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赤 不分手的恋爱

^题目它就是个幌子,认真你就输了→_→

^奇迹其他成员出场有

^回归平常文风,OOC有,人物略少女


“生日快乐!!”不整齐但响亮的祝福声让刚走进绿间家的赤司停住了动作,看着被举到面前的蛋糕。

这天是周末,在家休息的赤司突然接到绿间的电话说青峰和黄濑想要赤司和他一起给他们补课,地点定在他家。虽然有些疑惑,但赤司还是准时在傍晚抵达了绿间家的公寓。

直到祝福声响起的那一刻,他才想起来,这一天是自己的生日这件事。


“小赤司,有没有感到惊喜~”黄濑一脸邀功的笑容凑上前来,“你的生日是小紫原告诉我们的哦。”

“敦还有这样的好记性吗,我居然不知道呢。”赤司微笑着看向站在一边的紫原,对方打了个哈欠,像是不经意的说:“那天小赤填表的时候我正好看见了嘛。”

赤司转而面对黄濑,“你和大辉能说服真太郎同意你们的计划,还真是厉害呢。”

“小绿间会答应,是小青峰答应给他捉到他前几天的幸运物小龙……”黄濑的嘴被绿间一把捂住了,“好了,切蛋糕吧。”


“等等,先送礼物啦,礼物!”黄濑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喊道。绿间沉默地点着蛋糕上的蜡烛,黑子哲也从包里拿出了一件方方正正的东西交到了赤司手里。他清晰地感觉到这礼物份量不轻。

“这是大家共同送给赤司君的水晶材质的将棋。里面有六枚棋子背面是刻了字的。不过,请赤司君回家再拆开。”


“非常感谢你们,虽然我没有过生日的习惯,不过,当然不介意和你们一起庆祝一次。”赤司的话让原本有些担心会唐突的黄濑和绿间都放下心来,而紫原只是安静地站在一旁。


这次生日庆祝会正是紫原提起的,礼物也是他提议大家才决定去买的。绿间对于平日一贯懒散的他为什么这样有心思是有些奇怪的,但他并没有说出口。黑子在心里其实暗暗揣测出原因,至少是原因的一部分。


紫原敦对赤司征十郎的心意,不是简单的友谊以及队友关系。


热热闹闹地吹蜡烛、切蛋糕、分享了蛋糕之后,已经是七点多了。大家分开回家了,而紫原和赤司下电车后还可以一起走一段。

12月下旬的夜晚,寒风已经有了些力量。赤司出门时衣服穿的虽不单薄,没戴任何围巾帽子等防护措施的他还是忍不住一直对合十的手掌哈着气。快要到分岔的路口时,紫原停下了脚步,拉开了自己的包拿出了一件紫色的物什。赤司看着他将那东西抖开,是一条厚厚的深紫色羊绒围巾。

“这是我给小赤单独准备的礼物,现在可以送给你了。”

“谢谢。”赤司说着刚要伸手去接,紫原却无视了他的动作,将围巾小心地绕在他的脖颈上,用手指摸索着打着结。赤司想要自己来,紫原有些固执地按住他的手,将围巾前端系好,这才退开了一步。

“暖和吗,小赤。”

“嗯,真是谢谢敦的心意了。”

“小赤……”紫原犹豫了一下,“以后都陪你过生日吧。”

“生日快乐。”


他们挥手道别后赤司转身向自家的方向走去,他没有问紫原为什么要特意再准备一次礼物,也假装没有看到紫原低头为他系围巾时特别的眼神。


到家时赤司的父亲正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着书。他看见赤司拎着装有棋盘的包又系着一条崭新的围巾,投来了带着些疑问的目光。

“今天是我的生日,父亲。”赤司放下手中的礼物,解开了围巾折了起来,语气平静。

“是吗……征十郎今年,也15岁了吧……时间过得……还真快啊……杞子她……”

听着父亲说出这个名字,赤司的神色变了些,他没有打断陷入沉思的父亲,轻声说了句:“我先回房间了。”


关上房间的门后,赤司拿下了书柜上的一个相框,里面身穿和服小腹隆起的女人神色温柔幸福,盘着的红色发辫搭在肩上。

那是杞子,赤司的母亲,在生下赤司后就去世了。赤司父亲对于他母亲的逝世原因讳莫如深,也从来不会为赤司庆祝生日。平日他一心照顾生意,像是刻意要把自己变得忙碌。赤司的起居开始都是由管家照顾,后来赤司能自理了,他便辞退了管家。理由是不想自家有陌生的人总是出现。

外人都以为赤司父亲是为了安全和财产考虑,只有赤司看出了其中的缘由。

赤司从小就知道,正是生日这一天,他失去了自己的母亲,父亲失去了唯一相爱着的人。所以,那不是个好日子。


坐在桌边的赤司拆开了棋盘包装,里面的棋子整齐地码着。果然有六个紫水晶的棋子被翻了过来,但上面只刻了同一个字——赤。一张小纸条从包装盒里掉了出来,上面是黑子的字迹

“这些字是紫原君让店家刻上的,颜色也是他特意挑选的。 黑子哲也”

赤司拿出其中一枚“王将”捏在指间把玩着,却有些不相干地想起了父亲一次罕见的喝醉了后说的那些话。

眉眼间尽是疲惫的他说:“不是相爱着的人在一起就一定会幸福啊。如果为了在一起而固执地抛弃'那些'东西的话,最后只会是两败俱伤。如果你母亲没有执意和我来到这里,她现在一定可以活着。很好地活着啊……”戛然而止的话语里是那时赤司读不懂的痛苦,现在赤司却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互相喜欢着的人,是不是应该竭尽所能在一起呢。

赤司征十郎喜欢紫原敦这件事,是绝不会说出的秘密。就像他那不可能被庆祝的生日一样。


体育课结束后,紫原发现自己没有带水。口渴难耐的他正想找同学借杯子去饮水机打水,在楼梯上遇见了赤司。赤司看见他有些干裂的嘴唇,就把自己手上的杯子递了过去。

“这里是新泡的红枣茶,可以解暑。”话音刚落,有个学生会的负责人急匆匆地过来通知赤司去开会,紫原就冲着他消失在楼梯口的背影喊了声:“等下我下课去把杯子还给你,小赤。”

回到教室后,紫原把杯子拿在手上端详,这时黄濑用不小的力气拍了仿佛正在发呆的他一下,杯子啪地掉在了地上。

“诶呀呀,小紫原,我不知道你拿着杯子,”黄濑抱歉地捡起了杯子,发现它已经裂开了几条缝,“摔坏了,我明天赔你一个吧。”

“你要赔给杯子的人,不是我。”黄濑奇怪地看着明显生了气离开的紫原,以前就算是最喜欢的零食被摔在了地上也没见他这样过。

上课时黄濑偷偷将浸润着红枣香味的杯子放在桌子下仔细地观察着,终于在杯盖上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赤司征十郎。


“啪!”在安静的教室里格外亮的一声,玻璃碎裂的脆响。

“黄濑凉太你在干什么!”

黄濑的心也碎了,不过不是因为老师的怒吼,而是地上那个折射着阳光的杯子,碎片。


社团活动,对杯子的事情毫不知情的赤司安排紫原和黄濑一组完成传球训练。黄濑一百个不愿意面对现在的紫原,却又没法开口直接对赤司说。他转而想到了绿间。

“小绿间你去跟小赤司说你想跟我搭档训练好不好?我陪你练远距离投篮行吗。”

“我为什么要和你搭档。”绿间推了推眼镜,将手中的球扔了出去。

“因为……因为小紫原不理我嘛,根本没法和他练啊……”

“黄濑仔,你还不过来训练吗。”紫原的声音打断了黄濑的谎言,但那声音里明显未褪去的怒意让黄濑压根不敢靠近他。

“你跟紫原,”又一个球飞了出去,“到底怎么了。”绿间对于赖在自己身边的黄濑有些不耐烦了。

“我打碎了小赤司借给小紫原的杯子,然后他就生气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绿间没有再说话,走过来捡球的黑子对黄濑摇了摇头,“黄濑君,真是迟钝啊。”


最后绿间还是去跟赤司说了要和黄濑搭档训练,而赤司打量了他几秒后将手中的球扔给了他。“好吧,那我和敦一组。”


他能感觉到虽然紫原面对他时周身的低气压减少了不少,但心情仍然不是太好。他没有问,只是等着紫原主动来告诉自己。

“黄濑仔打碎了小赤的杯子,所以我才不开心的。”紫原低着头拍着球,垂下的几缕刘海也显得中气不足。

“杯子?”聪明如赤司当然马上反应过来紫原生气的理由,因为那是他的东西。

他给紫原的杯子。


“那只是个一般的杯子而已。”到训练结束他也只能挤出这么一句话来“安慰”紫原。

不是不了解他的心意,恰恰是因为自己也有了这同样的感情。可是,不能说破。


不说不代表别人看不出。夏日的休学旅行,按惯例选择了海边。但这次的旅馆没有了往常的两间单间,桃井是女孩子,也就意味着赤司必须要和一个队友一起住。

抽签的结果是赤司和绿间,黑子和紫原,青峰和黄濑。黑子在大家散开后找到了赤司,

“赤司君,我想和你调换房间。”说着将手中的纸条递了过来。

“为什么?你不是一向说对真太郎很苦手吗,哲也。”赤司在阳光下眯起了眼睛。

“比起绿间君,紫原君更麻烦一些。如果他任性起来的话,我没有赤司君的威慑力。”黑子的理由永远是那么成立,赤司即使明白对方的真正意图并不是这个,也只能伸手接过他手中写着房间号的纸条。


当然,绿间早已准备好了眼罩,做出不管和谁一起住,回到房间就睡觉的决定。


带着咸味的海风透过敞开的窗户吹进了房间,紫原发现靠近自己那边的床上的枕席都坏了。

“小赤,我能和你一起睡吗。枕头和垫着的被子都是坏的。”

“嗯。”背对他躺在床上的赤司轻轻地应了一声。他小心翼翼地躺在了赤司的身边,长长的手脚都有些拘束,不敢随意伸开。

“小赤的身体,真小呢。”感受着贴在自己背后的,赤司清瘦的脊背,紫原这样说道。

“是吗。那敦看哲也应该也有这种感觉吧。”赤司的声音比白天少了几分威严,有些暧昧的模糊。

“小黑仔的话,不一样。”紫原看着旅馆低低的房梁,“小赤虽然看上去和小黑仔差不多,能力要更强,却也显得更脆弱呢。”

“睡吧,敦。明天还要看日出呢。”


如果时间能够停在这里,是不是一切都会变得明朗?被队友们好意凑到一起的两个人,明明心意相通,为什么却只能有些尴尬地背靠背入眠。


早晨的旅馆餐厅里,大家热热闹闹地分着面包和水果,而紫原和赤司没有出现。黄濑一直带着笑容,惹得坐他身边的绿间一脸嫌弃地问青峰:

“黄濑怎么了,被点到什么奇怪的穴位了吗。”

“才不是呢小绿间,”黄濑抢着接过了话,“经过我和小黑子的撮合,今天小赤司和小紫原的关系,肯定不一样啦。”

“撮合……你是说,他们要在一起了吗?”

“他们为什么不在……”黄濑的脚被黑子踩住了,因为他看见了赤司和紫原出现在面对自己座位的楼梯口。


赤司和紫原沉默地分开坐在了餐桌的两边,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桃井将面包递给了两人。但其实他们都听见了黄濑的话。


为什么不在一起?

小赤,我也想知道,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因为,会付出太多东西,足以让两个人都陷于困境的东西。


晚上海滩上下起了大雨,一群人只好扫兴地回到了旅馆。桃井提议大家来玩真心话大冒险,没有人提出异议,游戏就这么开始了。

“来来,抽牌吧,”桃井递上了向老板借来的一沓扑克牌。

第一轮之后,抽中鬼牌的是赤司。“我选真心话。”他微笑着。或许是出于队长的自信,知道他们不敢提出太过分的问题。


“赤司君,有喜欢的人吗。”被公认靠谱的黑子,却直接抛出了这样的问题。

“有。”耳朵接收到问题要三秒,回答却只用了一秒。

“那么是谁呢。”黄濑补上了关键性的问题。

“凉太,这是第二个问题了。”赤司仍然微笑着,但黄濑不敢多说只有噤声。


第二轮,赤司翻开的牌仍然是鬼牌。他有些犹疑地看了看周围的几个人,牌是桃井借来的,总不至于有什么问题。看来今晚自己确实是运气不佳。

“大冒险。”淡淡地吐出了这个词,他不会给黄濑再问那个问题的机会。那只会让气氛尴尬而已。

“那么,赤司君请抽签吧。”桃井拿过了装着惩罚纸条的木筒。


“和现场身上紫色最多的人……借位接吻?”赤司读完惩罚抬起头,几个人都迅速转开了眼睛,桃井背在背后的手干净利落地将自己的紫色手链扯了下来。


今晚这个游戏处处都是陷阱,目的已经不能再清晰了。可赤司,只能假装不明白他们的意思。

他走到坐在凳子上的紫原面前,黄濑在紫原背后已经举好了手机。

“小赤……真的要……”

“我一向愿赌服输。”

他深深吸了口气,靠了过去,两人的唇保持着三厘米的距离,但从背后看,分明就是亲密地吻在一起。


黄濑和青峰还有绿间分别抽到鬼牌回答了几个奇怪的问题之后,游戏结束了。后半段时间赤司一直沉默着,始作俑者黄濑也就一直胆战心惊,黑子却面不改色地喝着饮料,不时还和紫原对视一眼。

垂着眼像在假寐的紫原的心情一点也不轻松,他已经被疑问所包围。

可以允许我睡在身边,可以和我做出那样暧昧的姿势,可为什么不能让我再走近一步呢。

到底,喜欢我吗。

对我有我对你的那种心情吗。


“凉太,手机给我。”各自回房间的路上,赤司挡在了黄濑面前伸出了手。明白他用意的黄濑只能乖乖交出了手机。赤司原本想点进相册结果却按到了收件箱。


“小黑子,你说小赤司真的也喜欢小紫原吗。”

“这点黄濑君根本不怀疑不是吗。只是赤司君的表现实在太自然也太奇怪,这才让人不敢确定。”

“真的要在休学旅行撮合他们吗。”

“如果这次不成功的话,他们就没有机会了,黄濑君。”


赤司移动光标退出收件箱进了相册,映入眼帘的正是那张惩罚留影。照片中的他和紫原,像极了热恋中的恋人。

像极了,却不是。


“确定删除选定的照片?”

“这次不成功,他们就没有机会了”

“确定删除选定的照片?”

“赤司君有喜欢的人吗,”

“确定删除选定的照片?”

“那么是谁呢?”

“确定删除选定的照片?” 

“他们为什么不在一起”

“确定删除选定的照片?” 

终于还是按下了“是”,记录两人“亲密”的照片消失在了屏幕上。


回到屋内,店家已经换好了紫原床上的被褥枕头,这一夜他们分开睡在两张床上,除了道晚安没有说话。


国中毕业,高一,高二,直到高三结束之前,赤司都没有再庆祝过生日。紫原也没有和他在一起。


高中毕业考试结束在炎热的夏日,提前获得保送资格的赤司已经在家休息了半个月。

“哲也?”正在看书的他接到了黑子的电话。

“赤司君,今年大家想一起再给你庆祝一次生日,地点你来定吧。”

“抱歉啊哲也,”赤司合上了手上的书。“那时候我应该在意大利参加将棋比赛。”

“真遗憾呢。”黑子的语气没有一丝遗憾,“那么到时候,就只好用邮件来祝福赤司君了。”


挂掉了电话,赤司却忍不住猜测起来,是大家希望再一起庆祝生日,还是,某个人的意思呢?

不管怎么样,现在就提起庆祝生日的事,也太早了。


第一次生日聚会之后,似乎有谁说过以后都陪自己庆祝生日这样的话。

是很喜欢,却不能成为恋人的人。


“不是相爱着的人在一起,就会幸福。”父亲的话像是一道最深的沟壑,阻挡了赤司每一次想要前进的脚步。


12月20日的意大利,赤司赢得了决赛前的最后一场比赛。热闹的场地里他接到了一个国际长途。

“喂?”赤司躲到一边用手捂住手机,信号失真使颤抖的电流声吱吱作响。

“小赤。”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即使已经很久没听见过还是反应了过来。

“敦,有事吗。”赤司的语调自然地上扬了一些。

电话那边却沉默了一分多钟,赤司耐心地等待着,期间他摆手拒绝了几位记者的采访。

“我拿到甜点师的执照了。”紫原又开了口。

“是吗,那真是好消息呢。”

“……生日快乐,小赤。”

“谢谢。”

“再见。”

“嗯。”


总感觉有些什么没有说出来,也只能看着情况这样发展下去。一句话就可以改变的现状,却无法说出口。


再见面是NHK举办的大学生技能竞赛颁奖礼后的谈话节目,紫原和赤司是甜点制作和将棋的优胜者,抽签时他们正好被分到了一起。

因为考虑到都是年轻人,主持人问的问题一直围绕着感情方面。

“紫原君抽到的问题是,所有感情经历里最遗憾的事?”

“最遗憾啊……那应该就是国中时和喜欢的人有一次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当时如果再勇敢一点就好了。”

“国中时候的感情,应该相当单纯认真吧。”主持人很给面子的问道。

“是啊,可惜我退缩了。”紫原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赤司君的问题是,感情经历里最快乐的事是?”

“快乐的事吗,”赤司得体地微笑着,“和最喜欢的人没有在一起。是这件事。”

“诶,可是……”主持人踌躇了几秒,“这是最快乐吗?”

“如果当时在一起的话,会承担很多东西受到很多质疑。所以,没有在一起也就没有伤害到那个人,我觉得是开心的。”

“赤司君真是非常善于为人考虑的人啊。”

“因为,那是喜欢的人啊。”赤司将目光投向身边的紫原,对方却恰好低着头像在思索什么。


“最后,请紫原君和赤司君分别说一句,给恋人或者喜欢的人的话吧。”

“很抱歉没有能和你成为恋人,但在我心里,我们也从来没有分手。”赤司说完,朝着台下鞠了一躬。

没有开始,也就没有结束。

“我想告诉他,那两次生日祝福的完整版本其实是,”

“我喜欢你。” 

“生日快乐。”


Fin

【这一篇讲述的是非常非常喜欢着彼此,却没有在一起的紫赤。赤司因为父亲的话,知道如果和紫原在一起的话会承受很多东西,也许会让两个人都痛苦。所以他选择了停止在告白之前。紫原因为喜欢着赤司,所以由不明白到选择了接受不能和赤司成为恋人的情况。最后的隔空表白,我想他们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心意吧。】


评论 ( 3 )
热度 ( 4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