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诚台】屋漏偏逢(五)

(四)走这里→ ⁄(⁄ ⁄•⁄ω⁄•⁄ ⁄)⁄
最后有彩蛋(呸

宫中丧期结束,萧景琰顾不上回府歇息,便匆匆赶到了苏宅。听说梅长苏先是吐血,又要守丧坚持不肯进食,现下再次病倒,更为忧心。
但明台拦住了他。
跟蔺晨商量之后,决定由明台来给萧景琰提示,明诚去对付心思深沉的梅长苏。古代的生活确实舒适无忧,但想到上海的局势,明台和明诚还是想尽快回去。他们知道自己突然失踪,一定会让明楼忙得焦头烂额。

明台拽着萧景琰走了几步就放开了手,虽然对方长着和阿诚哥七分相似的面容,可气质完全不同。听梅长苏和阿诚哥说从前的萧景琰也是个明亮爱笑的少年,只可惜那张扬愉快的少年心气已被岁月磨得干净。
他这边正想着,萧景琰疑惑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明小公子,你要带我去哪儿?”
看看旁边的石桌石椅,明台决定,就在这儿说吧。

屋内,梅长苏在晏大夫的针灸之下已经醒了过来。他微微睁开眼睛,发现递过药碗来的是明诚。
“靖王殿下……没来过吗。”梅长苏有些怀疑地接过药,明诚平静道:“来过,被挡在外面就回去了。”他又补充:“晏大夫说先生要多休息,您再睡一会儿吧。”
梅长苏喝完了药,忽然叹了口气,“苏某知道明先生和明小公子想要帮我,但是……”
“先生大病初愈,还是不要多虑了。”明诚的话和微笑让梅长苏再次意识到,这个人虽然与萧景琰长得相像,心性却完全不同。他缩进被子里,与明诚对视了片刻,说:“想来明先生此前所在之地,也不是太平盛世。”只有习惯周旋于明枪暗箭之中,才能练出如此平静,不动声色饮茶。

示意有些不明情况的萧景琰坐下,明台也坐在了他对面,开口便道:“林殊,是不是对你很重要?”
萧景琰霎时瞪大了眼,明台也不理睬他的惊讶,掰着手指:“他闯祸你给他担着,他要珍珠你就给他找,他的弓你一直收着,十三年都不肯再娶正妃……你是不是,很……”最后那个喜欢他犹豫了一下,想着萧景琰不一定听得懂自己的说法,正想换个合适的词儿,却见萧景琰攥紧了放在桌上的拳头:
“我心中,早与小殊,如同一人。”
“那如果你对林殊的心思会影响你现在谋划的事,你能把两者分清楚,能克制住吗?”
“小殊不是已经……”萧景琰的话说到一半,忽然反应了过来,他一把握住明台的手腕,“明小公子到底什么意思?!”
“我只能说到这里,剩下的你得自己想。”明台还记得明诚嘱咐他的话,只能点到为止。
萧景琰坐在原地,脑中思绪如翻江倒海。他本来只是想探望一下重病的苏先生,可是苏先生,他与太奶奶素无关系,为何要为她恪守晚辈丧仪,重病缠身仍不肯进食呢?加上从前种种怀疑,明台的提问,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一个结果。
他骤然站了起来,刚要离开,明台却又拉住他,道:“苏先生不肯告诉你,是怕你以后事事为他,无法成功谋事。如果你无法保证能心中将两者平衡,就不要去找他求证。那样你会同时失去林殊和梅长苏。”
“我自然可以!”萧景琰毫不犹豫,拔腿便向主屋走去。

明诚拉开房门,看见萧景琰红着眼眶站在门外,默默走出来,对他比了个请的手势,在他身后关上了房门。
“阿诚哥!”有人轻声唤他,他抬头一看,明台正坐在房顶上朝他招手。
“你怎么上去的。”明诚失笑,他怎么不知道自家小少爷还会轻功呢。
“飞流抱我上来的,”明台笑眯眯地说,“你也上来吧,今晚月色可美了。”
“那就麻烦飞流公子了。”明诚话还没说完,就被飞流扛上了房顶。
明台窝在明诚怀里,看着遥远天际那轮圆月,“你说我们这么做,对他们真的好吗。”
“应该吧,”明诚很少说不确定的话,此刻却也不能完全肯定。“原著里靖王殿下后来对于自己的一些言行也是很后悔的,现在知晓了真相,他以后也会少一些难过吧。”
“为什么就没有未来的人到我们身边来,告诉我们以后的结局呢。”明台的头发蹭在他下巴上,软软的,又有些痒,让明诚忍不住笑起来:“你很想知道自己的结局么?”
“不,还是和阿诚哥一起经历的过程比较有趣。”明台的笑容让明诚心中一动,忍不住凑过去品尝小少爷柔软的唇瓣。

而屋内,萧景琰只用一句话就说服了还有些震惊的梅长苏:
“你明明知道,你说的话,我总是会听的。”
他没有说小殊,也没有说苏先生,只是说,你。
梅长苏一直觉得站在萧景琰身边的身份很重要,却忘记了,自始至终,他一直都占据着萧景琰心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
或许景琰知道了,以后共同谋事也会少很多误解和障碍了吧,梅长苏叹了口气,接受了这个现实。离最后的结局还有一段时间,也放纵自己一回,暂时不去想那注定的离别了。

屋顶上亲吻的两人渐渐忘了自己的位置,一个不慎,忽然抱在一起跌了下去。飞流刚要去接,却见两个人生生消失在了半空中。少年一脸疑惑,又很快甩了甩头,忘记了自己飞上去的目的,回到了院子里。
明诚和明台再睁眼时,面前已经是熟悉的明公馆客厅。沙发上看报纸的明楼被响声吓了一跳,放下报纸后却受到了更大的惊吓。
“你你你,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跑哪儿去了!身上穿的那是什么?啊?!知道我帮你们编造下落有多累吗!”
然而听完两人的解释,明楼忽然觉得有些头疼,挥了挥手,半晌道:“回来就好。”
“大哥,”明台忽然唤他,走过去,“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身份,但我知道,你是我大哥,是明家人,是中国人。”
“你小子……”明楼愣了愣,手最终按在了明台肩上,“知道就好。”

一个多月后,明诚打趣小少爷,问他是否还想回到史书里的时代,明台想了想说,前世今生,有你在,就是最好的时代。
明诚刚要开口,忽然听见阁楼里一声巨响。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不会吧?!”


袁浩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顶,被那个叫赵启平的年轻医生看上之后,来医院探个病都正好被人撞上,还没说几句就被拐到办公室。看着人漂亮的眼睛里狡黠的神色,他连连后退,不慎踢上椅子,跌坐下去。赵启平伸手来拉他,也不知故意无意,两人一起摔了个结实。
等他头晕脑胀地睁开眼后,却发现身处一片昏暗之中,还有个赵启平,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回到上辈子我才会看上你吧!”他都忘了,自己曾经说过这般的话。

全文完

明·实力助攻·诚台,帮完了前世,后世又来找你们了哦。

评论
热度 ( 57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