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方台】鸣梭(六)

避雷:私设超多,诚台+方台,无3P,诚台伪色·戒情节。非抗战,军统内部已经四分五裂
前文戳我

                                  -赋罢西城残梦,犹问夜如何。

明台松开明诚的手,随手取过餐台上一杯气泡酒,往干涩的喉咙里灌了一大口。十分钟前,他在明镜开口前先抓住了明诚的袖子,说:“第一支舞我要和阿诚哥跳。”

明镜本是因为知道他和方孟韦之前定情的事,想着趁这个机会对亲友们公开了也好,免得还有女孩子等着要嫁入明家来,耽误了时间也误了心思。但明台已经先一步拉着明诚站到了客厅中心,方孟韦就站在她身边。明镜有些尴尬,反而是方孟韦见状宽慰她:“明台和他哥哥多亲近些,也是正常的。”
“这孩子一直想起一出是一出,你别在意啊。”明镜说完,有人来找她寒暄,方孟韦便转身将自己掩入了人群。

明诚搂着明台的腰,挑挑眉,“你跳女步?”
“凭什么呀,”明台瞪了他一眼,“以前小哥都让着我的。”
“可我不是你小哥。”明诚说罢,便不再看他,径直迈出一步。明台不想在云云宾客前跟他小孩子一般闹矛盾,只能跟上。他在步伐间总是想办法给明诚使绊子,试图踩他脚,都被明诚不动声色地化解了,自己的腰也被越搂越紧。但在他人看来,这套舞步变化繁复,显得格外独特,都不由鼓起掌来。明台努力聚精会神地只盯着明诚的额头而不去想站在宾客中的方孟韦会是什么心情,明诚却不打算放过他,将他拉回怀里时忽然凑在耳边道:“你不怕方二公子觉得我们太亲近了?”
心中一动,明台控制住表情,故意撇撇嘴,说:“我怕过谁。”

其实他是怕的,怕撞进方孟韦眼中,看到失望的神色,更怕看见只有满眼的情意,那会令他失了动作的从容。
好在明诚没有继续追问,牵着他的手致礼,完成了那支舞。随后明楼把他叫走,说是办公厅来了什么人。明台想要立刻去找方孟韦,却被一群同学簇拥着要他拆礼物。等应付过这阵热闹,他在大厅里巡视一圈,却没看见方孟韦。倒是明诚看到他打探的目光,笑了笑,说:“方二公子在客房。”
顾不上自己才是生日宴的主角,明台匆匆走到大厅角落的客房门口。他心中忽然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也没想起来要问明诚怎么知道方孟韦的去向。推开掩着的门,方孟韦果然坐在里间的沙发上,不知在做什么。
“孟韦?”明台走过去,发现方孟韦正闭眼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仿佛很疲倦。他在人身边坐下,伸手过去刚要按上那鬓边穴位,却被一把抓住了。
“你跟你阿诚哥……很亲近。”方孟韦的声音里带着他从没听过的低郁,让明台有些慌张。他抽出手,反握住方孟韦的手腕,小心的动作像是要抹去他们之间的一些东西。
“没有,我只是……”他张了张嘴,发现根本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解释刚才的选择,更让他惊慌的是方孟韦后来的话:
“刚才我有点头痛,正巧碰到明诚。他带我来休息的时候,我随口问了他一句你最近写论文是不是很辛苦。他却告诉我,你每个周末都会让他带你出去。”他抬起头看着明台,“我给你的钥匙,你想过要用吗?”
“我……”明台忽然觉得委屈,他不知道明诚为什么要跟方孟韦说这样的话,即使他在意自己和方孟韦从前的关系,按着对自己还只算停留在对弟弟般关心的态度,也不该这样蓄意挑拨。
但他的神色看在方孟韦眼里却是另一层意思,他叹口气,搂住明台的肩膀,“是我不好。你回上海没多久,我又不能一直陪你,跟家人出去也是正常的。”
明台没有说话,他此刻根本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还记得几天前王天风回复他的信上写着:“你和明诚,一无同胞血缘,二无从小相伴经历,谈什么兄弟情份,都不如他的爱人这个身份来得有力。”明台知道,王天风说的没错,与其慢慢培养起所谓兄弟家人情谊,还是按王天风的计划在他身边,获得明诚的“爱”才算一条捷径。企图一边与方孟韦关系不变一边成为明诚在意的弟弟来套取情报,是自己太天真了。他攥紧了背在身后没被方孟韦握住的手,一丝疼痛由掌心的血管直渗入心里。
“孟韦,我们出去跳舞吧,好久没跟你跳过了。”

再次站在客厅里,两人在人群中和着音乐缓缓舞动。看着多日未亲近过的恋人近在眼前的柔软双唇,方孟韦忍不住借着动作凑上去,却被明台一撇头让过了。小声在他耳边飞快说了句“这大庭广众的”,明台悄悄转过眼睛去看明诚,果然那人正端着酒靠在一边打量他们。他回神,却不小心踩在了方孟韦脚上。慌忙退开,舞步也断了,方孟韦只是微微一笑,“没事。”
情深意重偏生嫌隙,带有目的不甘不愿地撩拨也无法回头了。

宴会散席时明台趁兄姐都在应酬,送方孟韦出了门。这一天对于两人来说总有些尴尬,明台抱住方孟韦胳膊,半晌也只憋出一句对不起。方孟韦揉揉他头发,“是我之前反应过度,”他的手指滑到明台脸上,“刚才你大姐跟我说,等你毕业了,就跟我爸说,把婚礼给办了。她说—虽然我们都是男孩儿,也该有个正经的仪式。你放心,我绝不会辜负你……”
他的话像一根针沿着明台的后颈直戳下去,带着寒冰曝雪也弗如的凉意。连方孟韦玩笑似的“刚才害羞,现在可以亲了吧”都没进到明台耳里。吻落在唇上时他像是才反应过来,双手捧住方孟伟的脸狠狠亲过去。缠绵的动作间,明台却只有满心的绝望。
目送方孟伟的背影远去,他蹲下身子抱住头,很快便有温热的液体砸在地上,明台也顾不上去擦。直到有双手将他拉起,替他抹去了脸上的泪痕。明诚看到明台嘴唇都被咬得泛白的样子,疑问全被心疼取代了。
“是方孟韦跟你说了什么吗?”他将明台的脑袋按在自己肩上,轻轻拍着还在抽噎的人后背。明台犹豫地揽住他的腰,咽下喉间最后一点酸涩,含糊应了,“……嗯。”

方孟韦用一句突然的许诺,逼明台做出最后的决定。
他们之间,终于留不住了。

未完待续

评论 ( 18 )
热度 ( 63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