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何名

架空,最近只想写短篇_(:з」∠)_

啊啊啊啊啊我们家小周真是会心一击不愧是我男神(


——你的枪口指着,是我的心口。

“Sir,西城C区发生一起绑架案。”

江波涛带来的消息让坐在桌后的周泽楷立即起身,穿外套佩枪并往门外走的过程中,江波涛继续对他说着详细情况。

“嫌疑人是一个只做绑架案的团伙,目的在于勒索。人质名叫叶秋,今年27岁,据称是市内最大的叶氏集团继承人……Sir?周Sir?周泽楷?”

被唤回神的周泽楷对一脸疑惑的江波涛勉强勾了勾唇角,手上因为他话中某个名字停滞了几秒的动作也重新接上了。


叶秋,怎么会被绑架。坐进前往案发地的警车时周泽楷依然在走神。

周泽楷人生第一次出任卧底就是去一所酒吧,霓虹的五彩掩盖了酒吧里不为人知的暗影。低调地穿了件紫色长款夹克的周泽楷坐在角落里,面对舞池里疯狂的人群和不时飘过他身边的阵阵香水气味仍有些无措。特别是当一个男人靠过来,伸手摸向他肩膀的时候。他按上自己腰上的佩枪,却又不知该不该拔出来。这时,忽然有只手勾过了他的脖颈绕到他身前,魅蓝的灯光下那白皙修长的之间松松地夹着根烟,明明未燃,却像是飘出了蛊惑人心的雾气。而同时,有一个触感抵住了他的后心,是枪。

“这是哥的人,懂不懂?”有些沙哑的嗓音让周泽楷一向敏锐的耳朵忽然变得迟钝,甚至隐约地,似乎发出了唱针刮过胶片的吱鸣声。

本想继续的男人悻悻地扫了那人一眼,走了。周泽楷刚想回头,头却被按住。身后用枪抵在他身上,却又帮他脱身的人贴近他耳边说:

“小伙子,这种酒吧里,你这样子,就是一块人人都想下口的肉。特别是,”他的手指下滑,扯了扯周泽楷的夹克立领,“你还给自己加上了这种包装。”

“……谢谢。”周泽楷憋了半晌,还是选择了道谢。

“呵,”那人笑了声,收回了手,与他拉开一点距离,轻巧地丢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我是叶秋。”

而周泽楷负责调查并最好能将之抓捕的,本城最大地下组织的负责人,就被称作叶秋。


再遇上叶秋时是在对一家酒店的突击检查中,周泽楷在五楼的一个未锁门的房间门口犹豫两秒,还是握着枪撞开了虚掩的门,一手想要去掏执法证件时,却看见了窗边的人。

那人斜靠在窗上,一身休闲服,很陌生的侧影,但那只夹着烟的手唤起了周泽楷的记忆。是叶秋。

而那晚从酒吧出来后,周泽楷发现自己就像着了魔一般,无法将那只手和那个声音从脑海中除去。

“哟,来突击检查吗,”叶秋见到身穿警服的周泽楷也并不慌张,灭了烟从窗边转过身招呼着。走近了之后,他倒是愣了一愣,“是你啊。”

周泽楷收起了枪和执照,摸了摸口袋中的手铐,正在想是先联系上司还是先执行抓捕时,叶秋已经走过去关上了门。他确定自己听到了落锁的咔哒声。


“警察见到我,第一反应不应该是赶紧逮住再说吗,你怎么站那儿不动?”叶秋坐到床上,重新拿了支烟点燃,在袅袅飘起的烟雾中看了周泽楷一眼。他的眼神很浅,但是瞳仁里仿佛藏着深不见底的秘密。那种目光让人觉得,他明明在说谎,可又不得不相信。

“……叶秋?”周泽楷提了个看上去很奇怪的问题,而叶秋只是笑出声来,朝他勾勾手指,“不如你过来确认下?”

确实是着了魔。周泽楷一步步朝那床边走过去,直到握住叶秋骨节明晰漂亮的手腕时,仍有一种不真实感,笼罩着他。

“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你就是一块人人都想下口的肉,”叶秋淡淡地看着他,说,“包括我。”


灯被按灭了,他们先是有些急迫的接吻,周泽楷清晰地尝到了尼古丁略苦而辛辣的味道——据说吸烟的人这时尝到的是甜味——然后是将衣服丢了一地厮缠在一起,周泽楷从来没有这么感谢过自己在警校年年保持第一的格斗术,让他最终占据了上风。

虽然他觉得叶秋也没有很失望,反而享受得很坦然。对于他在这方面的天赋异禀。


第二天一早周泽楷醒来时除了背上的些许抓痕没有什么不适,他前一夜并没有喝酒,所以也没有头痛。他对夜里发生的事还记得一清二楚——看上去主动的叶秋在情事上却并不熟练,他们只做了两次也就没有再索求对方。

一夜没有归队的事江波涛替他瞒下了,他也没有告诉副手他的真正去向,只是在人询问时含糊的应答了。

警服里被塞了张纸条,明明可以用手机传达的事,那个人用的却是最容易遗失的方法。上面有一行地址,一个日期,还有一句,你很美味。

到底谁吃了谁啊,周泽楷收起了纸条,默默地想。


警车在破旧的仓库门口停住,几人举着枪小心地靠近了,用喇叭对仓库里喊话并没有人应答。这种时候,就需要一个人以身试险了。

“我来,你们,跟上。”周泽楷简洁地说完,握住枪放轻了脚步,靠近了仓库大门。

“Sir,注意安全。”江波涛和其余人也都持枪小心跟上。

只能是他来,无论里面被绑架的那个,是不是已经一个月没与他联系的叶秋,他都希望第一个目睹真相。


绑匪们看上去已经离开,一路都顺畅地进了仓库最里面,大门被他踹开后光线劈开了屋内的黑暗。正对门的方向,椅子上一个被绑住手脚堵住嘴的人因为逆光而皱着眉看向周泽楷,淡漠的眼神,和他早已熟悉的面容轮廓。

但是,不是。

拽掉堵嘴的抹布后那人说,“赎金七十万,已经交了。警方不用帮我追回了。但是我需要你们两个月的保护。”

无论是声音,语气,和不带任何笑容的脸,都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叶秋。

但是随后被作为证据提交的证件上,人质的名字就是叶秋。


被骗了。

不仅是他,所有关于兴欣的头目“叶秋”的信息,名字一栏至少是假的。

案子处理完已是傍晚,真正的叶秋在护送下离开时似有若无地扫了周泽楷一眼,表情有些变化。而周泽楷并没有注意到,他只是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赶向租住的公寓。

按亮客厅的灯时他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咔嗒”,是手枪上膛的声音。

坐在沙发上拿枪指着他的,正是“叶秋”。

“今天,叶秋被绑架,”周泽楷一步步朝沙发上的人走过去,“他是叶秋,你不是。”

被他盯着的人收回了枪,黑色的枪在他的手指上灵巧地转了一圈,被放到了地上。

“我叫叶修,是他哥。双胞胎,听说过吗。”

就这样说出了真相?周泽楷有点愣,他看着这四年来定时来找他,与他像恋人一样亲密几天,然后再消失,连真名也没告诉他的人。没法不相信,因为那双略显深棕的黑色瞳仁。

叶修灭了刚刚点起的烟,迎接了周泽楷的拥抱。


他将人按在沙发上,舔吻着一路往下时,慢慢挺进他身体时,还有一次次冲撞时,都呼唤着那个名字。

叶修,叶修,叶修。

他没有看到掉在地上的衣服里,那个放着他证件照的钱包。


到底是为什么让我逃不开。

到底我听到过几句真心话。


——放在心口的名字,说不出口。

完。

评论 ( 1 )
热度 ( 49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