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景深(五)

Attention:

架空,模特周泽楷×摄影师叶修  摄影师孙哲平×模特张佳乐

主打周叶双花,其余心证。私设有!!慎入。

电梯→四

摸鱼总在考试后(。


张佳乐走进咖啡馆的时候孙哲平正抱着电脑不知在看什么。他将戴着的棒球帽压低了些,突然回忆起了回到几年前,他和孙哲平还是搭档的时候常有的心情。

那时候他们的作品刚刚在业内走红,公司安排了数不胜数的拍摄任务,有电视广告也有杂志等平面媒体。即使几乎每天都在摄影棚和路上度过,两人也总会偷空跑到路边不起眼的小店喝杯咖啡或者只是静静坐上十几分钟。张佳乐每次都要戴上帽子口罩或者围巾等等搞得偷偷摸摸的意味十足,孙哲平每次都会笑他多心。但偶尔张佳乐为忘了戴口罩而懊恼时,他往往会从口袋或者不知道哪个地方掏出一个一次性口罩放在他手上。

每每这个时候,张佳乐觉得自己这个看上去狂放不羁的搭档兼恋人其实特别浪漫。


回忆着过去,张佳乐的心情总算不那么矛盾了。他坐在孙哲平对面,面前放了杯晾凉的温开水。

这次见面是因为张佳乐给孙哲平发了条短信,只有简单的一句话,“愿意聊聊吗。”而孙哲平的回复是一个地址,义斩楼下的咖啡厅。

“找我来有什么事?”他喝了口杯中的水,看向合上了笔记本的孙哲平。

“过去那些照片你那还有吧,还我吧。”孙哲平活动了下手腕,说。他指的是张佳乐成为名模之前,他们一起拍的那些练手的作品,都保存在张佳乐那里。

将近三分钟的沉默后,张佳乐吞下了原本想问的“你的手好点了没”和“为什么”,说:“好。”随后他起身走出了咖啡馆。就像两年前,孙哲平带着收拾好的东西,轻描淡写地通知他:“我要回去养伤了,以后你的平面都有另外的摄影师来拍。”

那时候张佳乐看了他五分钟,然后说:“好。”又加了一句“注意身体。”然后是,“再见。”


晚上,张佳乐将自己找出来、没来得及洗出来的照片打包成一个文件夹,找到孙哲平那个用着系统自带头像的QQ号,发了过去。

他曾经想过把这些照片冲洗好做成一个纪念册,却又无法说服自己完全原谅孙哲平的突然告别,索性把它们扔到了一个几乎没打开过的优盘里。电脑自动扫描优盘里的病毒时,张佳乐忽然想,自己生了这么久的气,到底在气什么呢?孙哲平的受伤是因为之前不规律的长时间拍摄工作,也是因为他自己不注意保养。但也不能说与张佳乐没关系。

所以与其说气孙哲平的离开,不如说他是在自责和逃避。毕竟孙哲平走之前说过有需要随时可以联系他,是他自己选择性无视了。

孙哲平这次要照片,看来是要彻底断了。他的果断张佳乐自然是有所了解的。先前他们交往的时候也没少为这个磕架,但每次不过十分钟就又看着对方生气的蠢样笑得不能自已。

正东思西想着,QQ提示音响了。张佳乐手一抖,把输入框里的消息给发出去了。

张佳乐:“我们分手吧。”

大孙:“我帮你跟张新杰说了,后天来拍套写真。”

大孙:“什么?”

张佳乐:“你要照片……不是要和我断?”

大孙:“……张佳乐你想什么呢。”

那边的正在输入上下看到那句“分手宣言”时顿时停下了,显然孙哲平有点无语。

大孙:“我是要从过去那些没发表的照片里挑点构图还不错的给你拍写真用。”

张佳乐:“……啊?但你不是跟我分手了……”

大孙:“分什么手,你是我认识的那个张佳乐吗。”

张佳乐:“你走之前不是说……”

大孙:“我当时说的是我回去养伤了,有事联系我。结果某人两年都没搭理我一句,来拍个片子还躲躲闪闪的。”

张佳乐:“…………”

脑补简直要人命啊,张佳乐同志。


放在桌面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张佳乐看都没看屏幕僵硬着手指划开了通话画面,他说:“喂?”控制不住声音的颤抖。

那边的人轻轻笑了声,用难得温和的口吻安慰道:“没事儿,我又没生气。”


“今天的棚拍主题是眼·色。”叶修拿了支眉笔,用笔尾点了点镜子里周泽楷的脸,说。

“那前辈打算怎么拍呢?”江波涛问道。

“这个,先保密。”叶修说着对孙翔偏了偏头示意,“今天小周只要画眼妆和唇妆,我来。”

江波涛拉住了想说什么的孙翔,让他和自己站到了一起。他看得出来,叶修对周泽楷的赏识是超出了他对这位前辈的一贯认识的。亲自拍片,选景都不算什么,连妆面都主动出手了,他对周泽楷的这份器重心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叶修选了支银灰的眼影,不画眼线,而是沿着周泽楷眼眶的自然弧度上描,又用棕色的眉粉和细头眉笔将他眉毛的弧度改小了些。最后他选择了最接近周泽楷唇色的唇彩,精细地涂了两层。

“跟我来。”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带他进了化妆间一边的一间小屋子。在一个箱子里翻找了片刻,叶修拿出一片手握式面具在周泽楷脸前摆了摆,见握杆的长度合适,就将面具递给了他。能遮住鼻子以上半脸的面具右侧粘着根长长的羽毛,正贴在周泽楷的鬓角。而假面的眼眶部位下贴着一圈银灰的细钻,与他的眼影颜色只在浓淡上略有出入。

周泽楷在叶修的指导下举着面具遮在脸前走出了化妆间。走到背景布前叶修遇上要去化妆的孙哲平和张佳乐,他停下来和两人打招呼,打趣张佳乐前两天还心如死灰的模样怎么这么快就又如胶似漆了。张佳乐特不屑地冲他摆手说去去去不懂别瞎说,孙哲平只是笑笑。而周泽楷就安静地站在一边。

寒暄结束两边都继续走向自己的目的地。张佳乐走出几步,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周泽楷,对孙哲平说:“老叶这是去威尼斯拐了个外国小伙子回来?”

“那是上次跟你在一个棚拍过片的,好像叫周泽楷。”

“是中国人啊,气质不一般……你怎么这么了解内情?”他挑挑眉看向孙哲平。

“叶修给我看过好几回他给周泽楷拍的片子了,我看这次这家伙挺有心。”

“啧啧,都一把年纪了还被美色所迷惑,出息呢。”张佳乐故作老成地摇了摇头,孙哲平似笑非笑地捏了把他的后颈,“坐好,别羡慕嫉妒了,我保证给你化的比他好看。”说着他补充了一句,“你是成熟的美。”

张佳乐回头敏捷地将刚拿起的杂志糊在了他脸上。


背景灯的强光下,一身黑色丝绒面料礼服的周泽楷面容平静,明丽而不花哨的面具成了他白皙皮肤上除了唇色外唯一的色彩。叶修拍完几张后伸出一根手指对他做了个绕圈的动作,周泽楷立刻会意地转身、回头,面具向左斜拉只遮住未进镜头的小半张脸。银色的眼影与贴钻相映,仿佛是他黑而浓密的睫羽倒影。

不靠服装不靠背景,黑白二色的对撞使得周泽楷本就深邃却又纯澈的眼在华丽面具的虚掩下更像一个梦境。又像是一双鹿的眼眸,湿漉漉地俯瞰着大地,便是最温柔的神明。


“我说叶修,你拍出来的周泽楷简直好看得不像真人啊,你的技术真的强到这个地步了?”休息的间隙张佳乐抢过试洗出来的片子翻看,怀疑地看着叶修,仿佛他手中的相机是个自带美图功能的微型电脑。

“年轻人啊,这你就不懂了吧,那什么人眼里出男神啊。”

而叶修只是拿回了照片,不无神秘地朝张佳乐挥了挥,和周泽楷一起离开了摄影棚。


TBC


评论 ( 8 )
热度 ( 60 )
  1. 故里为白一杯梅子酿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