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诚台】屋漏偏逢(四)

(三)走这里→ ⁄(⁄ ⁄•⁄ω⁄•⁄ ⁄)⁄
说到石楠这个东西,妈呀武大里真是到处都是,那个味道……我敬佩静妃娘娘能喜欢这种树的魄力(´-ι_-`)

蔺晨的到来自然是为了解决明诚和明台回家的问题。不过这位琅琊阁少阁主长着他们大哥明楼的脸,作风却全然不同。一进屋就嚷嚷着要吃吉婶做的水晶包子,梅长苏呛他不说正事不给饭吃。飞流也跟着附和,不给吃!蔺晨气得抖开扇子直给自己扇风,口中嘟囔着你们这一家子都是什么人哪。
明家兄弟不由想起大哥从前说过的“进了家门谁都怕”,对视一眼,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蔺晨毫不客气地白了他们一眼,撩了袍子坐在地上,口中招呼着“来来来你们也坐下,本阁主给你们讲讲是怎么回事。”
据“翻阅了诸多古籍”的蔺晨说,明家二人的到来既是因为明台的念想,也是因为他二人与靖王和梅长苏有着某种联系。当梅长苏问到是什么联系的时候,蔺晨的目光在他们三人之间转了一圈,只是笑而不语。
“难道……”梅长苏看着他半晌,仿佛明白了什么,迟疑地开了口。
“没错,你和那位靖王殿下,就是这两个……嗯,未来朋友的前世。”蔺晨的扇子在桌上敲出了清脆的声响,也没盖住明台诧异的一声“啊?!”
“我估计呢,你们会准确无误地掉到长苏和靖王面前,是因为你们解决了一些他们没能做到的遗憾,所以给你们个机会,给他们帮帮忙。”
这句补充让明诚和明台若有所思,梅长苏却眯起了眼睛,睨着面不改色的蔺晨。蔺晨看似镇定,但没过多久,他就跳起来叫着包子呢包子呢好了没有我还饿着呢冲了出去,似乎想躲开什么。

“二位不用太在意蔺晨的话,他一向在我面前胡扯惯了。”梅长苏垂眼对明诚明台道,“我与靖王殿下之间只是主君和谋士,即使是……从前,”他的话语忽然有些含糊,“也是君子之交而已。”
“君子之交靖王会把你的每个习惯都记得那么熟么。”明台哼了一声道,“我和阿诚哥一起长大,我都不记得他十三年前喜欢搓手指还是转手腕。”
“可我还记得咱们小少爷一做坏事儿就喜欢甜甜地喊我'哥哥',平时却怎么都不愿意叫一次。”明诚的话让梅长苏忍不住低头抿了抿嘴,想起从前林殊每每闯祸想让萧景琰担责的时候,似乎也是喊着“景琰表哥”或“表哥”之类的来哄人答应的。
想到这儿,他的神色不免黯淡了些许。明台敏锐地注意到了,拉了拉明诚的衣袖,使了个眼色。

梅长苏是靖王的谋士,自然是有诸多事宜要谋划的。明诚和明台也就不再叨扰他,转而去找蔺晨。
蔺晨吃着一口一个的水晶包子,有些含糊道:“我说的话虽然有激长苏的部分在,也是有依据的。你想啊,你们两位是因为明小公子和长苏的念想而来,了了这念想,不就能回去了么。”
“可是……苏先生究竟……”
“看着你是个聪明人,脑子也没比那萧景琰灵活到哪儿去嘛。”蔺晨撇撇嘴,看着明诚。
“才不是呢,要是阿诚哥是靖王,登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明台反驳道,“他只是……哎,当初我们俩也是我先挑明心意的。”
“是要撮合苏先生与靖王么?”明诚疑惑地开了口,“可是我们不能参与这个时代的事,而且据……记载,苏先生的身份得由别人借林帅化名石楠一事来揭开。”
“你们来都来了,而且在苏宅住了这些天,当真想一点影响都没有地走,那是不可能的。”蔺晨倒是不在意,又看向明台,“你性子这么活泼,都没让靖王殿下怀疑点什么?”
“他……好像怀疑过。”明台想起刚来的第二日萧景琰的一声唤,道。
“那不就得了,与其让他继续被长苏瞒着只能猜测,还不如说了。”蔺晨擦着手上的汤汁,悠悠道,“长苏的担心我也知道,不就是怕靖王殿下日后总护着他坏了事儿吗。但他要对萧景琰分辨公私的能力这么没信心,也不必辅佐他了,是不是?”
“我觉得你说的很对!”明台仿佛找到了知己,一把要握住蔺晨的手。但他看看那和自家大哥一模一样的脸,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缩了回去。

已经放弃继续寻找两人的明楼说服自己接受了让他莫名其妙的现实。也是有些庆幸的,明台还是暂时逃过了参与死间计划的残忍未来。明诚和明台两人都有多重身份,处理得有些艰难,但他们还是以“进修”名义去了法国。为什么选择法国,明楼想,或许自己也是怀念那段兄弟三人在巴黎求学的日子的。即使那时阴霾已经笼罩在天空,也比乌云沉沉令人透不过气的现况要好很多。

梅长苏的局一步步铺开,明诚和明台作为旁观者,看他在萧景睿的生日宴上摊开了那个青年的身世之谜,夏江又让梁帝对誉王起了戒备。只是梅长苏对萧景睿始终是有着愧疚之情,比起去世的几乎未有交流的谢绮,这个温文沉稳的青年却是他还是林殊时就有交情的。
夜里,听着梅长苏的咳嗽声,明台忽然道:“阿诚哥,我不想追究你和大哥的身份了。”
“因为萧景睿的事么。”明诚有些惊讶,但也为小少爷的懂事感到了欣慰。
“不,因为苏先生,他取了谋划的大事,舍了萧景睿,本是理智的,但他很难过。你和大哥取了报国的信念,舍了直接站在光明中的身份,肯定也有自己的难过。”
明台的这番话让明诚不知该怎么回答,半晌,他叹了口气,拉过明台,轻轻在他额头上印下一吻,握住了他的手。“小少爷啊……”
“大哥是不是毒蛇都不重要,”明台看着他的眼睛,“我知道他不会咬向明家人。”
“你说的都对。”明诚点点头,“等我们回去了,看到你想得这么明白,大哥也就不用再为难了。”

赤焰案的真相被揭露在萧景琰面前,他愤慨难平是自然的,来找梅长苏夜谈,梅长苏也早有准备。萧景琰给出的答案在他意料之中,但是坚定的“要查”从萧景琰口中说出来的时候,他忽然觉得心中涌动的那股热流泛上喉间眼中。可梅长苏是不应该如此激动的,于是他迅速跪地,深深拜下。
他忽然拜下身去,不仅惊到了萧景琰,也让屏风后的明台吓了一跳。看着两人对拜似的姿势,他忍不住摇摇头,用口型对明诚道:“这还需要我们撮合么。”

只是宫中丧音忽起,萧景琰匆匆离去,梅长苏也因为太皇太后的逝去悲极吐血。看着乱成一团的苏宅众人,原本打算在萧景琰离开前给予提示的两人也只能作罢。
好在梅长苏这一病倒,也算是给了他们另外一个机会。

未完待续

评论 ( 4 )
热度 ( 60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