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越季

架空,双模特,有肉渣,时间跳跃


他坐的航班机翼划开冬日的雾气降落,他还留在夏天的甲板上


安静的摄影棚被喧嚣唤醒时李迅正在调设备,他从相机支架后抬起眼看看,被一群人簇拥着来的正是当红的周泽楷。一身白色长风衣上松松地挽着同色腰带,英俊的五官被墨镜遮了大半,露在外任人观赏的只有额头和秀致的唇线。

周泽楷摘了墨镜随手一扔,有人很快接住,不知从哪里送上一杯果汁,长长的吸管只在涂了Biotherm保湿的双唇之间沾了沾便被推到了一边。周泽楷的经纪人江波涛面带笑容和李轩接洽,跟从的人大多退到一边,只留下周泽楷和一个小助理模样的人站在原处。李迅打量着周泽楷紧绷的下巴线条,忍不住猜想:这位大神今天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当然,他并不怀疑周泽楷的专业水平。原本凭周泽楷一米八的大高个并不适合模特这一职业,然而轮回的星探方明华坚定地签下了他,还另外重酬挖来了那时小有名气的模特经理人江波涛专门负责周泽楷。十天六个杂志封面四个平面,很快周泽楷的脸便成了大街小巷诸多报亭的生意招徕。他天资出众,人倒也勤恳,有次高烧拍摄时硬是含了四块冰撑了三个小时,拍出来的效果依然闪的人眼睛疼。


又是一阵脚步声,今天要和周泽楷合作的模特也来了,李迅好奇地去看,看完却恨不得捂住自己的眼睛。叶修那张喜欢时可读作不羁痛恨时读作二万五八的脸平时杀伤力也许没有周泽楷的大,可要命的是,李迅看得出叶修的心情愉悦指数在进了摄影棚之后也极剧下降。他倒是绷得住或者说会装,周泽楷好像就没有那么蜿蜒曲折的心思,帅气又耿直的小脸已经罩上了一层肉眼可见的寒霜。

完了完了,笑夜叉好惹怒菩萨难哄,李迅绝望地想着,看看自己不由自主竖起的两根手指。是的,他今天还碰到俩。

“干什么呢你,开拍了。”一只手拍掉了李迅杵着的爪子,吴羽策丝毫不体谅他的心情,看李轩那边和江波涛聊得差不多了,叶修的经纪人安文逸不是爱多言语的,就过来招呼他开工。

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李迅默念着,打开了强光灯。


周泽楷的心情很不好。

他从江波涛打电话联系时就知道要和自己拍封面的那个人姓叶名修是当今圈子里炙手可热了快十年的两大传奇之一括弧周泽楷就是另外一个在十天里红遍全国的传奇括弧完毕。

叶修这个名字一度是他的美梦,美到见了面后睡觉前念一念都能笑出一道纹不管第二天江波涛又要找人给他按摩涂霜各种折腾。他们在春天认识,用一个夏天走近了,秋天实现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拥抱,冬天时欢畅一场后脱了力的叶修懒懒靠在周泽楷怀里踹他小腿让他去把空调打高一度。

时针转了一圈两圈十圈三百圈,叶修跟他说过的话不计其数,比如小周这张脸真是越看越好看比如你用力点儿上面还痒着呢又比如哎你闹哪儿呢还有不做不做不不不做做做。但周泽楷记住的却是他走之前那句。

也许是因为最平淡的话听上去最痛。

叶修突然从他身边离开后还在出席各种活动参加各种拍摄,可他们的日程再没了交集。周泽楷想起来打叶修电话的时候那边从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响到了空音,再打时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他啪地一声放下手机,江波涛在门口顿了顿,走进来理了理他的领子,“我们去参加晚宴了,好不好。”江波涛对他一直是征询的态度,哪怕是周泽楷没有一分可能拒绝的事,可叶修不是。叶修不说承诺也从不问他要,他除了床上和确定关系那次之外说过最有感情的一句话是小周你看,冬天这么厚重,春天好像不会来了。

然后他们真的没有走到第四个春天。那时起周泽楷偶尔会做噩梦,在他看来是噩梦,叶修盘腿坐在他面前看着他,眼神随和温暖,可是摸不到。他开口说话,周泽楷想我不要听,然后发现自己真的听不到叶修的话,只能看他的嘴按那个他已经熟悉的句子口型一遍遍动。


周泽楷看见叶修到他走到他身边的时间不够他稀里哗啦想那么多,叶修已经一手抚上了他的脸。叶修的手温度比他要低一点五度,他们有次无聊用电子体温计量的,量完了叶修就说你看哥到了夏天就是你天然的冰袋,周泽楷就笑,不乐意纠正他一点五度人的皮肤根本感觉不到。

可现在他感觉到了,叶修的手像是只有一点五度,像抚摸情人一样在他脸上,眼神却淡得仿佛初识。

不,初识时那天叶修对他还很有些热情,各种表扬和手上调戏直把周泽楷闹了个大红脸。当然之后都被周泽楷一一小小地报复回来,叶修也都不介意。

拍的时候那个低气压,李迅害怕啊,也不敢多指挥,就由吴羽策出马各种喊。他只管喀嚓喀嚓拍和噼里啪啦删。

“叶!脸上去点儿!周别动,下巴靠他肩上!”

“借位!借位你们也得借得像点儿啊!对,就这样。”

“搂紧了,别放,往下挪点!左手,左手放叶腿上!”


他们今天拍的是著名男性服装杂志,但设计的动作让人觉得应该直接从某种bar里拽两个人来才能胜任。叶修和周泽楷都是专业模特,习惯在镜头前与任何人亲近,反正不动情不伤身,反正他们唯一一次的例外都给了对方。

拍了快一个小时,叶修觉得脸有点疼。周泽楷那双眼,有多少彩妆在他脸上都遮不掉的光。他的表情带着冰冷的、拍摄要求的暧昧,但眼里的火山翻涌,没有一刻让叶修有逃出生天的机会。就像歌里唱的,一刻高山一刻深渊,一刻海水一刻火焰,叶修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封住的情绪也快绷不住了。它们都叫嚣着抱住他,告诉他你也没想走,告诉他你想他快要想疯了,心里身上,都是。


终于连叶修的衣服也受不了,换动作时刺啦一声,裂了个口子。叶修落荒而逃似地往更衣间跑,周泽楷几步便跟上了。江波涛拦住了吴羽策说,上午的已经拍的差不多了吧,吴老师也休息休息,下午一点继续。

周泽楷关门时听到了那个时间,他看看表,现在是上午十点半。他有两个半小时和叶修叙叙旧。

叶修不慌不忙地脱了完好的外衣,撕裂了的长毛衣,手上没停地解开了保暖的衬衫,只留了件白色底衣。他坐在不知为何出现在更衣间的双人床上,对着镜子抖了抖,说:“好冷。”

听了这句话周泽楷像是突然得令出弦的箭,他双臂紧紧锁住了根本没处跑的叶修,找到他的嘴唇便堵了上去。一路畅行无阻地勾住了彼此的舌头,推来挤去间唾液争先恐后地往下淌。叶修伸手抹了一把,推了推周泽楷,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支唇膏,说:“你看你妆都花了。”说着拧开盖子,周泽楷以为他要给自己抹,偏偏头表示拒绝。叶修却径直伸出舌尖蘸了下白色膏体,然后凑过来沿着他微微肿起的唇线一圈圈舔。舔完还吐了吐舌头,“苦。”

你自己要舔的。周泽楷想着,果断地咬住他嫣红的舌尖含进嘴里,纠缠间清淡的苦味溢开,但周泽楷只尝得到叶修的甜。


被摊开成大字按在床垫上时叶修忽然又说了一遍,“小周,忘了吧。”周泽楷愣了愣,恨恨地脱了衣服往一边一扔。

“我不。”他坚决地说完,咬上了叶修的侧颈。不无痛快地想,可算是有机会说出来了。

灼热的吻一路向下,叶修嗯嗯啊啊之间还不忙说了没润滑,周泽楷含糊地舔着他胸前一点,说:“先帮你打出来。”叶修被弄的哼了一声,他才继续道:“今天做不完。”

叶修叹口气,黑色的眸子里染着情欲好看得烧眼,他说:“说真的,忘了吧。”执拗得像是在洗脑。

周泽楷原样回答了,我不。然后握住了叶修肿硬的部位,上下撸动着。


这场互帮互助爽得叶修知道自己的身体又叛敌想起了周泽楷的好,然后他还知道其实自己的心也没忘。当初离开的理由周泽楷没问,他知道叶修有真假好几种可以搪塞自己的说辞。但叶修没有冠冕堂皇,周泽楷也就不想再回望。周泽楷按着叶修的手一下下摸着自己的时候,他再次开口,说:“那次你打电话,手机助理拿着,掉火锅里去了。”

周泽楷停了大概一秒,然后想,还好我没因此绝望。

也就是说一说,他根本不会对叶修绝望。四个春天三个夏天三个秋天三个冬天,然后是一句忘了吧。这样就放弃了的根本不会是周泽楷。

“小周,你说今年冬天是不是会晚来?”

可这几天一直有换季甩卖的标志亮在大街小巷上,周泽楷分神想了想,又去亲叶修,得到了百分百的回应。


一点钟他们收拾好了一切,叶修先出去,他关门前看了看帅气依旧的周泽楷,说:“今天的事你会忘掉吗。”

“不会。”周泽楷答得坚决,他笑笑,说:

“那,晚上继续吧。”


他开始在机场等着一艘船,跨过了一整个秋天,码头上迎来了有他的航班。


评论 ( 8 )
热度 ( 95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