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全员】龙骑士和他的蔷薇田

Attention:轮回全员,架空龙骑士paro,略西幻风格。


“龙吟回荡在峡谷里,曾是它忠诚伙伴的人啊,你又是否还听得懂,它的伤悲。”

雪山下的小酒馆里,壁炉里的果木燃烧着发出轻微的噼噼啪啪的声响。好脾气的老板披着棕色的大衣乐呵呵地为过路进来坐坐的旅人、游吟诗人和赏金猎手们烫酒和准备各种食品。在炉火边取着暖的青年猎手们用带了些艳羡的口吻谈论着帝国的轮回骑士团接到的新任务——寻找传说中雪山上的星空蔷薇田。

一位同样是过路的中年人听了,却带着不屑道:“国王把国家治理得糟糕,又只知问那个愚蠢的主教大人要解决方法,骑士团也只是为他们卖命的傀儡而已!”
随即便有青年人不服,说:“你怎么能如此轻慢国王陛下和伟大的帝国骑士团呢?!”
那常年在外行路的中年人鬓角有着风吹不去的尘霜,他抿着杯中有些烫的酒,用嘲讽的语气悠悠道:“雪山上能有蔷薇田?这种事怕也是只有刚出生的孩子会相信吧。”


正说着,有一群人推开门进来。脚下整齐的步伐,行路已久马刺却依旧磨得锃亮的长靴以及身上绣着蔷薇暗纹的披风,无不昭示着身份——他们正是轮回骑士团的骑士们。
青年们纷纷用崇敬又羡慕的目光注视着他们的着装和佩剑,酒馆老板也热络地前后跑动着为举止优雅从容的骑士们准备酒食。只有方才说话的中年人冷哼一声,放下杯子提高了些声音像是故意要说给骑士团的成员们听:

“只有当年王带领帝国军队打败的对手,那龙族的王——龙骑士,才算的上真正的骑士。”

轮回的骑士长周泽楷是位年轻人,他高高的罩帽沿上垂下了黑色的面纱,细长的手指搭在桌面上,沉默着没有应声。而骑士团中其他同样年轻的成员们也都只是笑着互相打趣聊天,没有应付这刻薄话语的意思。
随身带着医药的牧师方明华被初次跟着骑士团出任务的杜明拽着问雪山上会不会有什么可怕的生物,他笑笑说,你不是有剑吗。
杜明追问说要是我打不过呢,周泽楷身边的副长江波涛微笑着接话,那就用你的鲜血,祭染伟大的骑士道吧。杜明喊着副长你太残忍了被一边的吕泊远掐着一侧脖子边说你真吵啊制止了。他们之间的气氛看上去轻松愉快,也展现了帝国骑士团的骄傲。即使是在别人看来艰难的任务,都只是谈笑间的事情。

周泽楷一直没有说过话,约一刻钟后江波涛起身拍了拍手,说:差不多了,我们出发吧。

众人看他们七人自发地列队出门,而开门时的一阵风恰巧掀开了周泽楷遮脸的面纱。他因为避风而回头的一瞬露出的俊美的面容轮廓和五官让在场年龄不等的女性们全都大为惊讶。待她们回神时,骑士们坐过的桌椅已被风吹散了余温。

 

骑士团接到国王的召见命令时成员们大多正在练剑,传信的使者从马上丢下一个羊皮卷轴就离开了。江波涛有些奇怪于他少见的倨傲态度,而捡起卷轴打开后,他便知道,时间到了。
帝国北部的雪山巍峨难攀。不知何时开始流传出的故事中,在王率领臣子打败龙骑士并建立帝国的那伟大一战后,人类占领了雪山以北的所有陆地。失败的龙族死伤惨重四散逃亡,而唯一存活的巨龙就沉眠于雪山之中的星空蔷薇田里。星空蔷薇从此有了让一切复生的神奇力量。无论是濒死的生命,快崩溃的国家,或是处于危险的统治。
然而传说里没有写的,是最后的巨龙,它的主人龙骑士不愿屈服于人类,带着仇恨与不甘,自刎于铺满伙伴们血泪的大地上。但他精纯的骑士之魂不灭,重新在世间找到了自己的主人。


周泽楷,就是拥有着百年前骑士之魂的人类骑士。只是他的龙骑士意志,尚未觉醒。

这一切当然只有轮回骑士团的骑士长和副长还有方明华知道。周泽楷从未觉得身上所谓的龙骑士血脉有何特殊,他只是自提剑一刻起,就在为等同他一生荣耀的骑士道而战。即使他所为之战斗的国家拥有昏庸的国王与固执己见的大主教,他也从未松懈过对自己和对骑士团的要求。如今,帝国的混乱统治已经让民众不满,他们都期待着有新的王站出来反叛那位腐败无能的君主,最好和曾经的那位一样,是伟大的骑士长。但是此时的国王陛下,却要求帝国最优秀的骑士团去为他寻找能复苏一切的星空蔷薇田,“不惜一切代价。”

一行人到达雪山脚下时忽然开始刮起狂风。江波涛招呼着各位手下戴好兜帽抗风,周泽楷却摘下自己的罩帽,任狂风有力的手掌拍打着他的脸庞。江波涛担心地问他是否会冷,周泽楷只是将滚烫发热的手心搭在他的手背上。这很奇怪,但江波涛真正担心的不是这个。他猜想到,随着对可能存在的星空蔷薇田的靠近,周泽楷体内的骑士之魂,极有可能要苏醒了。
重新分组搭档上山,江波涛与方明华退到最后,成为必要时候的防线,让剑术能力最强的孙翔和周泽楷站在了领头的位置。

雪地上行走很艰难,但骑士团之前的任务中远有比这更困难的处境,所以大家都只是默默走着。咯吱咯吱的踩踏声中,周泽楷忽然皱了皱眉。
他听到了一种异常悲伤的声音,一阵阵地,像是呼唤,又像是哭泣。那回声悠长,连绵持续着拍打凛冽寒风中他冻红的耳和如常温热的心。
他看向一向感知力敏锐的孙翔,却发现对方毫无反应。而孙翔注意到了他带着探究的目光后,只是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你看我干嘛?!”
没有收获的周泽楷又转头看了看后面正与方明华商量着什么的江波涛,摇了摇头,说了声“没事。”
有些莫名其妙的孙翔嗤声,搓动着自己手套下快要冻僵的手。周泽楷这才意识到,上山这么久,他自己的手依然暖和得仿佛在烧得正热的火炉边烤火。不仅如此,他的心也跳动得有力且规律,仿佛血液中奔腾着一种神奇而永不停止的力量,在他周身保护着他不受寒冷的侵袭。
只是那种悲鸣和呼唤随着他们脚步的向山上靠近越来越强烈,让周泽楷产生了有些无所适从又无法抑制的悲哀。


中途休息时,江波涛前来询问他身体状况时发现了他紧皱的眉头。面对他的关心,周泽楷思索了片刻,说:“有声音,很悲伤,很……痛苦。”听到这个,江波涛与为周泽楷检查过是否发热的方明华面面相觑。
这一路上,他们并没有听到除了呼啸的狂风之外的任何声响。

“这声音可能与'那个东西’有关,”江波涛压低的声音里的意思只有周泽楷和方明华听得懂,“也许我们可以循着这个声音去找,但是小周你……”
“我可以,继续。”
简单的回答里是周泽楷对于骑士精神的坚持,只要是能完成使命,身体或精神所受的折磨都不算什么。

再次重新组合后江波涛方明华站在了周泽楷左右,而孙翔和被分出来的吕泊远一组。众人再次上路时正是循着只有周泽楷能听到的悲鸣。他们对抗着忽然袭来的风雪,而周泽楷,还要承受着心中被唤起的难以言说的记忆所带来的苦楚。


那是一段模糊而久远的记忆,无数画面伴着嘶吼马蹄声疾驰般闪过,他能捕捉到的,是一个站在冰冷月色下染满血光的大地上的背影。那个身着骑士斗篷的身影拄着剑才勉强站立,他仰起头看着霜白的残月,身躯微微颤抖,仿佛在抑制着自己的悲痛。忽然有零落的马蹄声向他的方向传来。从惨烈战争中幸存下的骑士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片他战斗到最后一位伙伴在身边倒下的土地,毅然拔出剑,随后便倒在了伙伴和敌人们留下的血泊中。
持续时间最长也最清晰的画面中,那位骑士没有说话或发出任何声音,但他倒下后骤然响起的,让大地都震颤的悠长悲鸣声,足以让周泽楷心中一震。
他似乎想起来这是什么声音了。

“你们闻到了吗……有花香味。”
“是啊我好像也闻到了,啊,越来越香了……”
吴启和杜明接连说的话也随之被印证,他们的脚下开始出现细碎的,被风吹散的花瓣,姿态仿佛是某种蔷薇。

“看!星空蔷薇田!”一声惊呼打断了江波涛的思路,而周泽楷也已经松开了眉头。上山起就听见的声音并未停止,但这一刻,他忽然不再觉得悲伤,那种随即替代的惊喜和安心,更像是找到了一直以来都在寻找的某种归宿。

那是一片蔷薇的海洋,神奇地存在于这座皑皑雪山的山峰上。每朵蔷薇都不是寻常的颜色,而是各种……各种光芒。闪亮的,柔和的,恣肆的。 交织在一起,像最温柔明亮的夜空。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小心地观察着,仿佛害怕这片花田会突然消失一般。


“哎,你们看!”孙翔的声音打破了寂静,顺着他的指尖,众人看到了一头巨龙。它像是在沉睡,却又持续不断地轻轻呜咽着,龙吟中有不舍,悲伤,还有令人心神都颤抖的绝望。
江波涛还未反应过来,周泽楷忽然皱眉上前,径直走进了花田。
“不拦着吗?他可是我们的骑士长。”方明华看向江波涛,微笑中并不带担心。
“可是,他始终有一颗龙骑士的心啊。”
那是深藏在血脉中的信仰与执着,他们又岂能涉足。

周泽楷小心地,但稳步的靠近了巨龙。它也并没有袭击这个身躯于它太过渺小的人类的意思,反而在他靠近之后,慢慢停止了哭泣一般的龙鸣。在人类骑士中算身材挺拔的周泽楷有些费力地拍了拍龙低垂的面颊,像是亲昵,又像是安慰。他并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做,相反,他的思绪很混乱,二十几年作为人类生活的思想和脑海中数百年前的记忆搅成了一团。片刻后,周泽楷终于有些疲倦地闭上了眼,陷入昏迷一般的境地。而巨龙抬起爪子尽力轻轻地握住了他,把他放在了自己的身边坐下。

轮回骑士团的其余成员也都靠近了。江波涛壮着胆子微笑着,用人类的语言询问是否可以带走几支星空蔷薇。出乎意料地,巨龙开口了,声音低沉缓慢,携带着百年光阴磨砺的沧桑。
“花你们可以带走,把王留下。”
江波涛和方明华都明白它说的王是谁,他们迟疑着,与疑惑的骑士们对视后,方明华说:“可是,他是我们的骑士……”
“他现在只是你们的骑士长,”龙像是叹息着,“但他,永远是我,我们龙族,唯一的王啊。”

“星空蔷薇可以复生一切,但它不能保证复生后的国家以永生,否则,你们以为我会让王的骑士之魂在外漂泊吗?”龙说,“伟大的龙族竟被渺小的人类打败,连我们的王都陨灭在那片罪恶的战场上!可是,我知道会有这一天的,所以我来到这里,所以我……”龙的话忽然戛然而止,它不再说下去,只是闭上眼,说:“你们带走多少星空蔷薇都可以,快点走吧。”
“我们必须带走……骑士长!”这时出来说话的竟是孙翔,他看见所有的人忽然看向自己,一时不知怎么继续,只能硬着头皮说:“因为他是我们最强大的骑士!他是帝国的骄傲!”
江波涛对一向桀骜的孙翔说出这样的话感到有些震惊,但他也很快笑了起来。周泽楷是帝国的骄傲,齐心协力走到如今的的轮回骑士团,也是他的骄傲。

“我要走。”靠在巨龙身边的周泽楷不知何时醒来了。他站到巨龙身前,轻轻摘下了一朵蓝色的星空蔷薇握在掌心。
“王,即使你回去了,也不会成功的,”龙的声音中带上了苦涩,“这上面……有我的诅咒啊。”
几百年前的黄昏,身受重伤又目睹主人自刎的巨龙悲痛而绝望,它给星空蔷薇施下了拥有可令一切毁灭的力量的诅咒。然后,它散布了关于蔷薇能复生一切的传说,并沉睡在其中,等待人类的国家濒临灭亡之际来寻找这带着诅咒的花田。
可它没有想到,来的,竟是承载龙骑士之魂的周泽楷。
闻言,周泽楷并没有失望或惊慌,他只是轻轻低头亲吻了手中蔷薇的花蕊,说:
“星空蔷薇做不到的,我们,可以。”

龙的目光中再次露出了悲伤,它静静地看着已经是人类的,它曾经的王。过去的岁月里它一直在怀念和自己的王并肩作战的日子,并未想到有一日相见,它需要去违抗他的命令。

周泽楷昏迷的几分钟里,已经回忆起了作为龙骑士的那个“他”所经历的很多。但那也不是他。龙骑士对骑士之道的忠诚他依然拥有,可他已不再仇恨人类。因为如今,他是他们的一员,甚至,也是他们的伙伴。
他走上前,单膝跪地,轻轻抱住了龙垂下的头,将自己的俊美面容贴上,虔诚地闭上眼,用温柔而醇厚的声音诉说着初次加冕作战时的誓言——

I will help my brother knight.
——我将帮助我的骑士兄弟
I will be true to my friends.
——我将忠实地对待朋友

而他身后,今日的伙伴们身穿轮回骑士团的制服,等待着他,再次走向他们。

十日后,暴政的王被推翻,新的君主是位沉默英俊的骑士长。他的身边,有威武的巨龙,和六位伙伴。

从此帝国之名,是为轮回。


评论
热度 ( 21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