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主·ABO】岁月风平(三)

私心想看的小少爷给阿诚哥生孩子+明家日常+方林少年事=这篇文
几乎全是私设,架空ooc慎入,奇怪的信息素出没有
(二)走→ (•ㅂ•)/♥  
此章有风镜楼春,不喜勿入。另外解释一下,这篇里的阿诚哥也是收养,但是地位和明家两位少爷差不多,所以小少爷和曼丽开玩笑的时候才会有那个梗😂

晃进报社的明台一路吸引瞩目无数。他拦住一个编辑模样的人问了下主编办公室的方位,得到答案后毫不吝啬地对人抛了个飞吻,惹得那个姑娘红了脸。
明诚的办公室是套间,外间有秘书替他坐镇,告诉一些不受欢迎的来客他在开会或者假装开会。明台自然不在这些人之列,但他还是笑着凑到低着头坐在秘书办公桌后的年轻姑娘面前,问:“那个……”
“找谁?”那人抬起头,倒是让明台愣了愣。
“曼丽?你怎么在这儿?”明诚的秘书竟是于曼丽。她是明台初中同学,从小跟在舅舅身边,而她的舅舅王天风曾与明镜交往过一段时间,都快要定亲了,却忽然去了香港。明镜至今还未成家,于曼丽自那件事后也再没有去过几乎成了她第二个家的明公馆。没想到她竟在明诚这里做了秘书。
“大表哥说我快毕业了应该出来见见世面,就让我到诚表哥这里来了。”于曼丽还对明家人用着旧称,一边拨弄自己染着明艳蔻丹的指甲,睨着明台,“倒是你,跑这儿来干什么?”
“我嘛,来找——明家三少奶奶。”明台一手撑着桌子对她眨了眨眼,“怎么样,他在吗。”
“我可没听说明家有什么三少奶奶,倒是你,小少爷不做,要做二少奶奶,好玩儿吗?”于曼丽却不吃他这一套,淡淡地将了他一军。
“哎,我不跟你闹了,阿诚哥到底在不在。”明台撇撇嘴,站直了身子。
“他去拿稿子了,你进去等他吧。”钥匙圈在她纤长的手指上转了一圈,明台一把抢过来,笑着道了声“谢啦。”
“你来了,我也该下班了。”于曼丽看他欢快的背影,拉开抽屉拿出手包,换上高跟鞋,又给自己喷了些香水,脚步轻快地离开了。

明诚取了稿件回来,一路听着“来了个漂亮的Omega”“可惜是标记过的”之类的议论回了办公室,眉头不禁跳了跳。当他看到坐在主编的位子上玩着一支钢笔的明台时,忍了又忍,还是笑出了声。
“你不陪小方他们玩,跑来找我做什么。”
明台放下钢笔,白了他一眼,仿佛他在说什么笑话,“孟韦到易感期,觉民又去自投罗网了,家里那个味道,啧啧啧。”说着他还用手在鼻子边扇了扇,仿佛浓郁的信息素还有残留。
“哦?小方的信息素是什么?辣椒么?”明诚看他故意做出的嫌弃样子,便随意地猜了一下。
“是银耳百合羹!”明台靠过来,轻轻揪住他的领带,“你们两个长得这么俊朗,信息素却都香甜又软和,真是丢Alpha的脸。”
“我丢不丢Alpha的脸,小少爷应该最清楚,不是么。”明诚笑了笑,扶住人的脸,明台熟悉的信息素便随着亲吻一起,铺天盖地般笼罩了他。好在明诚的理智还在,一边亲吻怀中腰已经软下去的Omega,一边还挪到窗边,拉上了窗帘,屋子里顿时黑了几分。
明台被情欲翻腾得昏昏沉沉,感到自己被放在了宽大的办公桌上。明诚一向做事有条理,桌子上几乎是空的。但很快,空荡的桌子就被盖上了明台的马甲背心和衬衣。

报社中的职员以Alpha和Beta居多,明主编回了办公室后不久,Alpha们就闻到了浓郁的蛋炒饭香气,飘荡在空气里,让他们忍不住咽着口水。剩下的Beta们则很奇怪,明明他们闻到的是食堂的红烧排骨味儿啊。
大概给明台清理了一下之后,明诚把人抱到了沙发上躺着。等他洗完手回来,看到明台一脸不高兴。于是他坐过去,把明台的脑袋抬到自己腿上枕着,用手指梳理他沁了些汗的头发,低声问:“又怎么啦,小少爷?”
“阿诚哥,你是不是不想要孩子?”虽然前夜明诚拿这个话题压过明台,但他两次做到最后却都没有留在他体内。
“你现在才22,太早怀孕对身体不好。”明诚说,“而且你法国那边还有半年才毕业吧,怀着孩子怎么写论文?怎么答辩?”
“那等我毕业了咱们就生!”明台的眼睛生得黑白分明,以仰视的角度看着明诚,更是让他心中一动。
“好啊,不过你怎么对这事儿这么上心?”明诚一直觉得自家小少爷还是个孩子呢,没想到人就急着要下一代了。
“大哥最近跟曼春姐处得好,我可不想我的孩子还是他孩子的弟弟妹妹。”明台撅了撅嘴,说。
“哎,你怎么知道的?大哥可是连大姐那里都瞒着呢。”明诚有些怀疑地看着他,问。
“我是谁呀,当然知道。”明楼来接他时用的那个包,一看就是汪曼春的眼光。她是Omega,也是明楼半个青梅竹马的师妹,无奈明镜不喜她强势的性格,希望明楼找个温婉些的大家闺秀。但明楼对汪曼春也是一心一意,两人一直秘密交往着。
明诚嘱咐了明台不要在大姐面前说漏嘴,明台只是嘁了一声,他是聪明人,自然是知道的。

“对了,你跟小方他们说浴室在哪儿了吗,毕竟小林……”明诚忽然想起了家中的两个客人。
“啊,我忘了。”明台猛地一拍额头,“不过觉民以前也在咱们家留宿过,应该还记得吧。”
明诚有些好笑地替他揉了揉被拍红的地方,说:“睡会儿吧,你也累了。待会儿咱们吃饭去。”
“午饭时间不是都过了吗。”
“我提前下班,带你出去吃,行了吧。”

而明公馆内,方孟韦正一脸懊恼地趴在浴缸外,看着林觉民身上他留下的青紫斑驳。人被他折腾得没力气了,只是阖着眼躺在热水里。
“对不起,我……”他刚要低头道歉,却有手指轻轻揪住了他的头发,让他抬起头来。
“进来帮我揉揉腰,酸死了。”林觉民的声音中带了些倦怠,却更显得几分勾人,让方孟韦愣了愣。然后赶紧跨进了浴缸里,小心地把人扶坐在自己身上。
“平时看着你文文静静的,没想到发起疯来这么厉害……哎哟。”林觉民像是被按疼了,嘶嘶吸气。
“那是因为,我早就……”方孟韦靠在他颈边,声音压得很低。
“早就什么?”林觉民回过神来,以为自己没听清,便追问了一句。
“早就希望你是我的。”
对方突如其来的表白让他愣住,反应过来后,林觉民反手慢慢摸着方孟韦棱角分明的眉眼轮廓,只是笑。
“你在担心什么呢,明台是个Omega,又抢不走我。”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方孟韦同他一样穿着学校的制服。有清风吹过,白色衬衣的领口被吹起,在林觉民眼中却恍惚变成了扇动的蝴蝶翅膀。
那少年锋利的眼角眉梢,却栖息着温和宁静的细碎树影。

“师哥。”明楼刚走出政/府办公厅的大门便被人唤住,汪曼春打着伞遮去了渐渐热烈起来的晚春阳光,身影亭亭站在不远处。
“你怎么来了。走,一起吃午饭。”明楼招呼着,向她走去。
“上午叔叔带我去接王家的人。”汪曼春笑得有些狡黠,“师哥还不知道吧,他回来了。”
要说汪曼春也是家中金贵的小姐,汪家仆从更是不少。王汪明三家都是世交,但能劳动她特意去接的又是何方神圣,明楼还认真思索了一下,脑子里忽然跳出三个大字。
“你是说……王天风?”
这还真是个重磅消息。

未完待续

(四)→ (•ㅂ•)/♥  

评论 ( 10 )
热度 ( 69 )
  1. 藏在青春上游的那封情书一杯梅子酿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