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黄】寒夜客来

送给 @长灯行 ,希望看完别说我心脏(×

题出:“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


天渐渐黑下来,冬夜的寒风肆意地撕扯啃噬着人裸露在外的皮肤。黄少天拢了拢身上的狐裘,跺掉脚上的雪,向不远处的小屋走过去。

七天前,黄少天无意中得知那个他心心念念的人还活在世上,便找到喻文州。一向温文尔雅的军师在他近乎逼问的口吻中终于变了神色,他放下手中的玲珑杯,道:“少天,你能完整地喝完一杯茶,我就告诉你周泽楷的去向。”

于是从来不肯喝一口茶的黄少天落座,接过喻文州递过的玲珑杯,举杯痛饮。看着他仿佛把茶当酒的姿态和之后因苦涩而迅速皱起的眉头,喻文州没有责怪他不懂品茶,而是叹了口气,提笔写下了一行字。把纸笺放在他手中后,喻文州摇摇头,一言不发地离去了。

当夜黄少天从京城动身,终于在六日后的傍晚赶到了这个边陲小镇的山脚下。


推开门时发出的吱呀一声不仅吓到了黄少天,也惊动了屋内的人。背对门拨弄竹炉中火苗的周泽楷回过身,看到了以为此生都不可能再相见的人。

两人对峙般站了半晌后,黄少天挥手关上了门,走进了屋内,笑道:“来便是客,不请我歇歇么。”素知周泽楷寡言个性的他也不等人回答,自己解了狐裘挂好,拖了张竹椅坐到了烧着水的炉边。

壶中的水咕嘟嘟翻开了,周泽楷便提起铜壶,在两只放了茶的杯子中都斟上水,递给黄少天一只。

“外面冷,暖手。”他简洁地嘱咐了一句,便低头去吹凉自己杯中的茶水。黄少天知道周泽楷喜欢喝茶,但与喻文州喜欢调配功夫茶放松身心的原因不同,周泽楷是用滚烫的茶代替酒来暖身。黄少天曾嫌弃过他这个习惯,也曾偷偷将酒烧热了掺进周泽楷的茶中。而那一次带来的后果……黄少天回忆起来,总是甜蜜而心痛的。

因为那次他们真正对彼此敞开了心意而甜蜜,又因为如今的情形而心痛着。

“你还是喜欢喝茶啊。”说完这句黄少天也不知该再说些什么,只好生硬地接了一句:“我总是觉得酒更能暖身子的。”

“少喝,伤身子。”周泽楷低头啜饮着杯中的清茶,水汽徐徐扑上他的眼睫,令黄少天不由想起一句不知何时念过的诗,似乎是“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

“是是是,当年你也是这么……”在周泽楷有些失措的目光中,黄少天也尴尬地止住了话头。

是哪个当年呢?是武选那日两人先后中选,春风得意之时黄少天将剑扔向一边的英俊少年把他从簇拥的少女们之间解救出来,却也被周泽楷抛回的剑和眼神击中心口的当年;还是担任蓝雨营和轮回营主将分别斩下敌人主将首级后于营中共庆时黄少天为只喝茶的周泽楷开脱的当年;抑或是凯旋回朝受太后朝见,周泽楷得了太后钦赐的玉佩,黄少天因此心中微妙不爽却看见人将玉佩直接交给军师后朝他微笑而心中窃喜的当年;难道是换了周泽楷的茶黄少天后见他醉态又不忍只得上前照顾却被人擒住亲吻并一夜欢好的当年吗;总之不会是两人的事被微服巡边的皇帝撞破,黄少天在营中等待十日,却只得到周泽楷已经饮下鸠毒换他平安的当年。


黄少天从回忆中抬起脸,看向周泽楷,对方眼中复杂的情绪显示出他同样想起了那些事。

扯了扯嘴角,黄少天说:“我已经……和你分别后,我再没喝过酒。”

他看着周泽楷张了张口,又说:“当然,也没喝过茶。茶那么苦,也不知道你怎么喝的下去。还有文州,每次喝茶好像很享受。我不行,那以后我喝酒的时候像是在喝鸠毒。我一直后悔当时调职后为什么不找叶修要一杯鸠毒喝了,他在云疆驻守,这种东西也见得多了。我现在一点都不后悔了,可是我也喝不下茶,我喝茶的时候,就像,就像是有刀在割,不、不是喉咙,是有刀在割我的心口。”他闭上眼,感受着周泽楷身上熟悉的梅花冷洁而沁人的气息靠近,有双手拢住他的脸。

“别哭,”周泽楷的声音沙哑,刚才喝下的茶似乎完全没有滋润的效果,黄少天想说没哭,却感到自己的喉咙里也干得很,火辣辣的疼着。

“都过去了,少天。”他抚摸着爱人锋利有神此刻却蓄满情绪的眉眼,艰难地说,“你该……”

黄少天没让他说完,而是合身扑上去堵住了他。

他们有不能说的当年,他们有无法相守的未来,可现在,他只想亲周泽楷。被他抱住,激起他的斗志,和他唇齿交缠,让他眼中的湿润被情欲烧干。


这个吻像个完整的故事,从头至尾,起承转合。周泽楷紧紧搂着黄少天的肩胛。那里有个楷字刺青,就像他锁骨上有柄小小的冰雨剑,都是在表达一个意思。故事的最后,周泽楷揉了揉黄少天的额发,放开了他。他们甚至都没有气喘,周泽楷抹去黄少天唇角渗出的一点血,那是他自己咬破的。

“明早我就该走了,”黄少天趴在他肩上深深闻着那梅花的香气,然后推开他看进他眼里,“再给我一杯茶吧。”

雪夜无月,但此刻雪早已停了,云层中隐隐约约有着一轮银钩。

黄少天还记得定情的那个月夜他找来送给周泽楷的那句诗——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与周泽楷分别时对方塞给他一个素色香囊,里面收着满满的梅花碎瓣。黄少天一步步下山,他知道皇帝舍不得杀周泽楷,但他不知道,是周泽楷主动要一向欣赏自己且因他们的事而震怒的太后告诉黄少天,他饮下了鸠酒。

回到营中时黄少天有些疲惫,喻文州拢着手炉翻了一页书,看他在身边坐下。他忽然问:“少天,那天是你第一次喝茶吗?”

黄少天没回答,而真正的答案是——并不是。

第一杯茶是他在宴桌上为周泽楷解围,来证明其实茶也可以助兴。

第二杯茶是他在轮回主将帐中醒来后,周泽楷端来为他解乏。

第三杯茶才是他从喻文州手中接过,为了再见那人一面,为了原以为再不可能的重逢,也为了出发时便决定说出的告别。


“文州,”黄少天沉默半晌,终于道,“茶一点也不好喝。”

可是那三杯茶,就决定了他这一生能给与一个人的所有温存与深情。

评论 ( 2 )
热度 ( 35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