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金玉良缘(十五)

这是一篇架空,所以私设多,私设多,私设多。


武林大会年年有,三日擂台战,一日群雄逐鹿后会有一位武林盟主带领他的门派坐上那张人人觊觎的王座。看上去只凭四日的武艺较量,且不明说需要有门派做支撑。而实际上,年年夺魁的门派,都是这一年中在武林有过大作为或是被朝廷器重的。偶尔有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也很难与这些根基很稳的门派作对,成功封王。

今年,叶修,或者说叶秋,是要创下首个无门派夺魁的记录了么。而要说起来,十年逐竞间,连着三年坐上盟主之位的,竟也只有叶秋执掌下的嘉世。彼时嘉世,名声鹤望无人能及,渐有建立武林中的王朝之势。也有传言,朝廷已着意从嘉世弟子中选择禁军人选。

但是,第一个站出来不配合的,就是叶秋。他身为掌门,要拒绝邀约,陶轩即使是倍享声望的长老,也只能听从。因为若是没了叶秋,或许嘉世的名声,他的名声,会一夜崩塌。后来叶秋被称叛逃嘉世时,外界都传,陶轩就是从那时起落了心思,对叶秋不满。

所谓神兵,只是个引子。


这次的武林大会真是极怪,叶秋换名叶修,与周泽楷战至平局,又和嘉世真真假假地对峙一番后挑了执剑却邪的现嘉世掌门孙翔,随后和被传藏纳他的轮回掌门周泽楷一起下台。可没过两场,就又在蓝雨黄少天的邀战中上台,而轮回也没提出异议,像是默认了那一场的“败绩”。

叶修手执颇为怪异的千机伞,连下五场,却也无法让人完全将之归功于他手中那更接近于盾的纸伞。叶秋武艺退步从而叛逃之语,变成了抽在嘉世人脸上又一个响亮的耳光。

再之后,嘉世掌门孙翔失踪,据说是被一个极像轮回掌门心腹江波涛的青年带走。而一日的擂台战结束,组织大会的人战战兢兢去问叶修要不要参加逐鹿战,被干脆的拒绝。

理由也很简单,他暂无门派,而逐鹿战是需要多人对抗的。

“不过,”叶修话锋一转,让询问他的人心中一闷,“明年,会有的。”

说罢,他便不管那仿佛要吐血的小卒,施施然举伞遮了阳,走了。


大会第二日,苏沐橙随烟雨的人马前来,被轮回接入座次。这是江波涛答应过叶修的,至于叶修的回报——“周掌门的战绩是全胜啊,我们那一场不算。”

不算,你说不算就不算?登记战绩的小卒发誓,他真的想吞笔自尽,但也只能郁闷地写下了结果。那一场古怪的平局,断谁赢了都不能服众。而叶修摆明要闹乱这武林大会,最好的方法还是不理睬他。

更精彩的戏却在后面,嘉世于次日第一场擂台战前宣布,孙翔不再是嘉世人,而嘉世也就此退出此届武林大会。

至于嘉世的新掌门,邱非,陶轩在他面向众人时却悄然带了人离开。

嘉世还在,却已与他无关。

武林中的事宜,有时暗涌复杂,有时又简单明了。


走出大会安排的会馆时,陶轩忽然听到一声招呼:“要走了?”

一个人影跃下,是叶修。

“是,”陶轩闭了闭眼,看向他的眼神依然复杂,“你做到了,对嘉世,和对我的报复。”

“报复?”叶修嗤笑出声,“我可有一句污蔑之词?我可逼着嘉世退出大会?我又可曾让你……散了人马离开?”

“但你……”

“不错,我是在大会上与你对峙,我只是想告诉你,”叶修背过身,看着远处,“我已放弃很多东西,且不觉得可惜,但你还未曾放下,所以我让你知道,你想要的,不过都是你妄中想象的。”

千机伞,真的就只是伞,它只神在用者武艺和制造者的心意。


陶轩苦笑,事到如今,又能怎样,孙翔归了自己的血缘所在,而把嘉世的空架子留给了那个身影倔强的少年,他也是无奈之举。

“他会让嘉世站起来,也期望你,不要倒的太久。”

叶修再次跃上房顶,不远处挥剑斩风的少年,每每站在还是掌门的他面前,都只是淡漠不惊地举手抱拳,道声——

“前辈。”忽然有声音响在房下,叶修向下看,是胜绩足够、已无战在身的周泽楷。

“我会同你回轮回,说到做到。”叶修向来笑得浅,却足够让那人安心了。


轮回再夺魁首,周泽楷站稳了在武林的地位。而此时,他的手下江波涛宣布,幼时走失的轮回小少主孙翔,也将回归本家。

波澜再起,但轮回一行人,已经悄然坐上轿子回程了。


周泽楷的轿子比起后面坐着孙翔的一顶要大上些,但挤下两个青年男子还是有些困顿。

夜寒风凉,纵使叶修和周泽楷之间的带罩火盆烧得旺,叶修觉着有些冷。他暗道看来运气上确实有所疏漏,要再下些功夫。而面对他仿佛闭目养神的周泽楷眉梢一动,忽的将他一把揽入了身上的青貂大氅里。

此时的叶修并不是全无防备,他只是觉得,没必要。

没必要在这样心系自己,而自己也分明心动的人面前防备着些什么。

或许欢喜一个人就是这样,相信他会做的每件事,都是为了自己好。

颠簸的轿子里,叶修并不为自己泛起的心思奇怪疑惑,他只是坦然地伸手握住了周泽楷肩膀,有丝丝熨贴的热气仿佛顺着他手掌流入了青年身体,再被传递给他,循环往复。

他放弃了很多东西,名声,门派,武林大会上为自己正名的机会;但也多了一样,不是很想放开的牵挂。


“江……”

“小少主叫我江管家就好。”骑着马的江波涛走在孙翔的轿子外,没有漏过他带着犹疑的声音。

“别叫我小少主,太奇怪了。”孙翔转而像是呵斥,顿了顿,说:“听说周泽楷已经娶亲……那我回去,要不要拜见……长嫂?是不是有什么礼节?”他自幼跟着师父长大,除了武艺,便只有变强一个概念。但突然知晓的真实身份,和那合璧无暇的玉饰,让他也油然地生出了些陌生却温热的想法。

“这、咳,”江波涛掩饰般地握拳放在唇边咳了声,不知道随嘉世出席过喜宴的孙翔是真忘了,还是全然不了解其中内情,“掌门不重这些,到时……自然些就好。”

希望这位小少主不要掀了周府才好。他有些无力的想着。


TBC

评论 ( 7 )
热度 ( 65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