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巾帼

双性转注意!双性转注意!双性转注意!
喊了三遍你还要往下看,那好吧ˊ_>ˋ
时间点大概是苏哥(jie)哥(jie)大胜归来被抓到皇宫里留宿之后

1.
萧景琰醒的时候觉得有些热,于是他不耐烦地扯了扯衾被,拉开了寝衣衣襟。
等一下?!触感有点不对啊?
皇帝陛下猛地坐起,发现自己的手臂似乎纤细了许多,裹在明黄的龙纹长袖间显得那衣裳格外宽松。
还在盯着袖口露出的一截葱白指尖发愣的萧景琰忽然听见了一声嘤咛。

2.
他身侧慢慢坐起身的人一身素白衣裳也显得格外宽大,他随意地揉了揉身后散乱的长发,转过了头。
“陛——”
“你——”
两道声线撞在一起,两个女子面面相觑。
梅长苏盯着面前套着天子同款寝衣的长发美人那双含惊带怒的眼,忍不住腹诽萧景琰这是半夜找了个妃子来侍寝么可这人又眼生又有些面熟还穿着景琰的寝衣也太受宠了点吧这都不是关键萧景琰他人呢?!
殊不知他的衣襟已经大敞。看到她细白锁骨和下方某个不能言说的部位,萧景琰懵圈之中微红了脸。这个人是谁昨夜明明是好说歹说把苏先生啊不小殊给扣下了怎么起来就变成了个女子啊朕没对她做什么吧但是龙床都上了看来得封赐不对她怎么这么眼熟苏先生啊不小殊你在哪儿快来救我?!

4.
“这位……”该叫姑娘还是娘娘呢梅长苏很纠结。
“朕……”啊我该说什么对不住还是你是谁萧景琰也很纠结。
梅长苏听清了与他对坐的女子口中那个字,如遭雷击,“景,景琰?”
“你我初次相识还是不要如此亲……”见她上来就唤自己名讳萧景琰更慌了,但那女子忽然扑过来揪住了他的衣领。
“咱们都变成女子了!我是梅长苏!”从来淡定从容的梅宗主却做出了几乎等于袭驾的行为。
萧景琰听懂了她的话,要推开她的手一顿,转而捂住了眼:“小殊,你的衣襟……”
梅长苏愣了一下,低头看一眼自己胸前,猛地收回手整理起衣服来。

5.
看着她慌乱的动作,萧景琰抬手一看,纤细修长,肤如凝脂,再一低头……他飞快地转过脸。
他还恍惚记得自己与梅长苏相见,心中喜极也累极,说服人留下,沉沉梦间似是想过,如果小殊突变成女子,是不是就可以让人名正言顺就在身边了……
大约执念太深竟然成真,可他从没希冀自己也一同变了呀!

6.
梅长苏整理好衣饰,见萧景琰只是愣在那里不动,脸还有些红。转念一想便明白,这头水牛大约是不敢直视自己的女子之身。于是他,应该说是她无奈一笑,伸手过去替皇帝,呃,女皇陛下整理起寝衣散乱的衣结来。
细长的手指灵巧地打了个合欢结后,梅长苏带笑推了推面前人的肩膀,“快叫高公公来,宣旨今日罢朝,不然陛下打算这么去早朝吗。”
萧景琰这才回过神来,依着她的话叫来了高湛。

7.
高湛站在龙床前,看着掀开一角的帘子里一冷脸一含笑两个美人也是吓了一跳。
萧景琰草草解释了几句,他便下去传了旨,又按梅长苏说的驱退了一路的侍从,护着她们去了静太后的宫里。
太后早就知道梅长苏前一夜被留在宫里了,却不知被带到面前的会是两个女子。

8.
很快接受了状况的太后微微一笑,道你们这样衣着不整也不像样子,我来为你们妆扮一下吧。萧景琰抬起袖子看看,苦着脸。梅长苏倒还含笑致礼,谢过太后。
半个时辰后,梅长苏的脸也耷拉了下来。静姨亲自为她们束过发,也不多加簪饰,只一人别了一支并蒂莲步摇罢了。但打开衣橱后,太后让她们试衣的热情和耐心实在是令她心惊。
妃子衣饰大多繁复,太后又始终找不到满意的。梅长苏看着萧景琰娥眉紧蹙张着双臂任自己母亲折腾的样子,心中一动,在太后拿出一袭浅绿长裙在她面前比划时甜甜一笑,“这件就很好。”太后见她喜欢,也高兴,又拿了件月白披肩为她裹上,算是解决。梅长苏轻巧地在太后面前转了个圈,她选的那身裙装原为纱质,内衬雪白素裙,动作间如竹林轻雾,灵动又不失温柔之美。萧景琰也有些看得愣了,又见那人眼中蓄着熟悉的笑意——少时每每要整他之前的林殊,便是如此。

9.
萧景琰坐在摆着点心的桌前时,已经被梅长苏和太后娘娘折腾了三个时辰。生无可恋的大梁前正•七公主萧璟妍身着一袭宝蓝色长裙,拿了块榛子酥,吃得非常不是滋味。
“你们回复原身之前,你便在宫里住着吧,”太后自然了解自己孩子的想法,开口道,“苏宅都是男子,想来也不方便。”
“是,臣女遵旨。”梅长姝对身份适应得非常快,有模有样地行了个礼。坐下后对面色稍霁的萧璟妍眨眨眼,“有臣女相陪,陛下还有什么不满呢?”
看着年轻女孩子脸上只属于林殊的俏皮笑意,萧璟妍心中的郁闷终于散去了几分。

10.
夜里梅长姝自然是与萧璟妍同榻而眠的,她非要亲手为萧璟妍卸去钗环梳散长发,萧璟妍便任她去了。
看着镜中萧璟妍含愁的眼,在纤眉下多了几分清郁。梅长姝梳理着她一头青丝,凑在她耳边问:“你在愁什么?”
“若是变不回去……都是我的执念才……”
“若是回不去,你便继续执政,我垂帘帐后,日日时时陪着你。应该无人……忍心对咱们萧大美人口出恶言吧。”
梅长姝的话让萧璟妍有些惊喜,心中一松。她忽然站起身子,让梅长姝一惊,手中的角梳也落了地。
“陛……哎景琰你做什么?”
变成女子后梅长姝比萧璟妍要纤弱不少,此刻竟是被人一把由膝下抱了起来。
“垂帘听政不必苏卿费心,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才是美人应景。”
“你这人怎么如此……”轻薄两个字还未出口,她发髻中步摇便被人拔去,随意扣在妆台上,如云青丝迤逦而下,散在了萧璟妍臂上。
吻落在脸上,没有胭脂的清甜,却是萧景琰独有的温暖气息。



不要问我两个女孩子怎么度春宵我才3岁
诗是唐朝的
碰到gg广告牌上车前才看到没拍到很生气 
闺蜜暴露了她的hh属性更生气

评论 ( 14 )
热度 ( 47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