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景深(八)

Attention:

架空,模特周泽楷×摄影师叶修  摄影师孙哲平×模特张佳乐

主打周叶双花,其余心证。私设有!!慎入。

电梯→七

本章纯周叶,下章估计要到高考后了……因为手边暂时没有可以存【bi——】的地方所以抱歉而理直气壮地拉灯啦^^


两个人跌跌撞撞走到床边时都还很清醒,周泽楷甚至在进门前还记得拉着叶修在酒店铺好的毛巾上擦干了脚。他一直都这样细致地注意着的哪怕最微小的地方,叶修还记得周泽楷去还给烟雨那套西装时,楚云秀因为上面一点穿过的皱褶都没有而很是惊讶。

叶修的浴袍先被脱掉了,他随性地把它往另一张床上扔去,因为手劲儿不够在半路就软绵绵地掉在了地上。

周泽楷扶着叶修躺在床上,然后站起身,低头解着浴袍上的腰带。也只有这时,叶修注意到他有一点点紧张,手指几乎要在那带子上打结。但他没有催促,也没有动手去拽,而是用手肘撑起自己的一半身子,看着周泽楷理好腰带,将浴袍脱下。那动作比刚才他自己脱时要潇洒帅气不少,也许是内心的好感度自己加的分。叶修承认,他对周泽楷的感觉与以往的任何一个模特都不一样——从第一面开始。虽然黄少天曾经神神叨叨在他耳边念过“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之类的话,但叶修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况且黄少天他自己,还不是同样因为“人群中那一眼”就牢牢被捆在了蓝雨。他为了周泽楷主动要求与轮回合作,想办法替他宣传,在不算犯规的情况下动用一点点人脉。而他的目的,在这一刻之前,他也说不清到底只是想让周泽楷成为一位知名模特,还是想让他成为自己的人。

周泽楷俯身压下来时叶修看着他的眼睛,澄净的瞳孔像温柔的月亮,在那长长的睫毛眨动时仿佛就变成了被丰盈水草围绕的湖面。周泽楷只是看着他,像是要确定下一步该怎么做。但叶修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答案。现在他不需要试探周泽楷的心意,是因为他们紧贴着的胸口有一颗比他年轻五岁的心脏在有力而激动地跳动,也是因为周泽楷那根本存不住心思的眼神。

幸好他在T台上和镜头前并不是如此,叶修想着,心里更渗出一丝丝类似甜的滋味。

他们的嘴唇一点点贴合在一起,从唇角到唇峰都紧紧抿住的亲法,将对方挑/逗的舌尖拽到自己口腔里玩弄的亲法,咬住人唇瓣用舌头一点点轻舔的亲法,叶修不知道周泽楷哪里学来那么多花样,但他愿意配合,愿意适应,愿意付出自己。不仅交换气息,交换津液,坚硬的牙齿偶尔打打架也不失是一种亲昵。

床头闹钟滴地一声,提醒两人已经是晚上九点。叶修揽住周泽楷腰的手抬起,抽出来,慢慢沿着他的额头摸下去,最后钻进了两人唇间成了一点小阻碍。他问:“你是想做我男朋友,还是炮友?”


周泽楷从不知道亲吻一个人可以让自己有满足到无法餍足的地步。认识叶修到底是从吴启找到的资料里,还是从两人之后的配合拍摄里,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但他知道,叶修对他格外耐心,有叶修独特的关怀和温柔,而且——他对别人不这样。他也知道自己对叶修并不只是工作伙伴的感情,与介绍他进轮回的方明华,一直为他铺路的江波涛,都不一样的感觉。而叶修站在温泉里邀请他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没有浮现出任何一种拒绝的答案。现在,此刻,叶修再次抛出了问题,却不再是个能用是或否来回答的。

周泽楷以俯视的姿势并不居高临下地看着叶修,他眼里没有狡黠没有漫不经心,而是以叶修的程度很认真地等着他的答案。思考过三秒,周泽楷忽然觉得这是他们之间关系进步的一个小游戏,他决定将它的结果抛回给叶修。

“你来说,”他不知道自己的微笑有多么带有蛊惑力,还抬起了一只手扶住胸口,用低沉温暖的嗓音给了叶修最后一击:“现在这里跳着的,是你。”


周泽楷应该去做一个诗人。

叶修再次轻轻抚过他鬓角后放下了手,早已热情高涨的部位贴在一起,他们相视一笑,答案自然都明了。

月光从推拉玻璃门里照进来,却只肯罩在无人睡的那张床一侧。反正另一张床上,那两人已经用彼此的身体将对方紧紧包裹,雪白绒被起起伏伏间偶尔漏出一两声叫人脸红的声音。


第二天孙翔从自己穿着睡衣却被不明黑衣人围住强迫拍照的梦境中挣扎着醒来,看见的是周泽楷漱洗完正在换衣服的背影。

“他为什么要自己掐自己呢?”他使劲盯着周泽楷胳膊上那几道掐痕想。

而另一间房里,“大眼啊,过几天给我腾个地儿呗,想给我们小周的写真拍个压轴片子。”叶修的原则一贯是人脉要用,立刻就用。

王杰希挂了电话默默呸了一声,他真想假装听不出叶修声音里那种奇怪的沙哑啊。

评论 ( 10 )
热度 ( 51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