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False Lover(五)

架空,伪父子年下,慎入

(四)走 

陷入山风大坑,忽然想起来要更新(背锅盖跑


眼睛干净的人看上去会格外显小。

领悟到这一点时叶修正在给周泽楷送上冰袋。傍晚S市难得下了场冬雨,但叶修公司有事走不开,一再问过周泽楷确定能借到伞后他才挂了电话继续处理文件了。只是心里总有点不安定,又觉得好笑。周泽楷虽然上学早,但毕竟也是18岁的成年人了,他怎么总习惯把对方当成小孩子呢,还真是当爹当上瘾了。

回到家后叶修笑不出来了,周泽楷根本就是淋雨回家的。此刻虽然洗过澡,但是喷嚏连连,明显是感冒的前兆。叶修按周妈妈留下的应对措施给周泽楷准备了热水和最适合他体质的感冒胶囊。读到文档下一行,他不免倒抽了一口凉气。

“如果小楷喷嚏不止,即有发烧危险,此时不能洗澡,让他自己用热毛巾擦洗身体即可。如果小楷已经发烧,只能冰敷降温,不可服药。之前服下的胶囊也不能再加量。”


于是此刻,叶修正用镊子往冰袋里夹着冰块。封好口后,他将冰袋递给坐躺在床上的周泽楷。周泽楷接过按在额头上,抬起眼来看他,格外明澈的眼神带了些毛茸茸的感觉,仿佛一下子变回了十一二岁的小孩子。

叶修在这样的眼神注视下忍不住咳了一声,问:“要喝水吗。”得到点头回复后便去厨房倒水了,拧着水瓶的盖时他想起以前苏沐秋说自己不会照顾人时苏沐橙却说他以后的孩子会被照顾得很好。

这是哪里来的信任啊,叶修苦笑着,连周泽楷这么省心的孩子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而在这种冬天的天气发烧了。


因为要换冰袋,虽然床头有小冰箱,叶修还是和周泽楷挤了一张床。周妈妈也写了,周泽楷在发烧时格外粘人,但不会说出来。他也体会到了,每次出去倒个水或者上厕所时都会被身边躺着的人带了几分委屈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只能一路小跑赶紧回房间在他身边坐着处理事情。

不知何时周泽楷已经抱着叶修一边胳膊睡了过去。睡着之后倒是没有眼神攻击了,但每每叶修想抽出被抱住的胳膊时都会收获几声轻微的哼唧,像在撒娇一样。


奇怪的是,不得不单手在电脑鼠标和键盘之间切换的叶修此时再看周泽楷,却没有看小孩的感觉。在他身边半年多的周泽楷,刚见面没多久迫于形势喊了一声“爸”,之后又直白地说“我还不喜欢你”;说着“雷声太吵”一起睡之后又贴心地特意早起陪他一起分享早餐;发觉自个儿妈妈有点见异思迁倾向时主动用别有寓意的眼罩来安慰他;说要一起看电影拆散邻座却是情侣厅,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戴了个戒指让叶修憋不住差点发火;像是要撮合叶修和妈妈一般给他也戴上了戒指,对两人的关系似乎真的不知情又总让叶修觉得他在试探什么。

此刻的寂静氛围加上周泽楷愈加平缓的呼吸,忽然让叶修脑中一片清明。这个格外乖巧贴心又有小狡猾的少年,其实什么都是清楚的吧。而且,他在用一些自己的方法努力不动声色地试探叶修能接受的底线在哪里。

而叶修对于这一切,是不讨厌的。与其说不讨厌,不如说是也有点动心了。

只是周妈妈知道了以后,会不会有种“我找来的牧羊犬居然把我养的小羊羔拐跑了”的感觉呢。忽略了给自己的奇特定位,叶修笑了笑,轻悄悄地收起电脑和文件,在周泽楷身边睡下了。


早起时周泽楷的烧已经基本退了,叶修似乎早就起床,冰袋也全都收拾了。想起自己有生病时黏人的习惯,周泽楷有点尴尬。他是喜欢叶修没错,但一直以来他对叶修的攻势都是试探性的,毕竟要是惹恼了对方结果就不会太好了。叶修对他的小计谋基本都恍若不知地接受了,自个儿妈妈那里他是一点也不担心的。从那张被叶修解释为是导游合照的照片开始,周泽楷就知道,叶修与妈妈之间一定是有别的约定之类,而根本不是在交往。

自己妈妈的口味,他还是很清楚的。

正胡思乱想着,叶修已经走进了房间,“你今天上午没课吧。”他端着水杯,问道。

周泽楷点点头,得到了“那你就多睡会儿”的回复。他以为叶修放下水就该出去了,结果叶修走到了床边,撩开他的额发熟练地摸了摸他的额头。

如果说这里还是正常动作的话,下一秒靠过来贴在已经是正常温度的额上那温热的触感……

您的主机已死机,请重启。


主动亲了周泽楷额头的叶修不以为意地帮他理好额上碎发,笑笑离开了。重启N次无效的周泽楷一头扎进被子中缩成了一团。

啊啊,居然被抢先了。

不过此刻好像不是感叹这个的时候?

评论 ( 6 )
热度 ( 95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