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茄】你的颜色

(手机码字请忽略格式)

离下课还有五分钟时,Kaito就放下了手中的笔,开始收拾书和笔记本。艺术理论课的老师Meiko并没有忽视第二排的他刻意放轻的动作,不过她也只是叹了口气,继续讲着自己的课业内容。

“Kai,你又要去上那个……Gakupo的课?”Len思考了几秒才强迫自己把“疯子”这个难听的词换掉了。因为即使是一向温文尔雅的Kaito听见他这么说时都会动不小的气。
“是啊,上次就跟他说好了。”Kaito笑了笑,蓝色的眸子里泛着某种温润又闪亮的细碎光点。
“你可要注意自己的色彩观别被他影响啊,”Len撇了撇嘴,低声说“那把你当宝贝的绘画课老头一定会又气晕过去的。”
“Len,Meiko让你回答问题呢!”他身边的Rin使劲捣了捣他的腰。

Kaito回宿舍取了画板后就往教学楼顶楼的画室悠闲地走了过去。一路上碰见几个学弟学妹,他们大多尊敬地微弯下腰行礼并称他为“Kaito学长”。Kaito也微笑着一一还礼过去。
在这所校舍风格和学生老师制服都参照中世纪古典范本的艺术学院里,礼仪的要求也是十分严格的。不过这些都难不倒Kaito。品学兼优,在绘画和艺术史研究上都显出不小天赋的Kaito是学院的骄傲。上个学年开始时,让老师们称赞的他却突然做出个决定,离开了十分喜爱他的教授,转投到Gakupo门下学习绘画。

Gakupo是学校最年轻的绘画课老师,他的画,线条构图都流畅而富有灵性。但他在学院里的地位并不高,因为他那固执而奇怪的色彩观。他眼中画中的色彩,总是与常人认知的不同。
黑色的太阳,苍绿的大海,棕色的曙光,这些奇异的画面让学生和老师们都对他无法认同。甚至有人直接称他为可悲的色盲。极为少数能勉强欣赏他画作的学生,上过课后也对他“怪异”的个性无法接受。但行事风格特立独行的校长没有因此辞退他,只是照常给他一间画室,每年的课程推荐也会给他一席之地。

Kaito就是在课程推荐的宣传栏里,看见了Gakupo笔下明黄色的琥珀森林,和照片里他紫色长发掩映下没有任何忧郁意味的,青蓝色的瞳孔。
“我要选这门课。”Kaito在教务处的人面前微笑着说道,完全无视了对方的再三劝阻。
确实如Len所说,Kaito的绘画课教授得知这一消息后直接晕倒在了办公室里。醒来后他握着Kaito的手一再要求他尽快结束那边的课程并说自己随时欢迎他云云。

Kaito是在很多人的注视下走进了Gakupo的画室,并且顺利的待到了傍晚,又安然无恙地在注视中走了出来。

回忆着这些事,Kaito推开了画室的门,看见了一如既往坐在窗沿上的Gakupo。长长的紫发被他简单地束起,双腿都搭在窗外俨然没有注意这是教学楼的七层。Gakupo细长的手指间握着一只高脚杯,里面盛着清澈透明的纯净水。
用酒杯喝水也是他的“奇怪”习性之一。
“老师。”Kaito轻轻唤了一声,满意地看着Gakupo回过了头。

借着腿长的优势,Gakupo轻松的从雕花窗台上跃下,径直走到Kaito身边。他伸手解开了Kaito衬衫上复杂的蕾丝滚边中的第一粒珍珠纽扣。
“虽然学校对服装礼仪有要求,你也不用这么严谨吧,不会窒息吗。”他用柔软而低沉的声音说着
Kaito带着笑容看着这位被学生们传成“色盲”“疯子”的年轻老师非常熟练而自然地关心着自己,没有说话。
解开领扣后,Gakupo放下了手中的水晶酒杯,握起Kaito的手腕为他把扣得严丝合缝的袖扣也解开了。他自己纤长又显得有些苍白的手腕上,系着一根镂空的银色丝绸飘带,飘逸,自由。
与他浑身所显露的气质非常一致

“老师有什么新作吗?”Kaito问道。
“有,你跟我来。”两人一起走到了用金色的画布盖住的画板边。Gakupo掀开了画布,没上色的画上是一个身穿长风衣侧躺着的少年,身材线条被刻画得流畅灵动,像是用最精密的尺子量过。不过Kaito知道,Gakupo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还没有五官和表情的少年一手捂在胸口处,一手伸出,上面是一颗心脏。

“这次还没画完?”Kaito觉得有些奇怪,向来他来上课时Gakupo都会画完一幅完整的上色图。
“Kai,你坐到那张椅子上去。”不是命令的口吻,而是像对爱人的嘱咐一般轻柔的语调。
Kaito安静地坐在指定的椅子上,看着Gakupo专心作画时的侧脸。他脸上自然露出的表情宁静而温柔,海蓝色的眸子里是澄静的,名为爱意的神色。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Gakupo很快开始调制颜料,而Kaito打开画板画起了他的侧身像。

“好了。”Gakupo语调里是孩童般的欣喜,Kaito便收起画板朝他那边走去。
画板上的少年有着与他别无二致的五官,发色是深浅不一的蓝,在透射进画室的夕阳光芒里恰好显出了阴影的效果。肤色是比正常肤色稍浅的肉色,而不是Gakupo常用的灰色。胸口被手遮掩的伤口,还有另一只手上的心脏,都是纯粹热烈的红。他温柔内敛的笑容因为这鲜血的衬托显出了一丝难以割舍的悲伤与无法放弃的爱恋。
画上的少年身材比例脸部轮廓,表情都与Kaito非常契合,整体的颜色因为太正常反而在Kaito眼里显得反常了。

“这次为什么用的是这些颜色?”他轻声问道。
“因为这些是属于Kaito你的颜色。”Gakupo脸上的表情混合着孩童的纯真与诗人般的静谧。“我画画,不是我选择颜色,而是我的画来选择。”
“这是Kaito拥有的颜色,也是我所一直追求的,最动人的颜色。”

Kaito沉默了片刻,绕到了坐着的Gakupo身前,俯下身贴上他的双唇。
“那么就请老师,永远拥有并珍视这,属于我的颜色,好吗。”

Fin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