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主·ABO】岁月风平(四)

私心想看的小少爷给阿诚哥生孩子+明家日常+方林少年事=这篇文
几乎全是私设,架空ooc慎入,奇怪的信息素出没有
(三)走→ (•ㅂ•)/♥  

明诚和明台吃完饭后打包了几样点心带回去,明台说是要给方孟韦一个惊喜。明诚之前只知道他们三人是好友,对方孟韦也没什么了解,此时自然有些疑惑,便问:“你怎么这么笃定他看了点心会惊喜?”又忍不住暗暗想,恐怕小少爷连自己喜欢吃什么都记得没这么清楚。
明台从后视镜里瞥他一眼,举起手在鼻子前扇了扇,“好酸好酸,”他举起手中的栗子小方端详着,慢条斯理地给明诚讲了方孟韦在家不受重视,甚至一直被压抑的事。
“他呀,只要你对他好,就特别开心。偏偏又生得干净眼神,让人想对他好,所以觉民才被他吃得死死的。”
“这么说,我倒要感谢小少爷最后选的是我了。”明诚想到方孟韦那张和自己极为相似的脸,听明台话中满是褒奖意味,不由道。
“你今天怎么老吃飞醋啊,阿诚哥。”明台隔着座位扣住明诚的肩膀,“方孟韦和林觉民认识第一天就看对眼了,再说了,我又不喜欢一见钟情。”
明诚挪出一只手拍拍他手背,笑笑,让他坐好。明台坐回去,玩着自己的手指。想到那一天,他刚听完方孟韦的自我介绍还沉浸在惊讶中,早先报名学生会的时候就认识的林觉民走过来揽过他肩膀,问他在干什么。然后方林两人对视了一眼,忽然都不说话了。明台回过神来,只觉得空气中有电光火石噼啪闪过的声音。
那时他还没分化,纠结着明诚的心意,等他发现时,方孟韦和林觉民已经处得默契十足。那时他还调侃林觉民,快点分化成Alpha把纯澈又容易害羞方家小少爷吃干抹净。然而后果是三人都成功分化后他以避免造成突然发情为由躲了方孟韦很长时间。
在那以后,直到被明诚标记后的日子里,身为Omega的他都是被调侃的主要对象。那对狼狈为奸的损友,明台想到这里,忍不住磨了磨牙。

明诚从后视镜里看着小少爷似乎在回忆什么,先是默默笑着,然后又气得咬牙,像只情绪丰富的小猫。他甚至觉得自己有必要离小少爷远一点,不然人回家这么几天,自己作为Alpha的身子恐怕都要虚不少。
两人到家时客厅里没人,明台拎着点心去客房,敲敲门,里面有人压着嗓子问是谁。得到答案后方孟韦拉开门,先对明台比了个“嘘”的手势。明台看一眼床上睡着的人,嘁了一声,递上了手中的点心。
“给你带的。”
“谢谢。”方孟韦的眼睛果然亮了亮,唇角绽开了一抹笑涡。明台忍不住想,什么时候才能在阿诚哥脸上看到这种神情呢。他记得自己主动送上门去的时候,明诚常露出的是有些危险的得色。

明台送了点心就下楼去了,方孟韦打开盒子吃了几口,忽然有道带着些微沙哑的嗓音问:“吃什么呢,这么开心。”他回头一看,林觉民已经围着被子坐起来了。
“明台带回来的点心,你尝尝?”方孟韦将盒子递过去,林觉民瞥了一眼,却恹恹地推开了,“我对栗子过敏,”顿了顿,“你说是明台带回来的?”
“嗯,我吃了一块了,还有一块。”方孟韦不解其意,答道。
“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林觉民低头一颗颗扣着衬衫的扣子,抬头见方孟韦正看着自己,瞪了他一眼,“你接着吃呗,但是不漱口不准碰我。”
纠结了片刻,方孟韦还是觉得浪费食物不好,迅速吃完跑去漱口了。

晚餐时明台因为午饭吃得太晚没什么胃口,方孟韦下午才吃了蛋糕,喝了些汤勉强吃了点米饭也吃不下了。明楼看看只有林觉民还在正常用餐,对明台说:“你们出去玩的时候又乱吃东西了吧,吃饭不规律对胃不好。”又嘱咐方孟韦,“你不用怕他,我看小林就很自律嘛。”
林觉民咬着红烧排骨笑了一声,明台只是对自家大哥撅撅嘴,又不敢说出是主动去找明诚还打扰人工作的事。方孟韦面上一红,答了声是。明镜看着他的神情,和明楼对视了一眼,都笑了笑。
“大姐,你在笑什么呀。”明台不敢惹明楼,大姐却是不怕的。
“我们就是觉得小方有点像小时候的阿诚,乖巧,又有那么点怯怯的,讨人喜欢。”
“我只记得小时候阿诚哥一直顺着我,偶尔忍不住了偷偷揍我一次,是真疼啊。”
“你以为没有我的默许,阿诚会下手打你么。”明楼说,果然明台瞬间炸了,“看吧!我说阿诚哥怎么舍得真打我!”
“还不是怕把你给惯坏了。”明楼作势一瞪眼,明台又蔫儿了,夹了根菜狠狠地嚼着,仿佛把它想象成了自家大哥。

方孟韦有些羡慕明家的气氛,这时有只手便摸过来握住了他的。一抬眼,林觉民朝他眨眨右眼,嘴唇张合说了几个字。他琢磨了半天,觉得是“多谢你啦”。谢什么?方孟韦搓了一下手指,忽然发现粘着些排骨的油腻。
他愣住片刻,无奈地低头笑了起来,方才的一点忧郁也散去了。

未完待续
好喜欢写明家日常和三个少年相处的模式啊><可是这样的内容是不是太水了orz

评论 ( 21 )
热度 ( 57 )
  1. 藏在青春上游的那封情书一杯梅子酿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