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主·ABO】岁月风平(一)

私心想看的小少爷给阿诚哥生孩子+明家日常+方林少年事=这篇文
几乎全是私设,架空ooc慎入,奇怪的信息素出没有

解放后的上海如汇纳百川的大海,一片繁荣新生姿态。而在百花齐放的上海滩,明家算是其中最为夺目的一枝。
大姐明镜掌管的家族企业几乎垄断了上海及周边地区的奢侈品生意,从夫人们的鞋包到香水,不一而足。大哥明楼在外是政府官员得人仰仗,二弟明诚在上海最大的报社中做着主编,也算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回到家中却都对自家姐姐很是尊敬。至于最小的少爷明台,虽还是个学生,却早早活跃在上流社会几乎所有沙龙中,凭着一副好皮相和仿佛蜜造糖凝的好口才拨动了无数少女的心弦。但明家或是为了保护这个宝贝,待他大学念了一半便送到了法国去。毕竟明台有着Alpha的性子,却实实在在是个被护在全家人手心里的Omega。

这一天,明楼早早从厅里下班,明诚也已经开了车来候着他。接上了明楼后,二人直接奔机场就去了。明公馆的别墅中,根本没去公司的明镜撕掉三月最后一张日历,笑意都漾上了眼角。阿香忙着在厨房料理食材,明镜指点着,鱼要剖干净,葱切切碎,鸡蛋煎嫩一点。
要问为什么从不过问厨房事的明家大小姐会这么悉心嘱咐,自然是因为——今天是明台回国的日子。

明诚和明楼到机场时小少爷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他一手拎着行李箱,一手却抱了一束还滚着晶莹水滴的法国鸢尾。看见熟悉的蓝色风衣由远及近靠过来了,他眯起眼笑得开心,隔着几步的距离便朝两人跃了过去。明诚张开双臂将人接了个满怀,手中被塞进了那束法国鸢尾。
“好久不见,阿诚哥。”
“谢谢小少爷。”他自然是知道这花的花语的,忍不住揉了揉明台的头发,手套也挡不住他手心的温热。
只得到了一个手提箱的明楼有点胸闷,但明台身上的蛋炒饭香气也让他对当众腻歪的两人说不出什么。
“回家吧明少爷,大姐念着你呢。”
“是,大哥!”明台对他怪模怪样地敬了个礼,拉着明诚的胳膊朝停车场走去。

明台回到明公馆时天已经擦黑,看着明镜站在院子里等待自己的秀丽身影,他快步走过去抱住她,喊了声姐姐,忍不住有些鼻酸。虽然他在法国的事宜都由明家打点过,还是没有在上海时那么事事顺遂,不开心时更没有了温言软语哄着他的姐姐。
“你这孩子,哭什么呀,”明镜扶着他的脑袋,眼眶也忍不住红了,“你这样姐姐也要哭了。”
“饭好了没呀,我快饿死啦——”明台连忙眨掉眼中的眼泪撒娇般地拉着她的手,一下子又让明镜笑了出来。
“早就温着,就等你们回来了。”她对明诚明楼抛了个眼神,拉着明台先进了屋。

吃饭时明台对着一贯喜欢的糖醋排骨犹豫了一下,忽然开口,抛下一个惊天大雷:“姐,我……我怀孕了。”
“啪嗒”一声,明诚正在给他舀汤的勺子掉进了碗里。明楼骤然锐利的眼神让他有点抬不起头。两个月前明诚确实趁着公差去见了明台一次,明台出国前就被他标记了,带着一身蛋炒饭味儿去的法国。两人见面之后自然是干柴烈火,但明诚记得自己明明注意了,此刻明台的话真是让他又惊又喜,还得想着怎么向大姐解释。
“哎呀!这、这这这是好事呀!”明镜握住他的手,关切地问道,“有两个月了吧?最近是不是很难受啊,法国的医生去看过没有?”
还在懵圈中的明诚有些难以置信,大姐怎么一下子就猜出有两个月了?看来是不用编理由了,他勉强保持着镇定,看向明台。从对方看似温顺的笑容中,明诚却看出了些不对劲。正琢磨着,明楼咳了一声,道:
“明台,不用欲擒故纵了,说实话吧。”
明台的神色一下子有些被揭穿的尴尬,他梗着颈子哼了一声,堆起满脸的笑对明镜道:“姐,今天是西方的愚人节……所以……”
“不止这样吧,你是不是有什么更坏的消息要说?”明楼稳稳端着大哥的风范,以对自家小弟绝对的了解继续拆穿了他。
面对一脸疑惑的明镜和已经反应过来笑得有些危险的明诚,明台忍不住瑟缩了一下,“那个……孟孟韦,方孟韦和觉民跟家里闹翻了……想在咱们家借住……不久!就十天左右!”他看着明镜微微沉下的脸,又连忙补充道:“八天,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其实也够了……”
“方孟韦?警察局局长家的公子?”明楼替明镜解答了疑惑,虽然是以提问的方式。
“嗯……姐,林觉民就是你挺喜欢的那个,你还说性子跟我很像的那个同学。”
“行了,姐姐还不是最喜欢你。你说什么都行,不过下次别拿怀孕的事愚弄我了。”明镜恢复了神色,揪了揪他的脸,看他猛点头又笑了起来。
“等等,你那两个同学到底怎么回事?”明楼却不打算放过他。明台撇了撇嘴,只能一五一十地招了。

原来,方孟韦和林觉民都是他在国内时的高中同学,少年情谊,渐渐变成了真挚的情感。但林觉民偏是个Beta,方孟韦在家虽然不受重视,却也被要求未来的伴侣必须是Omega才能进门。他难得任性地闹了一场,跟父亲翻了脸,明台一向认为三性都平等,自然是仗义地答应要接济两人的困境。怕兄姐不同意,便借着愚人节的名头先放个怀孕的消息,再提出要求,同意了,就说怀孕之事是愚人节玩笑,不同意就借着怀孕求姐姐,日后再圆谎。要是实在瞒不过去,反正他已经回家了,真的怀上也不是不可能。
最后一句他当然没说,叙述的全程也不敢看明诚的眼睛。倒不是怕对方生气,他知道这事远没有到他的阿诚哥的怒点。但他觉得很有可能激起那人某些坏心思。

饭后明台给方孟韦打了电话,告诉他们可以尽管住在明公馆,又不情愿地补充了一句,但是必须把事情跟家里人说清楚。后一句自然是明楼要求的。
挂了电话他回到自己房间,推开门就发现明诚坐在床上,专心地把玩着已经有些暗黄的鸢尾。
“阿、阿诚哥。”他咬了咬不争气的舌头,慢慢蹭过去。
“小少爷很盼着有孩子吗。”果然,明诚了解他,远比他了解明诚要多,所以即使他努力地拆掉了引线,对方还是执着地要让那个雷爆炸。
“也不是……我还得肥,呸,回法国念欧洲史呢……”他看着明诚轻轻把手上的花往床头柜上一放,忍不住吞着口水。
“我的小少爷这么英俊可爱,又助人为乐,我真担心再把你放回去,会被谁拐-跑-啊。”明诚咬着最后三个字的时候明台才发现想跑已经来不及,轻松地被放倒在床上时他忍不住想,方孟韦和明诚分明长得是很像的,但他的性子怎么就安静正经得多。却忘了在小时候,明诚也还是个沉稳温柔的哥哥。
“想谁呢?你那两个同学?”明诚俯下身子来压制着没有挣动的明台,咬着他的耳垂,“小少爷,有这功夫不如想想咱们第一次是生个女儿呢,还是生个儿子?”
看着近在咫尺明诚点缀着茸茸睫毛的眼,明台叹了口气,忽然一个翻身压在了明诚的身上,看着好整以暇的人有些咬牙切齿:
“儿女双全一次解决,有信心么,明-主-编。”
“非常乐意。”

客厅里看报纸的明楼感受到四散弥漫着的蛋炒饭香气,扭头对厨房喊:
“阿香啊,夜宵给我炒碗饭。”
“大少爷,大小姐说这个月开始不许给您做夜宵。”
果然在明家,我说了根本不算嘛!明楼闻着自己身上的红烧牛肉味儿,非常郁闷。

未完待续
法国鸢尾=想念你

(二)→ (•ㅂ•)/♥  

评论 ( 29 )
热度 ( 84 )
  1. 藏在青春上游的那封情书一杯梅子酿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