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金玉良缘(十三)

高亮!!!Lo主意外断网!!我是代发加打字的小天使(。)所有言论和文章内容都由Lo主负责,要谈人生谈理想请留言!!!代发君(应该)不会偷看的(。

作者有话要说:断网前翻了翻tag……我也是醉了,真是一场好戏啊

“第一场,蓝雨卢瀚文,对微草刘小别。”
转眼已是两月之后,武林大会在湘河边开锣。而那铜锣一响,两方要上擂的都手握自备兵器严阵以待。蓝雨的小将卢瀚文这是头次在武林大会上露面,就偏偏点了微草那位以快出了名的飞刀剑。江湖上关于刘小别想挑下卢瀚文嫡长师兄黄少天剑圣之名的传闻也不是一日两日了,这个中关系自然是有些令人玩味。
轮回的座次被安排在湘河边上,离擂台不远,若是台上两位打得兴起来个水上漂,他们看得也是最清楚的。这不仅是江波涛在其中打点的功劳,也是武林中对这一换了掌门后崛起迅速的门派的看中之意。
吕泊远吴启正和门中惯用剑的杜明商讨着台上二人的剑式,兼了医师的方明华也不时补充几句,而他们的掌门周泽楷,却始终盯着不远处的一个身影。

蓝雨和微草为了盟主之位一向被传有不小嫌隙,但蓝雨掌门和微草谷主都是性子谦和的人,至少面上功夫是做足的。年年大会两派位次相邻,只是中间维持着些距离。而今朝,喻文州和王杰希之间悄然多了个人。
叶修。

叶修凭着一把木剑过了本就只是过场的初试拿了通行帖,揣了千机伞到了湘河边就混进了蓝雨微草之间的空位上。说来也是奇怪,从前他戴着兜帽面罩低调入场,人们却都知晓这是嘉世掌门叶秋。这番他穿着简素灰衣毫不避讳地来,不仅是人,就连撑在头顶遮阳的千机伞,也都没被认出。
但嘉世好歹也是有人在场的,叶修便就安心地躲在了两位知情人间。他与喻文州身边的黄少天闲谈着,知晓了刘小别和卢瀚文曾在之前就交过手,只是卢瀚文得蓝溪阁内弟子暗镖相助赢得不算光彩。叶修悠然道,刘小别的剑技又有精进,剑圣大人名声可得稳住了。黄少天嗤声,还未说出什么回击,又听叶修说:王谷主教徒有方,只是有了闲暇也该治治那眼了。
王杰希执掌微草八年,在武林中地位自然不低,只是双眼大小稍有参差,被叶修说道也不是一次两次,权当没听见。他问:“前辈是否打算把真相在众人面前揭露?”
“哎,真相?”听他这话叶修倒仿佛很是吃惊,“我出离嘉世,在轮回借居,这有何需要揭露的?”
王杰希不动声色低头饮茶,倒是喻文州接了话,
“那前辈身着喜服站在堂上……”
“那是助人为乐,助人为乐。”叶修打断了他的话,笑得也是神秘。
一边的黄少天暗道:听这三人谈天还不如去跟周泽楷闲聊来得轻松呢。

叶修在亦敌亦友的故人间如鱼得水相谈甚欢,而场上那另一位知晓所谓真相的人,只是一直安静地注视着他。

“第六场,轮回周泽楷,对……叶修。”
刚刚将百花的邹远挑下,周泽楷又在场中掀起一阵喧嚣。
没有门派,姓叶,这两个特征便可让人联想万千。
而站在台上那一位,手执看似寻常的素色布伞,唇边笑意浅薄,却足以让场下的陶轩攥紧了座椅扶手。
议论声中二人摆开了架势,渐渐地,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擂台上。叶修虽是执伞,却依旧用着剑、镖,甚至有单鞭与周泽楷的碎霜荒火对阵,那伞面,仿佛只是一面虚晃人眼的盾。
而两人的较量,却像是惯于配合的搭档在示演兵器一般。

“这千机伞……竟是这个用处……那……又何来神兵之说?!”陶轩目光不曾移开半分,惊讶与被欺骗的感觉让他无法思索太多。偏偏让他想起叶修离开前的那晚,对他说的那句——所谓神兵利器,只在人心。

台上的叶修对一心想夺回千机伞的“旧友”此刻心思并不知晓,他只是在和周泽楷躲闪间一个擦肩而过时说:
“其实我有门派,叫—兴欣。”

TBC

评论 ( 3 )
热度 ( 49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