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金玉良缘(十七)

这是一道素菜,素菜_(:з」∠)_如果我想刷翔橙……有人会打我吗(


桌上的气氛非常平和,叶修给苏沐橙夹了一筷子鸡丝,自己的碗里也多了一块嫩煮豆腐。而周泽楷给自家“夫人”夹完菜后,想了想,筷子一转,炸得焦脆酱汁香甜的鱼块就落到了孙翔碗里。

“好吃。”他说着,也咬了一口自己碗里的。

本来咬着筷子尖盯着叶修发愣的孙翔像是被吓了一跳,看看碗里的鱼,又看看专心吃菜偶尔把目光投向叶修的周泽楷。半晌,还是欲言又止地吃起了那周府家厨精心准备的菜肴。

苏沐橙胃口浅,吃了些饭菜,又在叶修的要求下喝了碗汤,就放下碗筷由侍女带走了。从越郡回来后,小姑娘似乎对镖舞起了兴趣,江波涛就帮忙安排了轮回城中最好的舞师来府里教她。叶修和周泽楷用餐时本就不多话,孙翔虽然有不少话要说,但是儿时师傅食不言的教导也算是被他牢牢记着。

但不知为何,江波涛来帮忙添菜收拾时觉得一阵阵胃疼。


饭后叶修和周泽楷低声交谈几句就要起身回房,却被孙翔叫住。

“我要再用却邪和你打一场。”说这话时,他脸上满是不甘与不肯屈服的恣肆光彩。

“你以为却邪为何会成为天下第一剑?”叶修当真站住,抱臂看向他。

“……因为……”孙翔思索着,最后得出的答案让他无法说出口。因为那时的叶秋太强大,所以却邪剑无虚发,成了天下人趋之若鹜的神兵。

“那你又信不信,如果我换一把剑……”叶修知道孙翔已经想通,目光依旧淡然,“天下第一剑就不是却邪了。”

他拿走千机伞,嘉世便苦心追着这把所谓神兵不肯放手,直到众人都目睹了它的用处。孙翔接过了却邪,嘉世却带着难堪的败绩提前退出武林大会,却邪的第一剑名声也像是要被时间慢慢打磨殆尽。

周泽楷站在叶修两步之外看着他和自己刚刚回归的弟弟对峙一般站在厅堂两端,他听到了叶修的话,却并不意外。叶修就应该是这么强大而自信的,况且,他说的也是实话。

就像几年前叶修还是叶秋,他还是以前届盟主的身份戴着面罩站上擂台接受新人旧将的挑战时一样,他背风而立,一身简单白衣和头上罩帽都不是显眼的颜色款式,银光闪现的剑刃在他手中比出的剑招也都是最平实的式样,却都让人无法规避甚至无法还击,只能节节退败。

那时的轮回少主周泽楷坐在台下看着叶秋。而如今,他们在青竹榻上抵足同眠。

周泽楷从背后拥住了叶修有些单薄的肩膀,他动了动,低声问:“不热?”

“冷。”周泽楷答得简洁,手上搂的却是更紧了。叶修笑了笑,肩膀也跟着颤了两下。眼下快到暮春时节,虽说夜里还有些倒寒,这正午时候又怎么能说还冷呢。但他也不再多问,气息很快变得平缓,像是睡着了。周泽楷默默忍受着手指被轻轻揉捏掰扯的力道,终于还是一把握住作乱的手扣在身前人小腹,“别闹。”顿了顿补充道:“困。”

前夜赶路几乎没睡,此刻肚中饱足心情闲适,自然扛不住困倦。

“好,睡一会儿。”叶修任他夹抱似地搂着,也闭上了眼。

院中传来隐约的琴声,苏沐橙在舞师的指导下习着步调,指尖代替铜镖的粉嫩桃花朵朵从衣袂中纷飞而出,缓缓落下或被风撕成迅疾的碎瓣。一个转身时她目光滑过一棵不远不近的桃树,眨了眨眼。再往后,所有的花瓣都朝着同一个方向飞去。待她挽住袖上轻纱停下,忍不住笑出了声,说:“出来罢。”

不知自己早就被发现又不敢现身的孙翔顶着一身一头的粉絮有些狼狈地走出桃树遮蔽,嘴硬道:“我只是正好路过,怕扰了你!”

苏沐橙只是一味笑,笑得孙翔仿佛浑身都不自在,抖了抖满身花瓣忿忿走了。

 

站在窗边的叶修拧了下周泽楷揽在自己腰上的手,“看好你弟弟啊,沐橙不是谁都能想的。”

“看缘分。”周泽楷有些懒懒地将头搭上他肩膀,鼻腔里哼出一句。

TBC

评论 ( 6 )
热度 ( 53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