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False Lover(一)

架空,非常奇怪的梗,慎入

文名tag#周叶FL#已打


“我并不想和你谈感情上的事。”

“很抱歉我并不是凭本人意愿来相……亲。”

两人同时脱口而出的话虽然不一样,但基本也是一个意思。叶修听到对方的话,放松了不少,调整了一下姿势好整以暇地看向对面的女人。

“叶先生应该也看过我的资料了,三十六岁,而您才二十三,即使因为念书时跳级的关系已经硕士毕业一年,我们也并不适合谈感情的事。”

“那么,周女士约我出来的目的是什么呢?”叶修端起面前的清水喝了一口,带了些笑意道,“要知道,我父亲看见你的见面请求后可是很激动地派司机把我‘押送’了过来。”

“我看过你的专业,金融学和……应用心理学双学位,这很特别。”被称作周女士的女人慢慢搅着咖啡,不疾不徐地说,“金融需要理智,而你又有心理辅导师的资质,我觉得你很适合与我签约。”

“签约?”

“是的,签约,在我出国进修的一年里帮我解决我儿子的问题,我负责你的薪水。”

“您儿子?”叶修探过身子压低声音道:“恕我冒昧一句,您儿子上小学了么?需要接送?”

他的相亲对象显然对这种话已经听熟了,从钱包中拿出一张照片推了过去,“我儿子,周泽楷,今年大二,18岁。”

照片上,一个面目俊秀的少年身穿高中校服带着含蓄的微笑看着叶修。

“我看出来你并不惊讶,但我需要补充介绍一下背景。”女人收回照片,“我18岁时结识了我的第一任男友,学校的一位客座嘉宾。我自以为找到了Mr.Right,为他怀了孕。等我要生孩子的那一刻,我才知道,他有家室。然后一刀两断,带着孩子到现在,谈过几次恋爱,没有结婚。”她看了叶修一眼,像是戏谑道:“所以我现在要和人领证,依然是初婚。”

“那么您要和我签约是……?”

“我儿子一直身心健康,受小姑娘追捧却巍然不动。以前我以为他随我,意志坚定,可前几天他告诉我,他是这个。”她说着,拿起咖啡的糖包,慢慢地折了起来。

叶修看了片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我并不是担心他的性取向,而是担心他看人不准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不巧公司要我外出进修,我只能给他找个假爸爸管教一下他,我觉得学过心理的人,应该擅长对付他的性格。”

“那么你需要我把他……”

“最好让他能恢复,实在做不到也只能说我儿子太像我。”她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你有意向么?”

“如果你放心的话,”叶修抬笔在合同最后签上了名字,“合作愉快。”

她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抬头朝叶修露出一个笑容,“顺便一提,我前男友也姓叶。”

“是吗,我并不觉得我父亲曾经有过这样一段情缘。”

“希望如此。”两人友好地握手告别,她忽然道:“需要我以女友的身份问候一下伯父么。”

“并不需要,虽然您看上去不足三十,但我不想牵涉太多人。”

“那么,合作愉快。”


当晚叶修就被带到周家见过周泽楷,他妈妈介绍过叶修后一边收拾行李一边道:“搬出宿舍,不许在外过夜,别的我不想多管。”

周泽楷话并不多,只是沉默地帮忙折衣服,收拾各种零碎物品。待母亲离开的关门声响起,周泽楷才坐到叶修身边,乌黑澄净的眼睛对上他的,半晌道:“怎么叫你?”

“啊,我跟你妈妈刚刚……咳,刚刚确定关系,所以叫我叶修就行。当然,你如果愿意叫我爸我也不介意。”叶修掏出烟盒刚想抽出一支,就被一只手摁住,周泽楷眨了眨眼睛,道:“家里,禁烟。”

“得,我去阳台抽。”叶修站起身,周泽楷也放下手,看他去了阳台。

通过刚才的近距离对视,叶修发现,这母子俩的眉眼,真是一水儿的精致好看,且不被时间左右。


叶修跟家里打过招呼后将在外租住的家当搬进了周家,他也不想直接采取什么攻势,决定先观察几天。白天他依然上班,到了傍晚,入梅的S市忽然大雨瓢泼。虽然周泽楷已经大学,但想想他学校附近那诡异的公交线路,叶修还是决定负责地去接一下他。

领过卡后叶修开进了校园外区,正在雨幕里努力寻找着,就见一群男生向他这边走来,像一棵棵挺拔且散发着年轻气息的树木,而周泽楷无疑是其中最出众的一棵。

离周泽楷近的吴启最先注意到停在不远处的车,便捅了捅他的腰,“室长,那是来找你的么。”虽然这学期周泽楷搬出了寝室,但他们还是习惯性地这么叫他。

周泽楷眯眼分辨了片刻,点点头走上前去,站在驾驶室边,敲了敲紧闭的车窗,低声道:“爸。”

看热闹的众人立即作鸟兽状散。周泽楷妈妈的年轻漂亮已经让他们足够惊讶,一时间谁也不想在这么匆忙的情况下知道他究竟有怎样神通广大的爸。


坐进车里周泽楷拿起叶修备在车上的干毛巾擦着头发,叶修一边启动车子一边道:“刚才你那一声真是叫得我心里一惊,以后还是叫我名字吧,人老了经不起吓啊。”

“哦。”周泽楷将毛巾重新叠好放在原位,拿出手机拨了几下,又收回了口袋,忽然开口,“我现在,还不喜欢你。但妈妈喜欢你,你是个好人。”

“我还头一次见给长辈发好人卡的。”叶修不在意地笑笑,转着方向盘。

“不是长辈。”

“怎么不是了,我可是你妈的……男朋友。”

“不是,”周泽楷接口,坚持地说,“只大五岁。”

叶修与他对视,又转回头。他觉得自己前一天的想法有些不对,周泽楷母子俩的眉眼一样的精致好看,也一水儿的透着倔强。要说周泽楷妈妈的眼角眉梢已被岁月驯服不少,周泽楷的貌似乖顺却挡不住他的意气,比常人要纤长柔软一些的睫毛其实都带着锐利的小勾子。


此时他仍没想到,自己也会被这样的周泽楷勾去全部心思,不能自拔。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112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