上的诗集,突然觉得很舒服。他还说,之后又去了几次那家店,店主送上的柠檬水就清淡了很多,这让他想到其实文学就是生活中的一种相遇。没有复杂简单之分,就是遇上了,和没遇上的区别。

而且现在,那家店有个“一杯柠檬水”企划,非常有意思。

他没有从自己的专业角度去分析其中的经济效益,只是说,很有意思。演讲结束了,赤司礼貌地行礼,走进了后台。


汇演结束后又下起了细雨,赤司拒绝了司机,自己冒着雨往紫原的甜点屋走去。

他推开门,伴着叮咚一声,看见上次自己坐过的那张桌子上放了个透明的杯子,盛满柠檬水。

“抱歉,打扰了,我想来……”

“小赤,生日快乐。”紫发的店主笑得像孩子,站起来迎接他。

不是优秀学生代表,不是赤司家的少爷,而是今天过生日的,赤司征十郎。


——有生之年,欣喜相逢。

Fin




评论
热度 ( 8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