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方台】鸣梭(四)

避雷:私设超多,诚台+方台,无3P,诚台伪色·戒情节。非抗战,军统内部已经四分五裂。

前文戳我

是明诚先发现了不对劲。
明台回家后对明诚的亲近,明镜看在眼里,感觉松下一口气。毕竟她心里明台还是那个在她怀里睁着大眼睛带些惊慌四处打量的孩子,她怕明台会介意阿诚的存在。结果明台不但接纳了这个哥哥,还和人相处得很好。明楼像是有些介意明台老拜托阿诚做这做那,却被明镜说你就是嫉妒弟弟不够黏你吧。明楼说是是是,这么乖巧的小弟不是对着自己,我心里可酸了。他想想,到底两个弟弟走得近也好过彼此冷眼相待。
而明诚很快明白过来,明台那些举动,比起亲近,更应该叫做撩拨。这天早餐时明台给他剥了个鸡蛋,然后赖在座上非要他给自己夹稍远处碟子里的包子。等明诚夹过来想放他碗里,却被扶住手腕。明台就着他的筷子尖吃了几口,把剩下的包子咬在嘴里,对他眨了眨眼。明诚平静地收回手,拿起勺子喝着自己碗里的粥。明楼吞下最后一块煎蛋,“阿诚啊,吃好了去把我的包拿出来。”
“是,大哥。”明诚放下碗,走进了明楼的书房。

拿了一份公文给明楼看过后,明诚一边往包里收,一边瞥了明台一眼。人像是没料到会撞上他的目光,愣了一瞬,自然地笑起来,跟明楼讨论起自己的毕业论文开题报告的事。明楼嘱咐他好好写,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说,“我书房里有几本欧洲文艺复兴的资料,需要的时候跟阿诚说就行。”
“谢谢大哥。”明台咽下口中的饭菜,扬起脸对明诚笑了。明诚只是抿抿嘴,跟着拍过小弟肩膀的明楼一起走了出去。

“你前几天不还对明台挺热情的吗,”明楼看着专心开车的明诚,忽然道,“我看他对你还亲近的很,你倒是冷下来了。”
“大哥,我……”
“你不用怕什么,明台在方家是被他家二公子近身照顾的,你还比方二公子年长些,他黏你也是正常的。”明楼的开解没什么效果,半晌他才犹豫着说:“之前听说,明台还跟方孟韦……也不知道后来怎么了,但如果他真对你……大姐应该能接受,就看你自己了。”
“我知道了。”明诚踩下刹车,车稳稳地停在了院子里。

开始明诚相信明台的靠近不是毫无道理,或许是王天风派他来套取情报。因为明台每每看似亲昵地接触他,他尝试回应时,明台的动作总是会有一瞬的僵硬。舞会那晚他对明台的突然消失有些怀疑,他到底是不太习惯和自己单独相处太久的。只是他没表现出来,还是体贴依旧。那以后明台像是放下了什么顾虑,偶尔的不自然也消失了。明诚却怕他之后会更加自如地撩拨自己,想着要拉开一些距离。
但明楼的话忽然提醒了他,也许明台就是在方孟韦离开后习惯性地要再找一个可以依赖的人。明镜待他再好也是长姐如母,明楼又总摆着资历与年纪的架子,明诚虽比方孟韦年长些,到底是最接近明台年纪的。
都是一家人,哪来那么多特殊目的呢。明诚为自己之前的揣测感到有些赧然,除了手上的情报,明台要什么就给他好了。毕竟他是明家最美好的小少爷,值得这世上最多的爱。

晚饭后,明诚去厨房削了些苹果,送到明台房间却没见到人。他疑惑地将苹果送给了明楼,回了自己房间。一推门,就见明台背对着他站在桌前,不知在做什么。他停在门口,飞快地思索着自己离开前在干什么,校对明楼两天后的新闻发言稿,桌上应该只有那些稿件,但是左边的抽屉里有最新的军统军需储备情况。想到这里他握紧了掌心,抑着呼吸悄悄走过去。
明台在明诚的桌上一无所获,想想也知道明诚不会那么不谨慎。他怕明诚随时会回来又不敢开抽屉,刚想走就听到靠近的脚步声,只能转身,盯住桌上相框中明镜的笑容,数着心跳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明诚推门后没有立即走过来,停留了片刻,才慢慢靠近了他。

有手臂从背后揽住了明台,明诚的气息打在他耳边,“小少爷,一声不吭跑来我房间做什么?”他不是没有被方孟韦从背后抱住过,但不同于那人动作的小心温和,明诚的拥抱带着一丝侵略性,手也顺势控制住他手腕,沉稳的心跳贴着明台的后背皮肤,有暗火般灼热的温度。
“大哥……大哥不是说我需要资料的时候可以来找你嘛,”明台强迫自己再次镇静下来,动了动手腕,放软了声音,“阿诚哥—”
明诚放开他,后退了一步,“要什么资料。”
“先不说这个,”明台没有急于脱身,指指那相框,“阿诚哥你这里怎么有我的照片呀。”这张是在方家楼梯上拍的,当时方孟韦刚要定格,谢木兰故意喊了他一声,让明台的眼神飘到了别处,后来还跟谢木兰生了好大的气,方孟韦哄了半天才平息了。
像是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明诚犹豫了一瞬,道:“是大姐放的,小少爷你也知道,家里到处都是你的照片。”
明台带着一丝今天就不拆穿你的得意,摆摆手,“我要但丁的《神曲》,拉丁文版的。”进门前就想好的借口。
“我可听说,小少爷哪门课都好,就拉丁文不及格。”明诚伸手抹去他额角的一滴汗,带着戏谑的笑容。
“我拉丁文不好,不是还有阿诚哥呢吗。”明台笑着凑过去,看进明诚眼睛里,那里并没有探究的神色。
“好,我去给你拿,回房间等着。”

本想问问明台和方孟韦的事,但明诚知道他们的关系还没亲近到那个地步。他只是洗了一盘樱桃,拿了明台要的书,还被明楼拉着欣赏了一下明台的论文大纲。明楼挑剔着里面的错漏,最后又欲盖弥彰地补充一句“其实这小子用点心还是可以做得好的。”
看着明台把樱桃往嘴里扔,明诚笑着转述了明楼的话,明台一脸不服气,“他不就是在法国当过几年教授吗,孟韦还是国外的博士呢。”说完这句,他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低下头,落下的散发中都露出几丝黯然来。
“小少爷……”明诚伸手想托起他的脸,还没碰到他就自己抬了起来,眼中没有了阴翳。
“不提他了,现在有阿诚哥,还有大哥大姐疼我就够了。”
明诚最后也只是摸了摸他的脸,说了句早点休息转身出了他房间。大哥没有说错,他想,明台是与从小依赖甚至互相喜欢过的方孟韦生疏了,需要另一个人给他温暖和安全感。明诚看了看自己的手,想起刚才明台被他拥住时那一丝颤抖,忽然有点心疼。

躺在床上,明台很想给方孟韦打个电话,听听那人和眼神一样清澈的声音,唤他的名字,“明台。”简单的两个字在他念来似乎就多了一些柔软的味道。刚才的情绪自然是真的,只不过不是明诚以为的那样。明台有些讨厌自己,居然会利用和方孟韦的感情来达到让明诚卸下防备的目的。
白天他写不出论文,出门散心,逛着逛着却坐上了电车,还在福州路下了车。在警局周围徘徊了片刻,他还是去了书店,消磨了一两个小时才回家。那时候孟韦在做什么呢,会在处理公事的时候偷偷分出一丝心思想念自己么。

揉揉有点发酸的眼眶,明台拉起被子罩住自己,也不顾台灯还没关,就那么睡了过去。

未完待续

*上海市警察局旧址据说在福州路。
大哥这次什么真相都不知道,真的。

评论 ( 7 )
热度 ( 53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