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我-20-完

啊啊啊啊我爱理想主义者!浩然正气,一路凯歌!!

曲和:

20.借我一路凯歌

王凯胡歌暌违两年再次合作的消息在媒体时公布时激起了不小的波澜,但没有造成太过爆炸性的效果。因为这一次,他们合作的是一部话剧。
自中戏毕业后王凯没怎么再接触过话剧舞台,他勤勤恳恳用了十年才在电视荧幕上从一个百度百科都没有照片的龙套做到了萧景琰和明诚等炙手可热的角色。胡歌之前参与过《如梦之梦》的巡演,自己也有些研究,就自觉地担起了带王凯上路的责任。
他们参演的是个上戏学生写的毕设,计划只在上海和北京分别演五场。胡歌没有接别人送来的《琅琊榜》改编话剧,他对外人说是电视剧已经做到最大程度,而且他远离梅长苏这个角色挺久了。但是对着王凯,他说,我不想再演那么虐心的情节,跟你在一起就算不甜甜蜜蜜,平淡世俗些的也好。王凯只是笑,有力的肩膀搂着他。

排练的时候开始进度有点慢,毕竟话剧和电视剧电影都不一样。导演编剧都是学生,对于王凯胡歌接下他们的本子是诚惶诚恐的,也不敢指点什么。每每都是胡歌或者王凯发现了缺漏,主动提出重来。他们一站上舞台,便变得极为认真,对自己要求也严苛。一句台词错了,要从场景开始再对;动作或表情感觉不对,两人和配角们一起从语境上仔细琢磨。
那个学生导演在后来形容:我看见了两个完全不同却极度契合的灵魂。
好在他们是胡歌和王凯,很快就找到感觉,在台上如鱼得水。排练的时间从一天五六个小时缩短到了两个小时,基本一遍就能把整个故事演绎得生动淋漓。

上海的首场,王凯父母和正午的代表自然在台下,唐人也派了人来,让胡歌有些惊讶。之前公司知道他们的事时已经拦不住了,也曾在微博上买热搜改相关,努力要处理舆论的态度明显是不支持的。但好在圈内约定俗成不打扰同性情侣,唐人上层倒也没公开要胡歌澄清什么。
家中他留了两张票,但直到观众进场完毕,他也没看见两个熟悉的身影。化完妆的胡歌走到幕布后,拉着王凯躺下,说这样可以更好地感受舞台。王凯从他微湿的掌心摸出一点焦躁,他知道不全是因为紧张,所以只是拍了拍胡歌的手,说,会好的。

幕布开启,胡歌走出来,灰色的长褂,鼻梁上架着圆框眼镜。熟悉他的观众一个恍惚,仿佛又看见了《伪装者》最后那个蜕变了的明家小少爷。
依然是战火纷飞的乱世,胡歌与王凯还有学生饰演的配角们演绎着一所学校在国之危亡的时刻师生们各自的选择。
胡歌饰演的老师在撤离时为了保护学生而受了重伤,向来反对以暴制暴的他第一次对着凶残的侵略者举起了枪。握惯了粉笔和教鞭的手颤抖着,被另一双手握住,击毙了那个追杀来的侵略者。
最后一幕,是王凯走进胡歌的病房,对他和学生们说,听,凯歌响起了。

掌声如雷鸣,一众演员们认真谢了三次幕后退场。王凯拉着胡歌的手,妆也没卸直接从休息室跑出去,一路上他们看到了诸多粉丝和影迷送来的花篮。突然王凯在其中一个前停住,拉起缎带一看,上面写着,浩然正气,一路凯歌。
他们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胡歌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把他带出来,王凯一指前面,看。
胡歌看见渐渐走近的两人,分明是他的父母。胡爸爸赞许地拍了拍他的肩,胡母没说话,但是看着他们还牵在一起的手,眼神里也没有了反对。王凯的父母也很快出现,胡歌既激动又不明所以,看向王凯。

在鲜花簇拥的走廊上,王凯放开了胡歌的手,清了清嗓子,郑重道:
胡歌,明天就是我们在一起两周年的日子,你愿意把它变得更重要一点吗?
脸上的惊讶变成了疑惑,胡歌看看四位家长,又看看王凯,百思不得其解。但他完全信任面前的人,他骄傲执着,又体贴温柔的恋人。
点了点头,胡歌觉得自己的手再次被牵起来。当他看到王凯的下一个动作后,还在飞快思索的大脑直接停止了运转。

王凯从母亲手上接过一个缎面盒子,在胡歌瞬间睁大的眼睛的注视下打开,将一枚小小的指环套在他的无名指上,慢慢推到了指根处,动作小心而虔诚。
你愿意把1月8日从交往纪念日,变成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吗。
摊开的掌心托着另一枚戒指,王凯把它送到了胡歌面前。
胡歌半晌没有说话,一滴滚烫的东西忽然砸在了王凯手上。他慌忙要抬起胡歌的脸看,戒指却被一把抢过,带着些狠劲儿用力地套在了他伸出的手上。
胡母看着儿子眼眶通红还是投来带些怯意的目光,叹了口气,大好的日子,你哭什么呢。
王凯母亲笑笑,走上前拉过胡母的手,咱们亲家出去聊聊天,让孩子们自己待会儿吧。

走廊里又只剩下了胡歌和王凯两个人,他抹去眼角的泪迹,瞪了王凯一眼,学会先斩后奏了啊!
你先把表白的机会抢走了,我只能抓紧求婚了呀。
知不知道你现在笑得像个傻子。胡歌貌似嫌弃地伸手扯他的脸,笑容里的甜味却怎么也藏不住。
王凯只是顺势把他拉进怀里,搂住他的肩。低沉温和的声音吹在耳边,仿佛春风拂过湖面。
你让我动心的第一句话,是借我一支烟。我还看到过你抄在剧本上的那首诗,可惜只记得一句了:借我最初与最后的不敢,借我不言而喻的不见。 
借什么借,不借!你借了我的东西从来不还!胡歌用恶狠狠的语气掩饰着自己的哽咽,王凯的蝴蝶骨被握在他掌心,熨帖着手里的滚烫。

哦?我借了什么没还给你?
胡歌。
那我这辈子也不会还了。

借我瞻前与顾后,还我执拗如少年。

全文完
*《借我》一诗,致谢我非常尊重的木心老师给我带来灵感。

感谢你们一路相伴,让我能认真地写完这个故事。欢迎在评论投喂文评或对作者的评价,有几个满意的我就写几篇番外(上限20)
之后不会再刷凯歌tag,全文我都加上了借我tag,文评等可以直接打上,或者圈我。

评论
热度 ( 365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