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只爱陌生人

千fo @啊我是一只虫 点的诚台。
短打,电视剧背景有私设,有ABO

谁是约了我的人 谁是那个有心人
是否很担心 猜想得太动人
谁是我要的爱人 谁是要爱我的人
从未见过你 怎么感觉上
跟你经已像爱人 就只等你光临

午后的咖啡厅里,服务生们招待着店内三三两两的顾客,却都忍不住频频把目光投向靠窗的第三个座位。
那是个年轻男人,独自一人,面前的咖啡没怎么动。他低着头,专心把玩着手上那枝红色玫瑰。玻璃橱窗折射的阳光勾勒着他英俊的轮廓,丝绸般绒滑的花瓣从他白皙的指尖滑过,仿佛一抹朱砂,不知会点在谁的心上烙印成痣。
无人敢也无人舍得前去打扰他,但人们都忍不住偷偷猜测,他会是一个多情的Alpha,在等待自己的Omega情人之一;还是一个优秀的Beta,在准备一场浪漫又没有信息素干扰的约会呢。

明台被午后的阳光晒得有些昏昏欲睡,他抬腕看了看表,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五分钟。他在心底暗暗抱怨了一句约会对象的守时。但今天的配对也是他主动要来赴约的,一贯讨厌吃药的他甚至还按时服用了几天消除抑制剂效果的药,让明镜很是惊喜。
毕竟明家的小少爷虽是个Omega,却十分崇尚自由平等理念。明镜作为姐姐也早已做好准备他会拒绝与一个陌生Alpha配对,没想到他考虑了一天后,却十分积极地同意赴约了。
时局动乱,Omega的生理构造对他们来说比起劣势更可以称得上是危险,但上层社会的人们建立了一个沙龙,可以将从各方面严格筛查过的Alpha与Omega配对,双方愿意的话可以就此结合,减少对未标记Omega的威胁。明家这样的大户人家,自然也是早早就开始为那时还未分化的小少爷准备起来了。后来明台果然转化成Omega,结果被拐去军校,让明镜很是担心,决定尽快给他找个Alpha。
今天,明台便是来见自己的Alpha的。

秒针再一次滑过12的时候,有人敲了敲明台面前的桌子。他抬头,是个气质温和的青年,看上去比他年长些,微笑很好看。明台勾起一边嘴角,露出了个有些懵懂又带点俏皮的笑容。
“只要我们远离玫瑰,百合和恼人的星光。*”青年的嗓音沉稳而清澈,像柔软的小刷子刮过人的耳廓。
“那里岁月定将我们遗忘,悲伤不再重现。*”明台接口,青年像是愣了一下,再次开口时话语中带了些笑意,“明诚。”
“明台。”他偏了偏头,“真巧,我们说不定还是表亲呢。”
“这些稍后再说,”明诚握住明台已经放下了玫瑰的手,“你不知道自己吸引了多少目光吗,明台。”他眼中闪过的情绪让明台一愣,忍不住笑出了声,又很快收敛住。
两个人离开咖啡厅时旁观者们眼中大多带了一丝羡慕,那个年轻Omega和他的Alpha无论容貌还是气质都那么般配,还有着相伴多年的默契。

事实上是第一次约会的两人到了提前定好的酒店房间,明诚锁上门后,对站在他身后的明台说:“去洗个澡吧,不用掩盖你的信息素了。”
像是有些讶异对方知道他喷过香水的事,明台抱臂站在浴室门口,挑挑眉:“你这是犯规。”
“无知者无罪。”明诚脱下大衣仔细地挂好,似乎并不在意这突然多出来的规则。

明台洗去香水味后舒舒服服地泡进了浴缸,但他放出去的一丝信息素指引着明诚很快前来,将他捞出来擦干净,掳到了床上。
他享受着落在额头和侧脸上羽毛般的轻吻,忽然问:“你觉得我的信息素是什么?”明诚在他利落的的下颌线条上落下一个吻,看着他有些泛棕的眸心,答:“像月光。”
这个浪漫的回答得到了明台主动送上的吻作为奖励。纯澈中带着些凉的薄荷香气随着他们交缠在一起的唇舌与明诚身上温暖的果木香融汇在一起。明台按住亲吻他颈后腺体的明诚,舔了舔他的耳垂,故意将气息呵在人最为敏感脆弱的耳上:“那么你很像太阳。”
“谢谢夸奖。”明诚抬起头,拨开他有些散下的额发,取过床头柜上的小药片含了喂进人口中,“我要开始了。”

先前的一番亲昵已经让明台的身体进入状态,明诚长而有力的手指和温暖的手掌覆在他皮肤上,仿佛在慢慢点燃一场即将燎原的大火。指尖的触摸和轻若无物的吻都能让身下人保养得当的手揪紧床单,初经情事的小少爷双眼已经有些失神,自然看不到明诚唇角眼底一抹得色。明台会乖巧而温顺地躺在雪白的床单上,让明诚用唇舌,用手指,用每一寸欲望细细享用着他。这样的事在熟悉明台的人最荒谬的想象中恐怕都不会出现。
明台也以为自己会经历的第一次至少会和他的Alpha你来我往争夺一番主权。但在明诚看似温柔的攻势下,他却在开始就一败涂地,一步步让对方拿到了全部的主控权。他并非败于完全的本能,而是无法抵抗那样细致耐心的挑动,情/欲的火山在体内爆发的一刻,他只能紧紧抱住明诚,仿佛海中颠簸的小舟拴着的最后一线绳索。
他毫不犹豫地向明诚完全打开了自己,体内成结的一刻,覆在眼上的双唇让他忘记了惊慌和疼痛,只是满足地让明诚用亲吻堵住了他快要出口的呻/吟。

这一次结合太过畅快,明台从疲惫中醒来时窗外已经是沉沉黑夜。明诚正站在窗边,他披衣起身,身体倒是没有太多酸痛不适。
“看什么呢,明诚。”虽然他已经属于面前这个人,他依然全名全姓地唤着自己的陌生情人。
“看你。”明诚回头,带笑指了指天边那弯弦月,将人拉进怀里。
“我就在你面前,为什么要看远处我的影子。”明台感受着在腰窝揉动的手,凑上去亲了下明诚颧骨边的笑涡。
“我全然不懂你,看远看近便是一样的。”明诚任他亲完又伸出舌尖慢慢舔过自己的唇角和下颌,手指的位置却悄然下滑了。
大腿内侧流连的手摩擦着有些痒,明台笑出声来,他看着明诚依然正经的眉眼,“我也不懂你,看着像那瓷,却是白磷,一擦便着。”
刚刚开合着斗过嘴的唇又自然地缠到了一起,明诚没有带明台去床上,而是在还开着的窗边沙发上再次品尝着他已经有些熟悉的美妙滋味。

接下来的三天两人仿佛沉湎在温柔幻想乡,他们的身体是那般契合。每日除了吃饭休息便是彼此撩拨,偶尔斗斗嘴,不聊天也不打探对方情况。见面时讨论过的姓氏问题也早就被丢在了一边,像是打定主意,这场痴缠结束后便再做回陌路人。
但他们在外人看来明明是情人,对彼此甜蜜也不缺可以增加情趣的醋意。明台取了餐厅的女服务生手中捧花中一支玫瑰,被按在浴缸里要了三回,还笑得像计谋得逞的猫;明诚的手指接东西时划过了女孩的手,便被明台在情事后细细舔弄了一番。

发/情期结束后过了一天,明台回到了明公馆,大哥明楼注意到他身上的信息素变化,却有些惊讶,但想了想又摇了摇头。他看着明台伸长手脚把自己摊在了沙发上,问:“沙龙给你配的人怎么样?”
“这个嘛……你待会儿看到就知道了。”明台冲他眨了眨眼,扭过了头。
“你让他来咱们家?他标记你了?”明楼有些坐不住了,忍不住想着沙龙配的人都是家世差不多的,身体健康人品学历什么的也都有保证,要是真的能这么成了也不错之类的。
开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路,一个身着蓝色风衣的身影脚步沉稳地走进了明公馆。
“阿诚哥!”明台小小地欢呼了一声,扑上去把人抱了满怀。
“阿诚?!你?明台?怎么回事?沙龙不是说……不是都是陌生人?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边两人却丢下了完全晕头转向的明长官,走向了楼上。明台没回自己房间,而是跟着明诚进了屋子。
被按在门后亲吻了一阵,明台缓了缓气息,挤挤眼睛,“阿诚哥,真有你的。能把自己换进和我配对的名单里去,还跟我演戏装陌生人。”
“我看你不是玩得挺开心的嘛,小-少-爷。”明诚说着话,膝盖却慢慢蹭着小少爷的下身。
“还来啊!那四天你吃了多少次了还没饱!”明台嗷嗷叫着,却被人掳进了屋里,扔到了床上。
他只来得及说出一句:“你就是在报复我一直叫你全名!”便再次被堵住了嘴。

那一天明台坐在咖啡厅时还是有些紧张的,他怕阿诚哥只是为了配合大姐哄他来赴约,才说自己也在名单上。但明诚没有诈他,而是以一句诗句,开始了他们的游戏。毕竟,明诚是怎么也舍不得把自己的小少爷拱手让给别人的。
既然你要属于一个陌生人,那么我便装作与你初次相逢。
而这个爱上陌生人的游戏,可以到此为止了。

推开这扇门 就会得到一个吻
别叫我再次猜错 掏尽仅有的信心

完 

*1.歌词引自梅艳芳&黄耀明的《约会》
2.咖啡馆里的诗句引自叶芝《白鸟》,后句不太适合所以我让小少爷说了前句(导致阿诚哥懵逼一秒)
3.他们的比喻中阿诚哥的信息素(日)+小少爷的信息素(月)=明
4.中间有4处暗示他们其实不是陌生人的线索,最先找全并找对的人可以点文一篇

评论 ( 10 )
热度 ( 120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