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诚台】屋漏偏逢(三)

(二)走这里→ ⁄(⁄ ⁄•⁄ω⁄•⁄ ⁄)⁄
kkw明信片已经从武汉全部寄出~大家注意查收哦。
人生最烦三角和暗恋炮灰设定,但是在B站搜诚台都能搜到拆家把小明拉去炮灰我&*(*……*(

萧景琰一嗓子不仅把明台喊懵了,屋内的梅长苏和明诚也吓了一跳。他们匆匆对视一眼,明诚便扶着梅长苏站了起来往门外走去。
明台手上的弦已经扯开箭不能不出,萧景琰突然蹦出来还喊着林殊,他不知如何应对,情急之下只能把弓一抬往天上射了一箭。他把弓还给飞流,悻悻地拍了拍手,看了萧景琰一眼,却也不敢说什么。他还记得明诚告诉他这个人是皇子,也算是这个世界的重要人物,自然不敢随便冲他发脾气。但萧景琰看着他被扫了兴之后露出的神情,更加惊疑。梅长苏城府深沉不会在他面前有这么生动的表情,但是与梅长苏面容一致的这个人,为什么会露出分明是属于林殊的神色?那么是不是梅长苏与林殊……有着什么关系呢。

他不知自己思索间已经沉下了脸,明台看着他阴郁的表情却想起了自己小时候每每闯祸时要来替大哥行家法的阿诚哥。两人正面面相觑,有人唤:
“明台。”
“靖王殿下。”
明台连忙向自己的救星明诚跑去,拉住对方的手退开一些,看着萧景琰阴沉着脸站在了梅长苏旁边。

“不知靖王殿下此时来访,是有何事?”梅长苏自然不会提刚才的事,只是拱手作揖,语气平淡地询问他的来意。
“我……怕昨夜那两人对先生不利,特来看看。”萧景琰只觉自己脑中关于林殊和梅长苏还有明台的事一团乱麻,便顺势答了,不再细想。
“他们确实是从千年后的时代所来,原因尚不明了,不过二位都是纯善之人,对苏某并无恶意。”
听到梅长苏这么评价他们,明家两位手上不知沾过多少血的特工一时表情有些复杂。
“我已传信琅琊阁,让蔺少阁主翻阅古籍,查找让他们回去的方法。”
“如此,我便放心了。”萧景琰点点头,应了。他犹豫片刻,忽然问:“不知先生是否认识赤焰军少帅……林殊?”
在他话出口的一瞬,明诚一把捂住眼神一变要说话的明台的嘴,把他拖进了屋内。明台呜呜挣扎了几下,被放开后气道:“阿诚哥你干嘛。”
“我答应过苏先生不会参与他们的事,”明诚看着纱门映出的两人背影,叹了口气,“不过靖王起了怀疑,我们还是造成了影响。”
“那就看他拼命瞒着萧景琰啊,”明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是怕萧景琰以后事事以他为先,我看他自己就是最不珍惜梅长苏的人,生怕被别人保护了。”
“你说的也有理,不过这都是苏先生与靖王殿下的事,我们还是不要参与的好。”明诚帮他理好之前弄乱了的袖口,看着他的眼神温和。
“还是阿诚哥好!”明台扑过去搂住他,拉长语调似是撒娇,“你不知道,刚才那个靖王瞪着我的时候,比小时候你要揍我的时候还可怕。”
“哎哟我的小少爷,我真下手打过你几次啊,你还记着呢。”明诚推了推他的脑袋,忍不住笑了。

屋内气氛愉快,屋外两人之间的空气却仿佛凝住了。梅长苏转身,看着飞流在不远处玩着手上的花,缓缓道:“少帅英名,自然听说过。”
“明小公子与先生长得极像,但方才他的神情却与……”萧景琰的话还没说完,梅长苏忽然转过头看着他,让他一时顿住。
“殿下,苏某也不是从少时便是阴诡谋士,至于明小公子,他心性活泼。少年无忧神态,总是相似的。”寥寥几句,便将萧景琰心中的困惑拨开去了。

待梅长苏送走萧景琰回到屋内,明台已经枕在明诚腿上睡了过去。明诚见他进来,压低声音道:“刚才的事,是明台惹的祸,我替他对先生说声抱歉。”梅长苏只是摆摆手,看他细长手指无意地轻轻抚着明台的鬓角,仿佛很是爱护与珍重,一时心中也有些莫名的酸涩。
“先生与明小公子……情深义重。”他这么说,明诚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些羞赧,又郑重道:“靖王殿下与苏先生,还有林……情谊深厚令人钦羡,我们不敢相比。”
“情谊?”梅长苏苦笑一声,叹道:“林殊与萧景琰自然是少年相伴的好友,而梅长苏……只是一介搅弄风云的谋士而已。”
明诚听他自轻之语,没有告诉他,在《琅琊榜》的最后,萧景琰依然是希望他以梅长苏之身陪在自己身边的。他只道:“靖王殿下虽然耿直……但并不愚钝。”他能由神色猜到一次,也就能猜到第二次,第三次。
沉默半晌,梅长苏忽然问:“最后……林殊回到战场了吗。”
“回去了。”明诚答,看他露出了仿佛很是宽慰的笑容。他自然知道最后的结局,可他是不能对梅长苏提的。或许梅长苏心里,也比谁都要清楚吧。

眼看着五六天过去,从家中消失的两人毫无消息,明楼焦头烂额之际越发气恼。好在局势暂无什么变化,明台的小组也停了活动等待命令。早上吃饭时,明镜提到两个弟弟,明楼含糊其辞地应着,不小心一口咬到了舌头上因火气而起的水泡,疼得当即甩了筷子,倒是吓了明镜一跳。
“哎哟你干什么呀,我就问一声,你发什么脾气呀。”
“大姐我不四……不是发脾气,他们办完退学说是要去国外玩一阵子,我这才想起来。”又找出个新理由的明楼看着明镜狐疑的神色只觉得舌尖带的头都疼起来了。

这天明台和明诚正在院中帮吉婶晾晒衣物,明诚刚把撩了就想跑的明台抓过来准备亲,忽然听到一声:“世风日下啊,没想到你梅长苏也……”
两人齐齐转过头去,只见一白衣散发青年倚在门廊处,握着把纸扇指向他们,话语却突然被惊讶截断。
“哎……你们?”
“大!……呜呜呜”明台的话被明诚微笑着捂在了口中,“苏先生在里面,想来您便是蔺阁主了。”
“是少阁主。”蔺晨接了话,突然一跃停在两人面前,眯起眼睛细细观察。半晌他扇子一敲掌心,“像,真像啊。”
这话这几日两人听多了,也没什么反应。但蔺晨又笑眯眯地补充了一句:“不过你们,”扇子又在两人面前一划,“脸色倒是比那两个爱板着脸和病怏怏的好多了。”
我也觉得你的脸色比我大哥好很多。明台腹诽。

未完待续

(四)→ ⁄(⁄ ⁄•⁄ω⁄•⁄ ⁄)⁄

评论 ( 6 )
热度 ( 72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