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金玉良缘(十八)

下章完结,然后就是甜甜的外一则啦XD虽然最后几章几乎都在撒糖_(:з」∠)_有翔橙,有翔橙


“去放纸鸢吧。”平静的日子过了两天,第三日早饭时苏沐橙忽然提议道。叶修喝着碗里的粥应了一声,周泽楷也就对江波涛点了点头,会意的江管家立刻去准备纸鸢了。苏沐橙叫住他,说:“不用给我准备。”江波涛又转向孙翔,意思是问这位小少爷需不需要。孙翔嘬着香糯的米粥嘟囔道:“纸鸢有什么好玩的……”苏沐橙偏头冲他看看,他立刻放下碗,“给我拿个大些的。”

目睹了这一切的其余三人都忍俊不禁,叶修更是不给面子的直接笑出声,江波涛看孙翔脸色一变,就忙说了声这就去转身走了。周泽楷也没有替自家弟弟说话,而是握住叶修放在桌上的手捏了捏,看向他的眼睛里带了些担忧。叶修没有说话,用另一只手拍了拍他,跟着苏沐橙和孙翔后面起身了。


周府有片不小的桃林,但他们还是打包了些干粮,带着三只纸鸢朝城郊出发了。周泽楷和叶修同骑一匹黑色大马,苏沐橙坐车里,而孙翔盘腿坐在车架上。他随手折了枝桃花在指尖上转着,想想自己到了周府之后除了早晚会像以前一样练武,也就是看看苏沐橙跳舞,或者读些江波涛拿给他的书。没有人对他提什么做世家子弟的特别要求,比起在嘉世几乎是茫然地在度日,生活得好像不仅是舒服惬意,也有被“家人”关心的感觉了。

虽然叶修这个“长嫂”还是让他有些接受不能。


暮春的平原上有星星点点的花儿,但更多的还是大片的葱绿。不似初春那么娇嫩的绒草,已经多了几分热度的日头仿佛也把草地晒得更坚实了。

苏沐橙的纸鸢还是苏沐秋给她扎的,精致的纺线绑出一只燕子。她捏着线棰顺风跑了一段,不一会儿就轻轻巧巧地飞上了天。孙翔的是一只黑色的苍鹰,确实是三只风筝里最大的。不过他似乎不得要领,几次放上去都没跑两步就落了下来。十六七岁年纪的少年又正是性子倔的时候,看着远处的苏沐橙和身边的周泽楷与叶修一起放飞的菱形纸鸢,不满地扯了扯坠地的纸鸢后他也没发脾气,而是咬着下唇再一次尝试着将它放飞了。要是搁在嘉世的他,可能会直接把纸鸢撕了甩给悻悻迎上来的刘皓或其他人,甩手不玩了。


周泽楷从早饭后就一言未发,虽然平日他也寡言,但这样沉默在和叶修的相处中也是少见。

起因叶修很清楚,是他早晨起床后读的一封信。他拆信时周泽楷也起了,并没有靠到他身边看,而是去洗漱更衣。但等周泽楷回来,叶修主动把信递给了他。

信上没有别的内容,看上去是一位年轻后辈与叶修做了什么约定,说是五日后会到兴欣客栈等他。只是这样的信从他们回来那日起,已是第四封。

这些都是以后兴欣的门人。叶修在擂台上那一句并不是信口而言。他离开轮回后的两个月,都在忙着重回武林的事。而他的方式就是自成一个门派,名取原嘉世会馆对面的客栈——兴欣。

这些周泽楷并不关心,他所在意的,是叶修注定的离开。五日,也就是信上所写的日子一到,叶修就会离开周府,回到自己驻扎了十余年的旧城,再开新绩。而那以后他们再想见面,恐怕就只有下一次武林大会了。

而那时,他们是争夺盟主之位的敌手。

若叶修真是女子,在那场即使是做戏的婚宴之后,“她”可能真的会加入轮回,成为周泽楷的帮手和贤内。但周泽楷心中欢喜的,偏偏是这个必须离开的叶修。

“小周,”从武林大会后就改了口的叶修安抚似地拍了拍周泽楷握住他操纵线棰左手的手背,指了指天上已经不太看得清的纸鸢,道:“我心如此,你又顾虑什么呢。”

他心中早就牵出了一根细韧的线,牢牢地系在了周泽楷手上。

“不要放。”

“好,不放。”

一个说着,一个满口应了。本来摇摇晃晃的纸鸢,此时忽然飞得很稳。


苏沐橙不知何时到了仍放不起手中苍鹰满脸郁卒的孙翔身边,悄悄使力,猛地抽走了孙翔腰间的却邪。孙翔急恼之下顾不上刚放起来的纸鸢拔脚就追,等苏沐橙笑吟吟站住,指了指他身后,他才意识到,刚才那一阵疾跑趁了风,垂地多时的苍鹰已经翱翔在远空了。

“这小丫头,拿着却邪还挺有气势的哈。”叶修点评了一句,刚拿回自己佩剑的孙翔差点吐血。但转而看着苏沐橙的笑脸,他只是哼了一声,专心操纵起自己的纸鸢来。


青空之上三只纸鸢齐飞,而不时响起的阵阵笑声,仿佛把四人置于了无忧的桃花源中。


TBC

评论 ( 1 )
热度 ( 47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