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金玉良缘(二十·外一则)

最后一次打这个标签啦w微盘走这里。考虑到方便下载阅读就没设密码了


转眼两年间,世事风云变幻,武林群雄争逐也未曾停过。

兴欣客栈的后院里,一群年轻的面孔正练着功,或剑或镖或弓鞭,个个都是全神贯注。不涉江湖的人,很少能知道这间看似普通的客栈,正是自上届武林大会后初露峥嵘的兴欣门派驻地。

在兴欣门派出现之前,武林中的另一件大事则是轮回放出消息,称他们的掌门夫人重病不治,与她情深意笃的掌门周泽楷则终身不会再娶。此举既让不解内情的人敬佩周泽楷的痴情,也让很多本还惦念着周掌门侧妻妾室之位的闺阁女子悻悻放弃。

只有几位了解当时真实境况如喻文州王杰希之属,也都是一笑了之。

他们也清楚得很,叶修是不会加入轮回的。毕竟他改名叶修出现在越郡之后,轮回接回了他们的小少主孙翔。即使那时用着却邪的他输给了曾经的斗神叶秋,孙翔武艺之强也是无人能否认的。而回归本家门派之后,他仿佛更加沉下心来,剑术精进之快也是让人只能望其项背。


接了周府寄来的邀约,叶修一个人驰马到了轮回城。江波涛在周府正门前等他,二人进了厅堂后叶修打眼四处一瞧,看到堂中的桌上时也愣了愣。江波涛顺着他目光看过去,是周泽楷父母灵位之下摆着的那块“亡妻周苏氏之位”。他正筹措着怎么开口解释,只听叶修笑了一声,径直进了周泽楷卧房。


正由侍女伺候着系上颈间束带的周泽楷看见进房来的人,目光一亮,挥挥手让侍女退下了。

他大步朝叶修走过去,却被叶修伸出一只手臂拦在了几寸之外。

“我有个疑问。”叶修笑得很浅,但周泽楷知道他现在心情不错。

“你问。”他握住撑在自己胸前的手,细细摩挲着。

“你既已'失妻'……真不准备再娶了?”叶修没有抽回手,补充道:“不娶正妻,好歹也纳个妾?”

周泽楷认真地看着叶修,片刻放开他手指将他拉近了,说:“好,纳妾。”

“哦?”一抹笑飞快地滑过叶修唇角,“有人选了?”

“苏沐橙。”

“这绝对不可!”叶修当然知晓人是在揶揄自己,但有人抢在他前面拒绝了。

是恰巧路过的孙翔。他目光复杂地盯着周泽楷,“原来你的聘礼是替自己送的啊。”

周泽楷一怔,那话本是想调侃叶修,结果被自家这容易当真的弟弟听去了。他正想着怎么解释,叶修又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开口了:“哟,轮回真是大手笔,纳个妾都送上那般厚礼。”他话音一转,摇摇头道,“不过……我们沐橙只嫁正房,即使青年才俊如周掌门,她也是不会嫁做侧室的。”

“我不娶,”周泽楷看见孙翔的手已经按上腰间却邪,立刻也不想什么措辞,直接把他给卖了。“是孙翔。”

叶修再看向孙翔,只见他脸忽然烧得通红,拔腿就跑了。


叶修此行来,本就是商议孙翔与苏沐橙成亲的事。不过这刚来就和周泽楷里应外合把来日的妹婿给耍了一把,恐怕孙翔对他印象也不会有改观。

他二人和江波涛一起坐下商议敲定了诸多细节后,五日后迎娶的事宜也算是定下。轮回与兴欣这一桩联姻也是大事,喜帖散出已收到多封回复。而午饭时,叶修看着估计是因为上午的事而有些食不甘味的孙翔,在放下碗筷后开口道:“沐橙说,聘礼中她最欢喜那个珠串手镯,让我告诉你,好生感谢一下那位做手镯的师傅。”

先前连着四日没怎么睡只为串好那手镯的孙翔闷闷应了一声,耳垂却悄然地红了。


饭后由周泽楷陪着在桃林散步,叶修看着自己两年未曾涉足的处所,树上桃花开得依然繁盛。

“……你们放出消息几月之后,蓝雨给我来了封信。”叶修淡淡提及,“喻文州说,黄少天因为这件事,足足笑了我三个月。”

“咳,抱歉。”周泽楷倒也没想到会有这种影响。成亲后不乏有人来周府拜访,那时作为一府夫人总称病不出现待客也不是长久之道。所以江波涛决定放出夫人病殁的消息,他也没多想。

“无妨,”叶修握住他身侧的手掌拍了拍手背,“只是你就真的准备这样独身一世?”这次不再是玩笑,而是真的关心。他并不想看着这样无论什么方面都极为出众的青年因为他,剩余大半生的很多日子都是踽踽独行。

“不是独身,”周泽楷捏着叶修有薄茧的手指,这两年他为了门派的事,也忙得清瘦了不少。他指指自己心口,“装着你。”

寂静里,不知何处飘来一阵伴着桃花碎瓣的风,叶修望进青年漂亮而有神的眼,唇上的温热仿佛熨贴到了心中。


热闹的锣鼓吹打声中,一长挂鞭炮被点燃。噼啪炸开的红光里,迎来周府又一位少夫人的喜轿缓缓落了地。凤冠霞帔加身的苏沐橙被喜娘扶出轿,陈果唐柔一行“娘家人”看着她小心地迈过火盆,进了周府大门。

陈果眼中泛着泪,她仿佛还记得两年前被叶修带进兴欣客栈的那个会脆生生唤她姐姐的苏沐橙。而如今,曾经轻盈跳起镖舞的小姑娘,已经长成容貌出挑的武林第一美人,更要嫁作他人新妇了。


周泽楷坐在正堂,替了父母的位置,而叶修身为新妇长辈,坐在他身边。这样有些奇怪的二位长辈正襟危坐着,周泽楷心中却是欢喜的。因为换个方式来看,他和叶修也像是被承认了的一对。

恭喜声不绝于耳,也不断有客人进来,而江波涛前后打点着,屋中客席很快坐满了。

满脸掩不住欣喜的孙翔迈着愉快的步子牵着那红绸走到喜堂门前,绸布的另一端被放进了喜娘扶来的苏沐橙手里。

鸿雁传书两年,他们终于是定了情,走上了人生最重要的一条路。

新人牵着大红的牡丹慢慢走上堂来,人们的贺喜声此起彼伏。而周泽楷看着此刻的孙翔,一如曾经的自己。只是他弟弟此刻的喜乐心情较之那时的他,要更真实些。他趁四下无人注意,小心地握住了叶修垂在椅侧的手。没有被挣开,反而得到了有力的回握。

他想起几日前桃林中,叶修说:“我把妹妹嫁到周府,你可要允我日后多来探亲啊。”


身着大红喜服的孙翔与苏沐橙在堂前站定,有人喊起:

“吉时到——”


外一则·完

评论 ( 6 )
热度 ( 78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