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金玉良缘(十四)

代发君想打死那个嗷嗷叫着要坑文的作者,有帮忙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我要坑文(╯°□°)╯︵ ┻━┻让我坑文ˊ_>ˋ
剧情终于差不多了┬─┬ ノ( ゜-゜ノ)

一刻时辰过去,两人还没分出胜负。这也是正常的,台下稍有眼力的都看得出“叶修”和周泽楷并没有要打败对方的意思。对于两人来说,这不过是寻常的练武而已,只是场地由周府的桃林换了湘河边的擂台。

不过有人已经按耐不住了,在叶修和周泽楷不知第几次错身而过时,嘉世的座次里传出一声怒喝:“叶秋!夺走嘉世神兵又在这舞林大会上造次,是否有辱斗神名声!”
“我去这陶轩手下人有点猛啊,直接把老叶抖出来了。”黄少天啧啧舌,喻文州知晓他也看出发声者的目的,摇了摇头道:“此举太过莽撞了。”
虽然可让台下人意识到叶修实为“叛逃”的叶秋,但也给了叶秋澄清真相的最好机会。
果不其然,陶轩回头狠狠瞪了一眼喝斥叶修还自以为办事得力的属下,而台上的叶修也懒懒地停下了动作,看向台下的嘉世众人。
“造次?”他扫了眼说话的人,听音辨位的本领对于他来说只是小技罢了。“叶某规规矩矩通过初试进了武林大会,何为造次?”他身边,同样停了手的周泽楷只是静静地站着,荒火碎霜垂在地上却仍蓄着力。
“前辈和周掌门苦战一刻钟仍无胜负,不是在戏耍我们台下诸门派门人吗?!”嘉世接着回嘴的人总算比上个稍微聪明些,换了说法企图激起公愤,不料叶修反而嗤笑出声,“轮回两度夺下武林盟主王座,靠的正是周掌门,那又岂是'疏于武艺、停滞不前'的叶某能轻松战下的?”
一句话又轻松地说得嘉世弟子哑口无言,这时陶轩忽然道:叶秋,你也不要避重就轻了,千机伞被你盗走数日,若是还来,我们便可两清,前事嘉世也不再追究了。”
他这两句,看似是在开解,实际却为叶修设下了绊子。他若是不还,便坐实了背门弃义之说;若是还了,也是承认了先前是他盗走了伞。
台上台下,一代斗神与他曾为之带来无限荣耀的门派竟走到了这般针尖麦芒的田地。而诸多门派无人想劝也无人敢劝,一是想看看这桩让武林频起风波的事究竟怎么解决,二也是想看看一向只重武艺的叶修是否珍视自己名声。
“陶长老,你可还记得,叶秋常用的武器,是什么。”
叶修不辩不怒,悠悠然地回问了,陶轩蹙眉,半晌才吐出两个字,“却邪。”
“那便是了,叶秋常用却邪剑,却处心积虑盗走千机伞,而这千机伞的功效,在场的也看的清楚,不过是面伞盾。弃利剑而择布盾,这选择还真让如今的叶某自己都看不懂了啊。”
陶轩语塞,正措辞,又听叶修问:“敢问陶长老,却邪剑如今在何人手上?”
“在我手上,又怎么样!你已经不是嘉世掌门了,现在我才是却邪剑主,我才是斗神!”孙翔早对二人对话的温吞不满,跃上台去。
“拿了却邪剑,就是斗神?”叶修轻飘飘的反问,令全场愕然。
在叶秋执掌嘉世时,却邪就是斗神的象征,就是嘉世王朝的代表。可是如今,竟没人再能干脆地点头承认这句话。

“叶秋,不要多言了,你若不还伞,就莫怪众嘉世弟子与你一战,夺回伞来。”
一个嘉世弟子闻言要上,却被啪地甩到面前的一根白玉软鞭所拦。
“周掌门?!”没料到会有人出手相助,陶轩惊怒之余却听一向在武林大会上寡言少语的周泽楷道:“不符规矩。”
武林大会的擂台战,向来是一对一,赢者暂胜,败者就此落败,等待第二轮群雄逐鹿战。叶修与周泽楷尚未战出结果,自然不能让嘉世人上台。

叶修用伞尖点了点孙翔,“我同你打,赢了我与嘉世便两清,而输了,我自许嘉世处置。”陶轩尚在考虑,周泽楷借伞面阻挡悄悄握住叶修背在身后的手。叶修面上一笑,动了动手指飞快写下二字于他掌心:
“夫君。”

晨晌清光下,轮回掌门清俊的脸上,忽然就染了些许的薄红,如同日色投影。

孙翔输了,他手上的却邪气势凌厉却不够沉稳,剑式潇洒漂亮,却落了曾经叶秋手上那剑剑仿佛都能致命的险迫感。
叶修堪堪在他胸前收住伞,手上铜镖未再发出,他看了陶轩一眼又转向一脸不忿的孙翔,道:神兵利器,自在人心。

有锣声宣布此场结束,周泽楷与叶修先行下场,孙翔也回了嘉世座次。而这时他的位置边出现了一个有些陌生的青年。
自称江波涛的青年拿着一块与他身上相似的玉饰问他,是否识得。

“老叶你真的有自己的门派了?你当的好掌门吗就不怕上梁不正下梁歪……”
“现在,我还是掌门……夫人。”
“掌门夫人你也……噗咳咳咳咳咳……”
喻文州笑着拍了拍呛咳的黄少天的背,接过了叶修抛过的锦囊,听他道谢时看着他背在身后和周泽楷相握的手,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78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