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深夜食堂

几个同背景断章,白领×厨师。以及,请允许我坑了那篇情非得已好吗。

根据阅读反馈提醒一下,空腹且手边没有食物时请不要阅读此文(。


Beginning-饥肠

周泽楷走进那家布置简单的小饭馆时已是快十点。他本来只是好奇为什么会有饭店在这个时间还照常营业却没有什么顾客。踏上米色瓷砖的一瞬间,立刻紧紧攥住他呼吸的是一种面食的味道。就像是最新鲜的小麦粉在阳光下晒得蓬松,再浇上温水,打几个鸡蛋,被一双熟练的手揉成软和的面团,发酵时自然膨胀,从而由每个孔隙渗出的香味。

“哟,刚下班啊。”柜台后突然响起的男声让环视四周墙上布置的周泽楷抖了一下,看上去比他年长不了几岁的老板从柜台后走了出来,给了周泽楷一个很浅的微笑。

“嗯。”其实是因为年终加班才到这么晚,但周泽楷也没多解释,点了点头。

“到这里吃夜宵算你来对啦,”老板整理了一下衣襟,自信地说,“你不用点单,我知道你想吃什么。”

眉角忍不住动了动,但对方话说得很满,周泽楷也放下手包找了张桌子坐了下来。看看手机的电量不太够打电话,他就给母亲发了条短信报安,这也是搬到公司附近独居一年多来的习惯了。

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晚餐在四个小时之前,他确实需要好生安慰一下自己的辘辘饥肠。

厨房就离店堂不远,隔着玻璃周泽楷能看到青年老板忙碌的身影,他忽然有些期待,这家看上去干净又有些神秘的餐馆,究竟能做出什么美味佳肴呢。


正安心等待着,两个年轻女孩子走了进来,其中扎着利落马尾的女生熟稔地朝厨房里喊了一声:“叶修!”

被她这么一喊,刚才的“老板”端着冒着热气的蓝瓷碗出来,口中还应着:“哎哎哎,老板娘有何指教。”

“你怎么还不打烊,我要回去了。”被称作老板娘的女生有些不满地说着,她身边的女孩也配合地打了个哈欠。

“这不是有客人吗,顾客就是上帝啊。”叶修指了指周泽楷,然后在女生有些惊讶的目光中将手中的碗放在了他面前。

“那你伺候上帝吧,我跟沐沐先回去了哦。”老板娘对周泽楷露出了善意的微笑,然后对叶修摆了摆手,离开了店堂。


“吃吧,新鲜着呢。”叶修在周泽楷对面坐下了,撑着胳膊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用筷子拨了拨碗中的面条。

叶修放的面不多,白生生又乖乖的一团盘在碗中,上面缀着些葱花和火腿末,还撒了薄薄几丝海苔。周泽楷吃了几口,发现泡在浅色汤汁中的面条味道要格外丰富些。

“喝口汤,有惊喜。”叶修用着他儿时玩的学习机里小游戏通关时刻板的鼓励音调说。周泽楷闻言舀了一勺汤汁吸进嘴里,滑爽的淡汤带着些扇贝之类的海鲜熬煮出的点点香气,倏地一下沿着喉咙滑到了心口处,暖意四散。

“像你这种加了几个小时班,回家估计倒头就睡的,不能吃太厚实的汤。”叶修笑笑地看着周泽楷放下碗,说。

“还要洗澡。”他毫无意义地解释了一句,然后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腹中饱暖,心思便也活泛了几分。

“买单?”周泽楷抬眼问询地看向叶修,叶修报出了个很普通的数字。他递出了纸币和几枚硬币,他接了,随手收进了口袋。

“欢迎下次光临啊。”叶修倚在柜台后朝周泽楷挥了挥手,走过去熄灭了厨房的灯。

周泽楷最后回头看了眼招牌,“兴欣食堂”。

的确是一家很不错的小食堂。


Turning-温餐

年后公司上班早,周泽楷留在办公室整理完资料发现已经八点多。在回家泡面和去光顾一下兴欣食堂之间犹豫几秒,他拿起自己的包,关上了白炽灯。

马路上已经没什么人影,周泽楷走进兴欣食堂时年轻的老板娘正俯身擦着桌子,另一位客人在柜台结账后匆匆离开了。女生回头看到周泽楷,踌躇了一瞬后,对他露出了“认识你”的友好笑容。

“吃点儿什么?”她让周泽楷在自己刚擦干净的桌边坐下,随手抽了份菜单递给了他。菜单上是小巧的手写字体印刷的菜名,“葱花蛋炒饭”“煎馄饨”等普通菜式在暖色调灯光下也显得很有家常味儿。

周泽楷正用目光巡梭着各种菜肴,那位叫叶修的店员兼厨师端着一只餐盘走出了厨房。看见周泽楷时他惊讶了一秒,放下了手中的餐盘。

“时间卡得很好,”他说着,坐在了周泽楷对面,“上次那碗面是我给自己准备的夜宵,这次多的这碗炒饭,本来想让老板娘和沐橙分掉的。”

“我减肥,哪能吃这个啊。”站在一边的女生白了叶修一眼,任他把碗放在了周泽楷面前。柜台后的长发姑娘也剥着一只橘子走了过来,递给了她一半。

“你这是来吃晚饭?”叶修分了一只勺子给周泽楷,包裹着金黄鸡蛋的米饭颗颗分明,还有些弹牙的触感。

他咽下口中的饭,摇了摇头,“加餐。”

叶修笑了一声,“看来保持身材很有一套嘛,男神级别的人物啊。”

被同性这么直白地表扬了,周泽楷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盛了勺混着牛肉粒的炒饭送到口中。

“你别听他瞎说,”老板娘甩了甩自己的马尾,咽下了最后一瓣橘子,说:“你光顾的时间巧,咱们也算是朋友了,给你介绍一下。这家店是我的,我叫陈果,这位是苏沐橙,平时在学校学糕点制作,偶尔来帮帮忙。”她拉了拉身边微笑甜美的女生,又指指叶修,“他是叶修,本店的坐镇厨师。”陈果见周泽楷吃得仿佛很舒心,有些神秘地补充道:“他以前可是五星级酒店的大厨哦。”

“好汉不提当年勇,”叶修忽然出声打断了她。“你们出去逛逛吧,我照顾得过来。”

陈果和苏沐橙被支开了,两人安静地相对吃着炒饭。手机忽然响,周泽楷打开一看,是杜明发来的微信。小伙子最近感情不太顺,在他们部门几人的微信群里刷屏是常有的事。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周泽楷的手忽然被按住。

“吃饭要专心,才能完全吸收食物的精华。”叶修一扫随意又带些慵懒的表情,直视着他的眼睛很亮。

周泽楷立刻收起了手机,像听话的学生一样低头吃饭。叶修起身,很快盛来两碗紫菜汤,抿一口,里面似乎还有些鸡汤的鲜美滋味。


温餐热汤,屋室静谧,夜晚的时间像流水一般欢畅向前。


Going-一食一会

因为开年的大项目,去兴欣食堂加个餐渐渐成了周泽楷的习惯。而这个小饭堂也从未让他失望过,即使快11点的深夜去,他也总能吃上叶修烹制的温暖菜肴。也许是因为也做给自己吃的菜色更加顺手,也许是叶修的手艺确实很好,总之他做的东西都特别投周泽楷肠胃的缘。享用起来比他吃过的堂吃外卖餐食都要美味。无论是肚腹鼓鼓两角冒尖的香菇肉馅儿炸饺子,还是垫着一层薄而香脆的锅巴的米饭,都有几分不寻常的佳妙滋味。偶尔周泽楷去得早,叶修会让他到厨房给自己帮忙。不介意他没有烹饪的常识,叶修通常只是让他在温热的水流下洗蔬菜,或搅拌鸡蛋,准备酱汁。他咬着嘴唇扒开叶片细心地清洗时,叶修翻炒着锅中的食材,间或回头看一眼他灯光下拉得纤长的眼睫阴影,仿佛艺术家在欣赏自己的画作。

周泽楷爱吃叶修煎的荷包蛋,形状完整,雪白的蛋清裙摆似地包裹着柔嫩的蛋黄。但叶修说那是重油的食物,不好消化,八点之后他去便不做了。

这天七点多周泽楷便去了,没有人来让他点单,陈果只是笑笑,招呼别的顾客点菜。仿佛他们已是多年老友,彼此熟知。很快,嫩煎的培根和色泽悦目而香气扑鼻的煎蛋便放在了角落的座位上,周泽楷面前。

过了片刻叶修走出了厨房,无声地放了一只手掌大的小瓷盅在他面前。

“双皮奶,沐橙今天做的,独家限定。”说完他便回到了灶台前。

吃完结了账,周泽楷便回到公司继续整理账目。他下班时已是九点多,因为他之前去过,此时兴欣食堂已经打烊,叶修正在锁门。

“那份双皮奶怎么样?”

“好吃,”清凉的风钻进了周泽楷领口,他瞄了眼套着长袖卫衣的叶修,“有点甜。”

“糖是有点多了,不过配上煎蛋和培根正好清口。”叶修拉上了卫衣的拉链,看看路灯下挺立的周泽楷,“一起走一段?”

“好。”


这几个月的加餐,因为不是寻常饭店的大锅饭,周泽楷的身体没有受到任何在外吃的影响,依然充满在这个年纪该有的勃勃生机。而他付着寻常的价格,享受到的却是饭菜中叶修与其余厨师不一样的心意。

叶修不紧不慢地迈着步子,轻描淡写地提了几句自己的经历。大酒店的复杂人际关系连后厨也没幸免,他向来不喜欢勾心斗角只想好好做菜,便跳槽出来,到了陈果的兴欣食堂。

“也把你的生活和我分享一下?”他这样问周泽楷。而周泽楷忽然觉得,自己原本很舒适充实的生活用来描述的话,显得太过平淡。


他们在周泽楷住的小区门口告别,叶修蓝色卫衣包裹的影子很快消失在了街角尽头。

在外就餐像是一期一会的偶遇,他们却一次次默契因美食而相约,不用刻意说,后会有期。


Ending-我爱你

叶修手下的新菜式似乎永远没有重复的时候,而周泽楷俨然也已经成了兴欣食堂这座他的深夜食堂的一个编外店员。和叶修相处是那么舒服,让他疲惫的胃和心都得到了抚慰。

而那个晚上,叶修端上的食物是一份玉米面艾窝窝和艾草泥,算是浓汤的厚度。叶修提过自己是B市人,周泽楷也因此有所了解,艾窝窝是B市的特色小吃。

他犹豫着要动手,却总觉得这有些奇怪的菜色中别有意义。

“别急着吃啊,先想想它们的名字。”叶修如常地微笑着,坐在了他对面。

艾窝窝,艾草泥。

“窝……我、艾、泥?”

“我也是。”


在以后的每一个深夜,一起吃一顿温热美味的饭菜吧。


评论 ( 7 )
热度 ( 82 )
  1. 宴熹一杯梅子酿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3╰)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