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赤】第五份礼物(参本文)

那红发少年面向他,朝他摊开掌心,发丝也被风吹起,那场景和话语,还有轻轻的笑声,都刻画出了无法磨灭的温暖痕迹。而那之前——

“我给敦的回礼是——你在这里。”

那指尖落向的地方,是他的心脏所在吗。

 

帝光中学校园内,新生们大多带着些好奇与不安在各个社团的招募宣传中选择着自己的目标。篮球部的牌子后面坐着的是他们的两个王牌队员,青峰大辉和黄濑凉太。

“小青峰,都怪你!要不是你不好好执行打扫球场的惩罚,还害我把水泼到了地上,我们才不用在这里做这么无聊的事。”黄濑一脸不满地抱怨着。

“啊…这不是正好嘛,又逃了一次训练。而且监督说了,篮球部不用鼓动学生进来,真正有兴趣又有天赋的人会自己来加入的。”青峰只是打了个哈欠向后抻了抻身体。

“峰仔,黄濑仔~”迎面走向他们那张小桌的紫原让不少新生们都有些惧怕,纷纷退开了。

“小紫原?有事吗?”黄濑理着手中没填几张的登记表,问道。

“小赤让我来告诉你们,招募结束之后,要完成两倍的训练量才可以结束活动。”紫原竖起的两根手指,让黄濑想起了赤司将登记表交给自己的时候,似乎喊了声自己的名字。

「凉太……」

当时黄濑像青峰一样对于这天可以不参加训练有些兴奋,完全忘记询问对方有什么事。

现在想来,完整的句子应该是「凉太,做好累死的觉悟吧。」

 

为什么我要在小赤司是队长的时候加入篮球部啊!——黄濑凉太同学心中痛苦的呐喊。

 

紫原看了一眼黄濑瞬间石化一般的表情以及旁边从困倦中清醒的青峰,转身向体育馆走去。

在别的人眼里,赤司这个队长是负责而又严厉的吧。但为什么自己看来,不一样呢?

 

国一第一学期开始,赤司就已经处于校园里议论的中心。开学第一天被人看见豪车接送,很快又变成了坐电车上学;对人态度谨慎有礼,掌管篮球部后对待队员的训练却又毫不心软。

赤司他,骨子里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骄傲与掺着几分清冷的孤寂。

可是,紫原敦却觉得自己已经幸运地走近了他,并且没有被推开。

你的孤单是座城堡,让人景仰却处处防疫。①

 

第一次试图接近赤司是在一次午餐时。紫原带着便当推开天台的门时,看见了一个清瘦的背影坐在栏杆边。那人闻声转过身后,他看清了对方的模样。是赤司。

“敦也来这里吃午餐吗。”赤司已经转了回去,夹起了一个丸子。

“嗯,倒是之前一直没有看到过小赤来这里喔?”紫原也席地坐下,打开了自己手中的盒子。

“今天各社团负责人有例会,所以晚了一点。”回答完紫原的话,赤司才将那个丸子放进了嘴中咬了一口。

细致又独到的礼节,让他显得温柔到有些太过成熟了。

 

紫原瞄了一眼赤司手中的午餐,相当精致的菜式,但是一看就是饭店中的厨师制作的。虽然里面的饭菜是热的,却没有母亲准备便当时融进去的那份温暖。

他又看了看自己碗中的嫩绿的青菜和妈妈亲手煎制的蛋卷,伸手碰了碰赤司的肩膀。待对方有些疑惑的侧过头后,他问:“小赤,要尝尝吗?”

 

那天之后陪赤司一起吃午餐成了习惯。若是赤司有事,他就在天台等着,饭盒也小心地捂在怀中保温。直到赤司前来,和他一起用餐。紫原并不喜欢厨师们烹制的那些太过鲜美精致的菜肴,但他总会用自己的一些饭菜和赤司交换。

只是想着,能多给他一分温度就好了。有些时候,他看上去,真的很冷。

 

和赤司一起的事情范围从训练,吃午餐拓展到了放学回家和在图书馆温习以及参加各种活动。到了后来,众人对于看上去孤傲的赤司身边一直跟着一个紫原这件事的态度,也已经由惊诧变成了默然接受。

而赤司于紫原,是无条件相信与遵从,是神明般敬重,也是喜欢到可以付出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的人。

紫原他原本是个对食物之外的一切都无所谓的人,却因为赤司有了不同的心思,他开始习惯于去揣摩赤司的想法和意愿。

 

关于赤司的新信息向来都会成为学生们短时间内的讨论重心。这一次让他们哗然的,是赤司的家庭情况表上,家庭成员一栏只填着一个“父”字。

紫原照例陪着赤司在图书馆看书,赤司微垂着头在书页上划重点做笔记,而他在一边戴着耳机听音乐。音乐也没有能隔绝背后刻意压低的议论声。

“听说赤司学长只有父亲啊……”

“不会吧,这么优秀的人竟然是单亲?”

“不过也是啊,你不觉得,学长平时对人就冷冷的吗。有时候真的让人有点害怕啊。”

“那只是个性问题吧,还是不要乱对别人的家庭发表看法为好。”

“我本来也不相信,但阳一说他是亲眼看见那张表的啊。”

“果然单亲家庭的人都不好接近呢。”

……

真吵啊。

 

对这一切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专心写笔记的赤司突然感到自己左耳中多了个东西。他的笔尖一滑差点写歪。赤司看向趴在桌上的紫原,以及对方右耳中塞着的的另一只耳机。

“这首歌很安静,小赤听了应该会喜欢吧。”这样说着,紫原闭上了眼。

 

赤司轻轻地笑了,戴上一只耳机并不会阻隔那些刺耳的低声议论,但是……

“谢谢你,敦。”

像是在假寐的人没有回答,只是轻微颤抖着的眼睫出卖了他并没有睡着的事实。

想说的只有,我不是流言,不能猜测你;别人怎麼说,我都不介意。②

 

帝光篮球队又一次迎来了胜利。青峰和黑子近乎完美的配合,绿间越发精准的投篮,黄濑的perfect copy,以及赤司的“眼”。胜利根本就是个既成事实。

失败是无法想象,也是毋须想像的东西。这正是赤司所追求的,也是球队所追求的主旨。

 

——若是有一天命运让我的神明品尝到失意的滋味,我一定是第一个为之伤怀痛哭的教徒。

 

紫原并非看不出,身处的这个球队的大家,并不团结。个人能力极佳所以无需考虑团队配合也能将对手压制。教练,监督,他们只需要胜利,需要的是奇迹的世代这六个人一次次拿下大的分差迎来辉煌的战绩。但是小赤呢?

在外人眼里以胜利为至上主义,为了追逐目标一直在想方设法不惜苛责自己的赤司,是不是也仅仅需要带着球队“胜利”就可以了?

自己于他身边的存在,能不能让他感到一丝温暖和安心呢?

 

告白的成功或许是意料之内的,但紫原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喜悦。

“我啊,什么新口味的零食、甜点都想要尝试一下,但是呢,坚持下来的没有几个。小赤也是其中之一哦。”

“敦的胆子倒是不小呢,敢把我当作零食吗。”赤司这样说着,却是毫不介意地笑着。

“小赤不是零食,是主食。”紫原转过来看着他,天台上的风吹乱了他脸侧的头发,“是我赖以生存下去的能量呢。”

 

第一次真正见到了,这个少年开怀的笑容。平日他虽也会不时露出微笑,获得胜利时也会笑起来,但那些完全无法与面前的这张笑颜比拟。

 

交往不久后,紫原便邀请赤司去自己家做客。赤司斟酌几秒后就点了头。

紫原的父母那日不在家,晚饭就交给了大哥和二哥准备。两个人在厨房忙碌的时候,三哥在沙发上打着游戏,姐姐亚纪和赤司聊着天。赤司礼貌地回答着亚纪的问题,这时紫原的二哥突然从厨房里探出头来,“那边那个打游戏的懒鬼!快来帮忙择菜!”

“敦,你去吧。”赤司推了推身边的紫原。

“啊?好——吧。”紫原起身走进了厨房。

“敦还真听赤司君的话呢。”亚纪露出了有些神秘的笑容,“平时就算是妈妈揪着他的耳朵他也不肯帮忙抹一抹桌子呢。”

“或许是在学校听惯了我这个队长的话了吧。”赤司也笑了起来。

“出去出去,你在这里简直是捣乱!”厨房那里又响起了二哥的声音。

“不是小赤让我过来,我才不来呢!”紫原拉长了的分辩声听上去格外孩子气。

“快让你三哥过来,只知道玩游戏的懒鬼。”

“二哥就知道欺负三哥——明明出生只差一分钟吧。”

“你少在这里抱不平,快去把他叫来。拖也要拖来!”

“我说你们啊,锅都烧热了,菜呢?”大哥无奈的声音结束了两人短暂的拌嘴。

“烦死啦!不就是择个菜吗!”三哥甩下游戏机大步走进了厨房,然后,紫原和二哥都被赶了出来。

 

“抱歉啊,我们家这三个兄弟就是这么吵吵闹闹的。”亚纪捂嘴笑着说道。

“没什么,我觉得……很温暖呢。”赤司看着紫原重新在自己身边坐下。

 

晚餐的菜式很简单,都是家常小菜。大哥让赤司尝一尝他的拿手菜,三哥也不甘示弱地马上推荐起自己炒的青菜。二哥则自豪地说“所有的蘸酱都是我调的喔。”

赤司放下筷子后,三个人同时问了一句“需要加饭吗?”赤司愣了几秒,笑了起来,“不用了,非常感谢你们的款待。”

 

送赤司去电车站的路上,紫原问:“小赤,今晚吃得还舒服吗?”

“很好,敦的家人,都非常可爱呢。”

“哪里有,他们,整天吵来吵去的。二哥和三哥一直互相不服气,各方面偏偏又都差不多,每次都要闹到大哥出手制止才停下呢。”

“但是,比起每天回到家只有空荡的客厅,吃饭时才偶尔露面的父亲,敦真的是很幸福啊。”赤司微微眯起眼抬起了头,享受着夜风的吹拂,“父亲工作忙,但他一直尽力地在保护我照顾我。我不喜欢家里有别的人,他就不雇保姆和女佣,管家也只是开始的时候接送我上学时出现。我是父亲的骄傲,所以我不想也不习惯对他再索取陪伴的时间。其实我……偶尔也会……”这些话是赤司从来不愿也不会说出口的,这一天却全部说给了紫原听。

“觉得冷,对不对?”紫原少见地接过了赤司的话。“如果小赤觉得冷的话,可以找我啊。我的热量供给小赤,还是足够的。我的家人,也可以当作自己的家人哦,只要不嫌他们吵闹的话。”

“敦的表白,永远那么让人意外呢。”赤司朝他挥了挥手,走进了电车站。

 

“这一次小赤可是说错了呢,这不是意外的表白,而是一直在给出的礼物呢。”

 

在帝光的日子很快迎来了结束。奇迹的时代,终于彻底散了。其实早在青峰开始逃避练习,黑子交出退部书的时候,某些东西就已经分崩离析了。赤司的安排,所有人都进了不同的学校不同的队伍,也不是没有道理。他们,聚在一起还不如站到彼此的对立面。

只有紫原,一直看着赤司。看着他罚青峰加倍的练习被对方逃掉之后继续加着可怕的数字,看着他面不改色地接过退部书在黑子离开后放进社长室抽屉的一堆文件里,看着他在给少了两个主力的一军训练时的平静表情。

 

的确没什么好担心的,也没什么好惋惜的,我还在啊,我还在你身边。

 

毕业典礼前一天,紫原陪着赤司将那些文件搬到仓储室的途中,有一张东西掉了下来。是张照片,某次比赛后胜利的他们站在一起的合影。几乎所有人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看向的都是不同的方向,而赤司和紫原的眼睛,都直视着镜头,流淌着汗水的脸上,没有太多笑意。

这个,也可以看作是证明我心意的东西吗。

 

紫原抱着太多东西,赤司弯腰去捡。他弯下腰手触碰到照片之后,蹲了下去,手指点在照片上却不拾起,只是那样蹲着。紫原没有说话,安静地等待着。

“敦,谢谢你。”原本清冷的声音像是从胸腔中直接逸出,多了些模糊不清的温度。

 

东西送到了五楼的仓储室后,赤司出了门又踏上了向上的楼梯。紫原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跟上了。快要走完通向第六层的一段楼梯时,站在紫原上面两级台阶上的赤司停了下来。

“敦,”他唤了一声紫原的名字后对方也停下了动作。然后他微微探下了头。

逆光的视野中,两人交叠在一起的影子随着唇上那一点微凉的温度的消失而分开了。

 

“明天之后,要说再见了呢。”

 

IH比赛之后,紫原敦的执意缺席把荒木雅子气得不轻,她也不知道这个看上去懒懒散散对除了食物之外什么都没兴趣的队员为何这次会这么任性。最后是氷室提醒了她,“我们的对手,是洛山。而洛山的队长,是赤司征十郎。”

紫原敦的赤司征十郎,是他的恋人他的神明,怎么能做到和他对立。

 

紫原回到学校之后看上去精神比之前要恢复了一些,氷室当然知道这是在比赛场地见到了赤司的缘故。不过,紫原也没有对氷室提起自己和赤司在那天比赛后,悄悄避开众人在那所学校的天台会面的事。他双臂交握的时候,似乎还能感受到赤司那相对于他显得娇小的身体被拥在怀中的触感。

 

时间在高中好像过得特别快。转眼就已经是洛山再一次问鼎全国冠军的时刻,仍然是队长的赤司,带领的是另一批一二年级生。领完奖后,队员们发现自己的队长不见了正慌张时,一个身穿阳泉校服的黑发学长拍了拍其中一人的肩。

“你们的队长,正和我们的一个队员一起,所以,你们先走吧。”

 

看着小队员们疑惑未消的背影,氷室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比赛场馆。

这是最后一次了呢。

那两个人,也可以结束长达三年的分离了吧。

 

“小赤~”紫原顺利地在赤司的电话指引下找到天台时,赤司已经站在上面等他了。

“都来过这么多次了,还记不住这里的方位吗。”趴在栏杆上的赤司转过了身,“敦你啊,真的一点没变呢。”

“嘛,反正有小赤,我就跟着小赤走就好啦。”紫原不在意地挥了挥手,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盒子,递了过去。

“这是……”赤司接过,打开,里面是枚外表没有任何修饰的银环。

“这是,独属于小赤的戒指~”紫原拿过指环,“里面,有小赤的名字喔。开始交往的时候是国中,没想过这个。所以呢,这是我们的定情信物!小赤的一辈子,都是我的啰。”

紫原说着拉过了赤司的手,将指环试着套在中指上,果然妥帖得像是量身定做的一般。

“另外,这也是我送小赤的第五份礼物呢!”紫原一脸认真的表情让赤司有了些疑惑。

“第……五份?”

“嗯。小赤这么聪明,肯定想得出前四份礼物是什么啦!”轻巧的笑容,落在了紫原脸上。“这次,小赤该给我回礼了喔。”

 

第一份礼物,是对你完全的听从。

第二份礼物是最大限度的陪伴。

第三份礼物是遮蔽流言的呵护。

第四份礼物是努力传递给你的温暖。


而第五份,是最坚定的承诺。

 

斜阳下,赤司转过了身子朝向紫原,“我给敦的回礼是,你在这里。”他修长的小臂弯出一个简洁的弧度,指尖落向自己的心脏部位。

 

“那么胜利呢?”紫原的提问有些出乎他意料,或者说,今天紫原的所作所言,根本都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小赤一直竭尽全力在追逐的胜利,放在哪里呢?”

赤司思索了片刻,微笑着退开了一步,朝紫原摊开了空无一物的手掌。

“胜利,在这里。”

被紫原拥入怀中的前一刻,赤司清晰地回想起了曾经看到过的一句偕语:

一手掌握无限大,永恒不比片刻长。

Fin

注:①②均改自梁静茹《爱久见人心》歌词。


【Free talk】

这里是夏子~这次呢,我选择了清新的少年恋爱故事(喂)主要铺展的帝光线,和简略带过的高中线,讲述的都是交往过程中,紫原在给赤司温暖的故事。官方给赤司的设定真的太言情了QAQ虽然我还是沿用了(。我觉得啊,在紫原的心里,赤司是至高无上同时也是需要被温暖的存在呢~能喜欢就太好了w感谢你的阅读

2013-5-15

评论 ( 1 )
热度 ( 6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