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方台】鸣梭(三)

避雷:私设超多,诚台+方台,无3P,诚台伪色·戒情节。非抗战,军统内部已经四分五裂。
前文戳我,诚台现在还在互相试探中,进展比较慢。

新政府办公厅举行的舞会,又是讨那些留洋回国年轻人欢心的情人节主题,气氛自然隆重又浪漫。
明台穿上黑色燕尾服,明诚正低头给他系着领结,头发理得一丝不苟,淡淡的古龙水香气飘在明台鼻尖。方孟韦从不用香薰,亲吻他时只有青草般蓬勃清冽的气息,静静笼住他。他也不记得那人会用进口的发胶头油,摘去警帽后硬茬茬的发丝戳在手心的触感有些刺人,但方孟韦把他作乱的手捉下来握在掌心的动作却很温柔。
只是现在的明台,需要做的不是想念已经十几天未见的方孟韦,而是对明诚露出一个足够柔软的笑容,跟着人出去。

拿了杯香槟等明诚应付完迎到他面前的人,两支舞曲已经放完。明诚走回明台身边,看人没什么表情,给他理了理领口,明诚低声问:“怎么,小少爷不高兴了?”
“没有。”明台放下杯子,表情转换的毫无破绽,他牵住明诚的手往舞池中走。“就是从来没见过阿诚哥在外面的样子,有点新奇罢了。”
明诚笑了一声,扶住小少爷的腰站定,在音乐开始前凑到人耳边:“你只要在意身边的我就够了,小少爷。”
不知道这把嗓音和这种温柔能折服多少人,明台却只勾起唇角一笑,在有些拥挤的舞池中跟着节奏缓缓律动起来。

他不是来和明诚跳舞的,只是需要这样一个环境,让他们能贴得足够近,近到暧昧,但又在大庭广众之下,不会让明诚怀疑他的目的。明诚显然也对舞蹈动作没什么兴趣,只是手虚扶在他腰后,挪动步子而已。错身时明台白皙的耳垂就在他唇边,但明诚直视着小少爷的脸,牢牢握着他的手。
转身的瞬间,明台的目光忽然捕捉到一个有些郁郁的身影,靠在吧台边,半张脸掩在帽檐的阴影里。明诚注意到他的走神,手下一用力拉着人贴近了些。“看到熟人了?”
“嗯,m…我小哥。”
“方二公子啊,”明诚会意地点点头,看着明台,“要去打招呼吗。”说话间像是真的要放开手。
“不用,我们都好几年没见了,算不上熟。”
“小少爷这话我就听不懂了,听大姐说,你在方家可都是二公子照顾的。”明诚挑了挑眉。明台却笑着凑近他,“阿诚哥不是说,只要在意身边的你就够了吗,我听话呀。”明诚对他的篡改语意仿佛很是受用,笑了,手也从他腰往上移了几分,变成了更亲密的姿势。

方孟韦拿了一杯酒却无心去喝。被邀请参加这个情人节舞会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叫上明台,在国外的这一天,看着路上双双对对,他却只能给明台打个电话,还要算好时差,不然会扑空。但明台有些为难,说是要陪家里哥哥参加,估计没空陪他。方孟韦知道他刚回明家没多久,要跟家里人亲近,便转而安慰他好好玩。舞会上,他根本没有跳舞的心思,应付了几个过来寒暄的人便躲在了一边。

耳边又传来一声“方副局长”,方孟韦闻声看去,就见他心心念念的人站在面前,带着有些俏皮的笑意,挤眉弄眼道:“今晚的酒不够好喝吗?”
“明台,你……”
“阿诚哥跟人做场面,我在一边看着也无聊。”明台取下他手中的酒杯,勾一勾他手指,“想跳舞吗。”
方孟韦诚实地摇了摇头,人在眼前,他更没了心思去跳什么舞。匆匆说了一声跟我来,方孟韦拉着明台穿过人群,推开玻璃门到了舞厅外的露台。
“你把我拐到这里来……”
“嘘,别说话。”方孟韦打断了他,慢慢凑过去。明台看着逐渐放大在眼前的脸,紧张地咽了咽喉咙,闭上了眼。
轻柔的吻却落在了额头上,移到眉心,又滑到鼻尖,停留不再往下。明台疑惑地睁开眼,方孟韦冰凉的指尖揉了揉他唇瓣,低声道,我怕这里亲上就放不开了。
忍不住笑出声来,明台拽掉他的手,叭地结结实实亲了一下,“没事,我放得开。”说完又觉得哪里不对。但方孟韦只是笑,说,该回去了,你哥哥们会着急。他以为明台是跟明楼明诚一起到的。

明诚看着明台走近,眼神里写了几分疑惑。
“卫生间。”明台不是很想立即跟他恢复虚假的亲密,简单地答了。明诚停顿一下,拿出一块手帕递给明台,“擦擦手。”他说。
慢慢将手帕团起在手心又打开,明台很快把眼神从远处离开的方孟韦身上挪回来,“阿诚哥,你真好。”这句话是真心的,只是……
如果我只需要把你当哥哥就好了。
明诚对于他突然的夸奖只是一笑置之,取过身边一碟点心,“大姐说你喜欢吃甜的。”
吃了一个小蛋糕,明台捻起一块饼干送到明诚唇边。他张嘴接了,嚼过咽下去,说,再来一支?
明台跟着他再次步入舞池,深吸一口气,露出了愉快的微笑。
闻久了的香水,或许也是可以错觉喜欢的。

未完待续

评论 ( 4 )
热度 ( 50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