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诚台】屋漏偏逢(二)

(一)走这里→ ⁄(⁄ ⁄•⁄ω⁄•⁄ ⁄)⁄
因为穿越设定,虽然走的是原时间线,但是很多事都要略过,主要是诚台帮宗主舒缓心情揭马甲)
发现自己对很多以前不能忍的事越来越能忍了……也许是懒了(×

明台第二日的任务由郭骑云接手,完成得也算圆满。没有能借此事让明台揭穿自己立场和身份的明楼想到等两个人回来了还得想办法暗示,一时有些头痛。明镜那边,他也只能用时事动乱让明诚陪明台去港大办退学手续遮掩过去,明镜倒是欢喜的,她最怕自己宠着的小弟遇到什么事端,能留在家里自然好。失去了得力助手又得圆谎的明楼忙得头晕,一边加紧查证两人去向,一边不免有些咬牙切齿,想着等他们回来了要好好收拾一顿。

而苏宅中的两人,一觉醒来已是晌午。身处乱局各自有重任在身,这样香甜酣畅的睡眠倒也是难得。明诚先行醒来,没有叫醒明台,而是摸索着穿起了那有些复杂的衣裳。等他理好腰间佩带,额上不免出了一层细汗。忽然听到一声嗤笑,低头一看,榻上的明台仿佛早就醒来,一直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模样。
“笑什么。”明诚理好衣襟,坐到他身边,揉了揉他额前软发,心中似是也因为那触感而柔软了几分。
“笑你也有这么不游刃有余的时候。”明台的幸灾乐祸倒是毫不掩饰,明诚无奈地揪了揪他鼻尖,想起一事,道:“我们暂时还不知怎么回去,不过如今身在何处我倒是大概清楚。”接着,便把大概记得的琅琊榜中人物经历告诉了明台。
“没想到苏先生竟是改头换面回来复仇的……”明台咂摸了下,往前蹭了些,将下颌枕在了明诚膝上。“听上去很是有风骨的一个人,不过他的伪装,那个……和阿诚哥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什么王是不知道的吧。”
“靖王殿下,我记得他是不知道的。”明诚捏着他后颈替他按摩着,古人的枕头多填了草药等,自然是比不上家中的柔软。
“唉,偏偏要瞒着最在意的人。”明台说这话时抬眼看着明诚,眸中水光涟涟,将他的意思清楚地展现给了明诚。明诚又想起那个未能由明台实施的任务原本的作用,叹了口气,半晌还是伸手合上了那双黑白分明的眼,“明台,你只需记住,明家人自有明家的立场,也不会做有违本心的事。”

好在明台沉默一瞬,还是拿下他的手,爬起身来,凑到他耳边笑嘻嘻道:“在那个世界有太多要担心的了,既然暂时如我所愿进了史书里的时代,咱们就轻松一些吧。”
“好啊,小少爷想怎么轻松?”明诚任他把气息呵在耳垂上带来了轻微瘙痒,带笑问道。
“你先帮我穿衣服,这可是本少爷十二岁后就没让你做过的事。”
“好好好,多谢少爷赏脸让我伺候。”明诚从善如流地拉他起来,三下五除二便把他身上昨夜换上的寝衣给扒了。
穿上内衬,披上外衫后,明诚低头给明台捋着有些复杂的腰带和佩饰,忽然脖子上一痛。他抬头,始作俑者倒是笑得像偷腥成功了的小猫,一脸自得。明诚眸色一黯,在家时他们要顾念许多,虽然心意相通也不能做什么。如今到这里,他要还只能坐等被撩,那就不是真正的明诚了。他捏住明台下颌,手上腰带也不管了,径直吻了上去。

两人舌尖刚勾上,就听见一声轻咳。匆忙分开回头一看,是梅长苏举袖掩面站在几步之外。
“那个……二位……既然醒了,不如……出来用餐……苏某……”才名震动天下的江左梅郎此刻却目光游移,面色通红,语意吞吐不能成句。
明台倒是不觉得什么,脸红了红,便往正厅去了。明诚看着梅长苏,等着对方说完剩下的话。
对于梅长苏来说,查证了两人此来确无什么背后推手,听到屋内有声响便想来叫他们去正厅用饭。万万没想到却撞见这般亲密情状,而且主动的那一方还长着与萧景琰一模一样的脸……
“先生与令弟……”他还记得明诚介绍过,那个与他面容相同的青年是弟弟。
“苏先生不要误会,”明诚没想到人质疑的是这一点,“我与他不是同胞,只是名份上……而且我们……情意相通。”
梅长苏闻言久久没有言语,只是领着明诚走向正厅。错身的一刹那,明诚却觉得他的眼中有一丝飘忽而过的钦羡与期盼,又有一丝更不可察的哀伤。要不是察言观色如明诚,估计也是不能发现的。

那厢先落座的明台见到桌上精致的菜肴大饱了眼福,但也按着明家规矩等着那两人来了才动筷。梅长苏看他吃得快,便叫黎纲再去按飞流的菜式给他取了来。飞流见惯了梅长苏的少食,也是头一次见有人跟自己一样吃得差不多还吃得香甜,对明台不由多了几分亲近之意。还主动告诉他,哪个菜先吃,哪个可以后吃。
梅长苏没有制止餐间说话的飞流,而是对明诚淡淡一笑,“明小公子的性子……冒昧些说,倒像是心智健全的飞流了。”
明诚也带笑点点头,捻了块橘香糕放进口中。

饭后,明台被飞流拖着不知去了哪儿,梅长苏命人奉茶。他主动托起一盏,递到明诚手边。“昨夜先生听了苏某名姓,似是若有所思,不知先生来自千年后,是否……”
“我确实知道先生的事。”明诚礼貌地接过茶盏,干脆道:“后人将先生事迹撰写成书,我有幸翻阅过。”他朝外面点了点,“明台也知道。不过先生放心,我们是突然来此,只想尽快离开,定不会参与任何先生筹谋之事的。”
他答得稳妥,梅长苏也松下口气来。他看着明诚的脸,忽然想,看来在那个不知何处的时代,凡事倒是这个与景琰长得相像的人思虑得多些了。

明台看过飞流射箭,自己也有些手痒痒,想起从前也学过箭术,便央飞流把弓弦给他试试。他瞄来瞄去,不知该射向何方,索性举弓瞄向了院前的影壁。可就在这时,影壁后闪出一人,看着他箭在弦上专注眯眼的样子和周身气势,忽然脱口喊出一声:“……小殊?!”
正是靖王萧景琰。

未完待续。

梅长苏:飞流还是个孩子,明小公子的性子……必须得是个熊孩子啊。
阿诚:赫赫。

三→ ⁄(⁄ ⁄•⁄ω⁄•⁄ ⁄)⁄

评论 ( 8 )
热度 ( 63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