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台】晨歌

方孟韦×明台,送给 @Maxine 的纯方台小甜饼
大家来吃我双小少爷的安利嘛XD

明台被从睡梦中惊醒是因为一阵敲门声。对方动作不重,但大概是他一直在等待,立刻坐了起来。随手抓过身边椅背上的外套搭在身上,他顾不上穿好鞋子便跑到了门口。
一拉开门,门外的人似是力竭,身子一软就栽在了他怀里。明台用力托起怀里的脑袋,闻到一阵浅淡的酒味,缠绕在那人的气息里,随着呼吸的动作打在他脸上。
“孟韦?你喝酒了?”他费力地隔着一个人拉上门,让方孟韦靠在一边的墙上,轻轻拍打他的面颊。
“嗯……”方孟韦哼了一声,这才清醒过来。他睁开眼,盯着明台,半晌,小心地伸出手,抚上人侧脸。“你在啊。”动作里珍视的意味太浓,还带着几分未醒的缱绻,让明台觉得自己的脸都克制不住地泛红。
“是,我在。”他拉起方孟伟的胳膊,将自己埋进那个熟悉的怀抱里。他去法国这一年,两人都被思念的丝线缠绕着,越拉越紧,仿佛再多一日就会窒息。
“你们警局的餐会,每次你都喝酒?”明台将下巴垫在方孟韦肩上,慢慢揉着他在没开灯的屋子里,月光映照下都白到有点透明的耳垂。
“不是……不是,”方孟韦的呼吸很热,他的下颌咯在明台侧颈上,尖的让他忍不住有点心疼。“今天开心,才喝了两杯。”
松开方孟韦,明台将他拉到沙发上坐下,去倒了温水,浸了毛巾来。回国这几天都下雨,他以倒时差之名赖在家里昏天黑地般睡了几天,此刻自然得担起伺候自家方二公子的职责。

柔软的毛巾擦在脸上,方孟韦终于缓过劲儿来,眨巴着眼睛看向明台。许是那湿漉漉的鹿眼中蕴着的情意太过厚重,正弯腰给人擦脸的明台动作停滞了,眼睁睁看着方孟韦伸手过来捧住自己侧脸。温热的呼吸打在他鼻尖,随后便是柔软的唇贴过来……落在了他人中上。
“噗—”明台没憋住,笑出声来。不得不说,微醺的方孟韦真是太可爱了,可爱到他可以忽略平时被压在人身下的不服气。
气氛正好时亲错地方还被毫不留情地嘲笑了,方孟韦再好的脾气也懊恼起来,他拽过按在脸上的毛巾扔到一边,一口啃在笑得浑身直颤的明台唇角处,按着人坐在自己膝盖上。
“不嫌我重呀。”明台的眼是枝头最盛的一枝桃花,让方孟韦一头撞进去便出不来。
“你怎样我都不嫌,”方孟韦靠在人胸前,刻意把声音都拢在明台衬衣下跳动的心口处。他长相显小,声音却是醇厚低沉,似一坛陈年佳酿,再不嗜酒的人都会为之颓然醉倾。果然,明台腰被搂着,身子轻轻抖了一下,附身过来按住他肩膀,兜头吻了下来,让方孟韦那最后“卿卿”两字都被堵在喉咙里,化成了唇齿间温柔的缠绵。说不如做,一向是他们的信条。

夺过主动权不过是一瞬的事,方孟韦向后靠在沙发上,仰头细心舔舐着在明台敏感的齿缝、上颚和口中每一寸柔软的领地。分开时拉出几道透明细丝来,沿着坐在下方的方孟韦唇边滑落。明台抬手给他擦了,用拇指抹了抹自己唇角,似是被人咬破一块,忍不住啧了一声,“饿了多久了,嘴都被你啃麻了。”
方孟韦没接话,视线直直地往下去,明台顺着一看,这才想起来自己没穿鞋就跑出来。他心虚地缩了缩踩在方孟韦皮鞋上的脚,刚要说话,就被推到一边坐下了。方孟韦起身离开,很快回来,拿着一双袜子。
“哎这大晚上的……”明台的话因为人抬起他小腿的动作停住了。
“你这几天睡了多久了,”方孟韦的手指细长有力,袖子缩上去一点,露出的手腕色泽跟白玉一般。他揉了几下明台同样白生生的脚背,等冰凉的温度散去了些,给他套上袜子,“我也睡不着了,出去走走。”
“方大局长,你明天不上班啊。”明台看他继续给自己穿另一只,说。
“休假,我请了三天。”方孟韦将他的腿放下去,站起来。
“一点都不负责。”明台搭住他伸过来的手,也起了身。

夜露沉凉,几日的雨水使得街道上弥漫着淡淡的清新气息。路边的法国梧桐枝叶都被洗得格外干净,在已经黯淡了的月色下闪烁着静谧的银光。上海即使深秋也不同于北平的清净悲凉,时不时的一场雨让空气里都充盈着饱满柔润的水汽。他们租住的地方离歌舞升平的夜上海远得很,两人牵手走在无人的街道上,路灯下拉着长长的影子。
出门前方孟韦让明台穿了外套,此刻夏末清晨的凉意扑在身上也不会入体。他走得很慢,跟明台说,早上五点左右路灯已经熄灭,太阳还未升起,那时这条街有一种晦涩未明,逸然静谧的美。
“你那么早就出门做什么?”明台的重点却不在他对街景的描述上。
“你不在,我一人在家也是无趣,醒了就出门逛一逛,感受一下清晨的上海。”在认识明台以前,他是从没有想过自己会离开北平,住在梧桐树荫下一栋旧式小洋房的二层,一推窗就能听到石库门弄堂里的热闹,看见绿茵茵的爬山虎。
“我不在也要好好休息,侬白日里坐办公室难道就不累啦。”明台捏捏他手指,又被勾紧了。
“都听你的。”方孟韦对他笑笑,忽然指指前面,“到了。”

那是一个街心小花园,花架上大片的花叶还在沉睡,垂下柔曼的枝条,仿佛一片嫩绿色的瀑布。
“这里……”明台一晃神,想起了什么。
“嗯。”方孟韦与他对视一眼,点点头。
两人在花架下落座,方孟韦细心替他抹去了长椅上一层薄露。
“你那时候可真是……”明台说着忍不住笑起来,“从维也纳到北平,又从北平到上海,我等了那么久,才终于让你主动。”
“我慢热,你也知道的。”方孟韦对他的调侃不以为意。
“你就不怕我跑了?”明台看向他侧脸,不意方孟韦转过来,眸心乌黑透亮,像一池静水,让人想要伸手搅一搅。
“你不会,”他很笃定,“看着我的时候,你的眼睛能藏下整个夏天的风。”有手指抚上眼角,明台像是被定住了,眨也不敢眨,听着那清澈温厚的声音徐徐念着诗一般的句子,“就像现在。”

凌晨三点的上海,满架还未醒来的蔷薇下,明台得到了一个晨雾般轻柔清凉的吻。就像他偶尔露出小鹿般可爱神情的恋人在他悄悄期待了许久之后做的那样。
方孟韦听见自己心里再次奏响的那支歌,唤醒了一个终夜未眠后的清晨。

完。

评论 ( 15 )
热度 ( 103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