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错风说语

架空paro,有军事和科技方面的私心设定。不科学有,勿深究。


叶修被通讯器吵醒后艰难地从被子里刨出了自己的那个银色小盒子,按了下一侧的按钮,张新杰的脸就出现在他面前。

“叶修,我们接治了一个伤员,十点半之前你最好能出现在后勤部。”

“小张,后勤部的广告是什么来着,治病张新杰修理肖时钦啊,这种事你们处理下不就行了,现在休战呢,我难得躲个懒……”

“伤员周泽楷,军衔为上将,初步判断是休克昏迷,未发现明显外伤。”张新杰没有理睬叶修的抱怨,一板一眼念起了报告。而他刚念出伤员的名字,叶修就止住了话头,沉默了下来。

“我们在伤员耳垂发现一枚内置芯片的耳钉,经初步检查,我们怀疑,”张新杰意味深长地看了叶修一眼,继续道,“他是'最强天赋'计划的执行体。”

“开什么玩笑,‘最强天赋’计划的十个执行体不是据说只成功了一个吗。而且他要真的是,哪有那么弱就昏迷了。”叶修像是毫不在意地扬扬手,一边迅速地起身收拾好了自己的被子。

“是不是,叶上将应该很清楚。”张新杰没有被他的调侃影响,镇定地回复道。

“直升机派来了吗。”叶修不再打岔,问。

“你可以坐公交,不穿制服暴露身份的危险很小。”


二十分钟后,从直升机上下来的叶修签好登记单,经机器人迅速检查过身份后走进了后勤部。休战期间他的办公场所本来被安排在作战指挥部,但叶修坚决要求换到了相邻一条走廊的后勤部。于是刚刚宣布休战,军委负责人冯宪君将向来以治军纪律严谨出名的张新杰安排到这个前线的后勤兼职负责记录日常工作的打卡情况。

这样也依然偷空躲了个懒的叶修走进他三天没踏进一步的办公室,看见肖时钦正拿着一个数据器分析着什么,而张新杰在检查的那个躺在病床上的年轻人正是前几天还在领导着主力军作战的最年轻上将周泽楷。

“怎么样小肖,分析出什么来没有?”叶修没有急着去看病床上的人,而是关心起肖时钦手上平板里的数据来。

“耳钉里的芯片有锁,和他手腕上贴的那枚芯片应该是通过脉冲信号互相联系和交换信息。”

“哟,难道小周还真是跟'最强天赋'计划有关系?”

“我们只从传闻里听过这个秘密计划,但是叶修上将,你作为曾经'最强天赋'的指导人之一,还会不了解周上将的真正身份吗。”张新杰摘下听诊器走过来,坐在了叶修面前。

“是物理昏迷还是自主昏迷?”叶修摸了摸自己中指上的一枚银色指环。

“我们还没有进行具体诊断,暂时不能确定。”张新杰重新站起来,“必须主负责人签字才能动用设备。”

叶修提笔便在一边桌上的报告书上签了字,“开始吧。”


“复苏无效。”

“一次加压。”

“复苏无效。”

“二次加压。”

“复苏无效。”


三次复苏显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昏迷中的周泽楷仍静静躺着,俊美却失去鲜活气息的五官仿佛是用温润的白玉雕刻出的塑像。

叶修微垂着头,不知在思考什么,肖时钦在沉默持续几十秒后开口说:“可以试试拆掉芯片……”

“强行拆除芯片可能会让它启动信息自毁模式。那么三天后也许小周会醒,但是,他会失去从接触芯片以来的所有记忆。”叶修说到这里,其余两人都懂了。

到那时,周泽楷作为“最强天赋”唯一成功的执行体的存在价值就消失了。

“他还有意识。”一直在观察一边仪器上心电图的张新杰说,“刚刚你提到失去记忆的时候,他的心跳一度有明显的起伏出现。这意味着……”

“他在……抗拒?”肖时钦猜测着,和张新杰一起看向了叶修。

“麻烦你们,先去帮小周请几天病假,我来看看吧。”面对看上去只有轻微呼吸动静的周泽楷,叶修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甚至还带着一丝微笑。

“好。”张新杰未做犹豫便简单地应了,拉了下想说什么的肖时钦。两人走出去之前,张新杰开启了屋内的隐藏监控。

“为什么不趁机追问下关于那个'最强天赋'计划?”肖时钦和张新杰一起走进监控室前忍不住问道。

“这个计划现在还只存在于传闻中,而我觉得,我们面前唯一的知情人并不会透露什么。”


只剩叶修和周泽楷两人的屋中,叶修找出了自己的数据板坐在了病床边。

“小周啊,几年不见你好像更帅了嘛。”他一边调侃着全无反应的周泽楷,快速地扫描了贴在他手腕内侧的微型芯片,数据板上弹出密码输入框。叶修娴熟地输入了一串数字,通过,他像是有些讶异。半晌笑出声,“居然还没改密码?也不怕信息库被入侵接收点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关于周泽楷的各方面能力在芯片的刺激下不同的提升程度等信息被叶修直接跳过了,数据板上显示出他的记忆分区。其中按周泽楷对其的重视程度用颜色划分了不同区域。叶修先是点了呈红色区域最广的一块,一点点翻看着。

随着读取信息的增加,叶修唇边的一点笑意慢慢地消失了。周泽楷最深刻而珍视的记忆,竟然全都是三年前的。

而当时,叶修作为最强天赋的计划指导人之一,与执行体周泽楷一起生活了近一年时间。


他飞快退出了这一区域,选中了屏幕上最小的黑色区域。

是一段视频形式的记忆。从周泽楷的视野里,叶修看到在作战指挥部的牌子下飞快地闪过一个人影,停顿几秒后视线跟进,显然是周泽楷产生了疑惑从而去查看。随着主视野的接近,叶修认出了那个人的侧脸。

是他自己。


叶修的手悬在空中好几分钟,然后他慢慢地放下了数据板,将一个无线耳机式的连通器塞到自己耳中,合上了眼。

你给的旧梦太美,只能半醒。


三年前。

周泽楷成功地接受了最强天赋计划的芯片贴合,并佩戴上了用于接受信号的耳钉。按规定,他要住进军委提供的宿舍,和他的指导人叶秋一起。

到宿舍的时候已经超过了预定的时间,周泽楷将行李放在沙发边,打量着布置简洁陈设齐全的宿舍。浴室的方向传来水声,但周泽楷刚站起来,犹豫要不要前去查看的时候,水声就停了。

一个穿着衬衫长裤的青年男人很快走了出来,他并不带着微笑,但是看上去让人觉得非常舒服。在看到周泽楷之前他先去了次厨房,出来的时候修长白皙的五指中拢着个水杯。

“哟,小周来啦。”明明只在周泽楷之前到宿舍的男人却仿佛这是他久住的家一般,招呼道。“我是叶秋,你未来的……室友?嗯,应该算室友。”他伸出手,自我介绍着。

“周泽楷。”周泽楷也伸出手去和他相握回礼,他注意到了自称叶秋的青年食指上戴着的一枚戒指,目光里闪过了些疑惑。

“这个,和你的耳钉作用一样。”叶秋随意地对他晃了晃手,解释,然后便非常自来熟地调侃道:“小周长得很帅啊,我运气真不错。”周泽楷在他的称赞中有些慌张地走进了卧室。


成为“室友”的第一天晚上,叶秋敲门进了周泽楷的卧室,通知他,因为计划的规定,他们必须睡在一间屋子里。

军委准备的床显然是经过事先测量的,睡下180出头的周泽楷和略矮些的叶秋后还有不小的空间。第一次和几乎是陌生的人一起睡,周泽楷还是有些紧张的。他开始和叶秋背对着背,但在身后的呼吸慢慢平静下来后,他小心地转过了身。叶秋的身材比起他显得瘦削不少,背心中露出的肩胛上便像是趴伏着一只收敛翅羽的蝴蝶。

“晚安。”周泽楷对着背对他熟睡的叶秋轻声说完,也阖上了眼。


后来周泽楷从一本书上看到,同睡在一个空间中的人,都可以进行“同呼吸”。他们亲密无间地分享着这个有限空间的氧气,和黎明之前的静夜。

作者说,这个时候人们甚至能相信,自己是可以靠二氧化碳生存的。

如果周泽楷能提前知道后来他和叶秋的关系转变,当时的他也许不会觉得这句话很荒谬。听上去只像个浪漫的传闻。


叶秋的手很好看,尤其是在握枪的时候。进行活靶射击时他的手指灵活地给枪上膛装弹,周泽楷目不转睛地看着,视线却总是容易从枪滑到他的手指上。叶秋偶尔发现了也不点破,只是收起枪,比出拇指和食指,对着因为目光忽然失去目标而略显失神的周泽楷上挑一下,口中配合地“砰”了一声。

这个动作曾被路过的韩文清斥为幼稚,周泽楷却仿佛真的中了一枪,子弹留下的伤口被一种叫做“喜欢”的情绪治愈填满。

而戴在他中指上的那枚银戒指,被叶秋含糊地用“用来接受信号”的理由带过了,周泽楷便也没有多问。

他也曾把那双手握在掌中。

周泽楷生日那天,叶秋不知是本来就知道还是谁提醒的,说是要给他做个小点心庆祝一下。但是敲开鸡蛋后第一步他就停住了。难得露出些为难表情的叶秋看向周泽楷,说:“小周啊,哥好像不会打鸡蛋。”

“我来。”周泽楷说着要拿过碗,却被叶秋拦住了。

“你教我吧。”叶秋对他示意着,“之前教了你那么多,这就当是回礼了。”

愣神几秒后,周泽楷站过去,小心地握住了叶秋的手,带着他一起将碗中的鸡蛋打散、搅匀。他们的手指扣在一起,像是最亲密的情人,将彼此裹在生活温柔的烟火味中。

加完面粉后叶秋忽然回头,说:“小周,你眼睛上沾了面粉。”然后他拉开周泽楷举起的手凑上来,吻住了他。

一吻结束周泽楷还怔怔地举着手,就听叶秋说:“骗骗监控,别在意。”

周泽楷的思路还在断电中,没有想起他们住的宿舍里并没有任何明显的监控设施。

那次他们只做了个最方便的布丁,鸡蛋的味道浓过发酵的面粉和糖。叶秋说:“如果不需要开战,以后我们就花一整天做个大蛋糕,慢慢吃。”

“嗯,一起。”

没有容易变质的暧昧或试探,他们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将共住变成了交往。

叶秋似乎对于这样的关系转变很习惯,牵手、拥抱或者亲吻的举动通常由周泽楷主动,但他的回应也总是温和细致的。而周泽楷从出生起就一直是作为计划的执行体被培养,没有人对他“倾注”过如此多的有温度的情感互动,他自然非常珍惜。或许在这个某种程度上与世隔绝的空间里,他们确是无可挑剔的一对。

一天晚上周泽楷打了报告出了宿舍区,直到深夜还没回来。叶秋洗过澡先上床等着,到了往常睡觉的时间他便先躺下了,但没关灯。一阵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响起时,叶秋没睁眼,他想看看周泽楷这么神秘是想干什么。周泽楷压抑着呼吸蹲在了叶秋面前,小心翼翼地拉过他的手,随着一点冰凉的触感,叶秋感到一枚环状物被套上了自己的无名指。他静静地勾了勾唇角,在周泽楷还没来得及逃走的时候回握住他的手。

“小周啊,私定终身了就要负责,你可要想好了。”他说着,将自己中指上那枚款式简单的银环褪下,调侃又带着些慎重地戴在了周泽楷的无名指上。

“嗯。”保持着蹲姿的周泽楷低头用力地眨了眨眼,想遮掩自己的情绪,却被叶秋抬起下颌,用舌尖轻巧地扫去了他眼角的一点水渍。

“傻。”他只来得及再发出这一个音节,剩余的话语全被恢复了行动力的周泽楷用亲吻堵了回去。

那段日子他们一起训练,时间被战术意识和实战练习分割成块。叶秋本来每晚都要独自一人在屋内在数据板上记录些什么,与周泽楷交换了戒指后却连这唯一避开他进行的事务也省去了。虽然很清楚他们作为‘最强天赋’计划的参与者是在备战,潜意识里周泽楷却是希望战争不要开始的。他希望这样简单又普通的日子可以继续。哪怕需要他佩戴着芯片,接受电子信号对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刺激。


而直到叶秋忽然消失,周泽楷都是相信他与任何战争的策划无关,只是个计划执行人而已。他记得叶秋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在他离开的前一天晚上。

他们像往常一样给了对方一个牙膏味儿的晚安吻,关灯前叶秋忽然说:“其实我叫叶修。”

然后,叶秋,或者说叶修,离开了他,再也没有在宿舍里出现过。周泽楷准备的正式告白,哽在了喉咙里,没有机会说出。

再然后,战争开始了。

那栋宿舍楼一度是周泽楷当作回忆小心珍藏的一个地方,直到他在宿舍楼下的临时作战指挥部门口看到了叶修。传闻中那个神秘的元帅,恐怕就是叶修。

在战场上周泽楷遇见了王杰希,他也是‘最强天赋’计划的指导人之一,但他的执行体与芯片的磨合训练早就宣告失败了。他看到周泽楷手上的戒指后,表情明显一变。在周泽楷默许副官江波涛前去追问之下,王杰希告诉他,那是军委发给指导人,用来监视他们日常生活和训练的监视器。但他没有说,那戒指一旦离开了指导人的手指就失去了作用。


周泽楷突然觉得很累,曾经的希望全都变成苦涩的海水,浸泡着心脏,也刺激着本来让他幸福的“子弹”留下的伤口。近四百个日夜的熟悉和温存,让他无法怪罪叶修。可偏偏是叶修将监视器戴在了他手上,“换”走了那枚承诺的戒指;也是叶修的参与使战争开始,他失去了二十年来一直被精心“培养”的岁月中最温暖自主的一段日子。

疲倦、疑惑、怀念和由此来带来的痛苦让他在离开战场的日子里变得嗜睡。或许是因为只有睡梦中,周泽楷才能忘记这令人痛心的“背叛”,回到最好的记忆里。

真相太苦,只能半醒。


“张新杰,我要和小周共享梦境。”

叶修摘掉连通器,对着空气说道。而监控室中的张新杰打开了通讯系统,说:“共享梦境还在实验中,危险很大,而且……”

“哟,张新杰你这么关心我,老韩知道吗?”叶修说完淡淡地看了看床上安静沉睡的周泽楷,“开玩笑,哥的人当然要自己找回来,还敢跟我玩自主昏迷。”

他看得出来,周泽楷保留下来的记忆是有所取舍的。那些“叶秋”对他隐瞒的都被一笔带过,使他们不合常理的感情转变更像童话一般甜美。

温柔窜改残酷记忆,截取相拥的笑意,别的都封印。


“如果你在梦境里遇到不测情况,我会提前终止。”张新杰说完,走出了监控室。

他回到后勤部为叶修做好梦境共享的设备连接后,叶修闭上眼,对已经转身的他说:“谢谢。”

“我只是为了军委的计划不白费。”

“小张啊,传闻很多时候都被美化过,就像承诺。”

张新杰不再接话,带上门前,他不动声色地关闭了屋内的监控。


眼前虚无的场景闪过之后,叶修回到了一间浴室一样的房间里。他认出来,这是和周泽楷共住的那间宿舍的浴室。

他看看已经穿好了衣服的自己,推开门走了出去。

周泽楷像记忆里一样站在沙发边有些局促地看着他。叶修想,这次直接说真名吧。他整理了下表情,刚伸出手,就见周泽楷表情微变,径直一拳向他的脸上打来。

“我去!什么情况!”叶修心中暗惊,一步后退躲过了这一攻击。随后,周泽楷做出了与叶修记忆里完全不同的动作,继续向他逼近,似乎企图继续攻击。叶修有些无奈却也不能不回手,好在他的格斗术此时还要胜过未经训练的周泽楷一些,艰难地击败了他。

趁着“周泽楷”倒在地上喘气,叶修毫不犹豫地向门口跑去。他知道这里出了差错,周泽楷的本意识里排斥"背叛"他的叶修的部分正在和他的理智和回忆搏斗。因为刚刚他攻击叶修时,脸上的表情却是带着些悲伤和不情愿的。

“你猜测得没错,你必须唤醒周泽楷,要么就打败他,或者在这里杀死他。”张新杰的声音出现的时候叶修刚好推开了宿舍的门,一瞬间的晕眩感后,他发现自己站在了训练场上。

“小周啊,你听我说……”他刚开口,原本在听他教授枪术的周泽楷的目光转到他手上,就径直将枪口指向了他。叶修只能躲避的同时上前拖下了他手中还没上膛的枪。

随后,一重重场景出现,在卧室里,食堂,厨房,书房,那些记忆都重新变得鲜活,但叶修只能一次次阻止周泽楷对他的攻击,而无法说完要说的话。

直到他身处最后一个场景,是他们没有经历过的,战场上。

原本想要说些什么的周泽楷刚喊出他的名字,表情就再次变得迷茫,手也摸上了腰间的佩枪。

“叶修,需要我切断梦境共享吗。”张新杰的声音插入,“如果你选择毁灭梦境里的周泽楷,也有精神被困的风险。”

而叶修只是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他不喜欢目的落空的那种感觉,但既然决定唤醒周泽楷,就必须做出选择。

他带着周泽楷熟悉的,有些宠溺意味的笑容走上前,握住周泽楷持枪的手的同时拥抱了他,贴近他耳边轻声说:

“再不醒的话,给你的奖励只好作废了?”

周泽楷的身体颤了一下,叶修握着他的手将枪抵在了自己的背后。他叹口气,说:“都说情场如战场,没想到哥还真得在战场上来一下。如果有机会的话,你要补偿我啊。”

说完,他扣动了扳机。子弹无声地贯穿了他们的心脏。


周泽楷醒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叶修有些疲惫的脸。他动了动唇,刚要说话,叶修打断了他。

“坐了这么久累死了,让我上来躺会儿?”

周泽楷眨了眨眼,掀开被子一角,让开了些位置。他只脱掉了军服外套,身上还带着些硝烟的淡淡气味。

叶修背对着周泽楷,像他们第一次同睡时的姿势一样。而他静静的声音传到了周泽楷耳中,格外清晰。

他说,小周你误会了,我只是个后勤部的小主管啊,哪里能负责得了作战指挥部。传闻里什么元帅的,都是扯。

他说,其实本来不想那么早就走的,但是军委那些老头子等不及要开战了,非要我先回去,还要把叶秋的名字换回去。

他说,其实小周你也挺傻的,梦里那些东西明明又不好,还不愿意醒。

“能见到你。”周泽楷忽然回应道。“至少,能看见你。”

虽然触摸不到,虽然只能不情愿地发起攻击逼他离开,但这是他唯一能见到从前那个叶修的机会了。


叶修没有接话,很久之后,他拉过周泽楷在他背后的手,扣在了自己的手掌外。

周泽楷小心地摩挲着他的手,从指尖到掌心,他摸到了叶修指节上一个硬硬的环状物体,动作瞬间停滞。

“你……”

“那个东西,开始的确是监视器。但它到你手上,就只是戒指了。”叶修说着,反握住周泽楷空无一物的手。

“抱歉。”

周泽楷闭上了眼,他将叶修紧紧地扣进了怀里。

这一次,无论是梦境还是现实,都不想放手。


叶修坐起身,看着沉睡中带着笑容的周泽楷,将一枚与自己手上同款的指环套在了他的手上。

“好不容易找到的,可别再丢了。”

完。


周泽楷生日快乐!

题目就是“传闻是错的”这个意思,本文其实可以说是一个由很多传闻和真相构成的故事。最强天赋计划没有传闻里那么成功,叶修也不是传闻里战争的策划人。他们没有进入传闻的感情,却是真正存在的。


共享梦境里的告白黑暗版:

而叶修只是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他不喜欢目的落空的那种感觉,但既然决定唤醒周泽楷,就必须做出选择。

他带着周泽楷熟悉的,有些宠溺意味的笑容走上前,握住周泽楷持枪的手的同时拥抱了他,贴近他耳边轻声说:


学挖掘机哪家强?

此梗思路来自 @故里为白 


评论 ( 4 )
热度 ( 141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