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金玉良缘(十一)

此章伞哥出场,但没有伞修,没有伞修,没有伞修


周泽楷从来都没有什么心思好好赏过这轮回城上空的月。

少时他醉于练武,晨起月落间都只在意手上师傅交与他的双鞭。年岁长些的时候他接下掌管轮回一派的重任,天下人都在议论他的天资比如武艺才学和他的出众容貌。而他们并不知晓那时才过弱冠之年的周泽楷即使在府中休憩的日子,也常是阅读各类书文直至深夜。

再后来是遇上叶修,与他做了那出戏,甚至不惜拿自己的终身大事来衬合。叶修住进他房内暗室之后的夜里,他已经习惯了久久地看着那充当暗门的书架直至入睡。

而这夜,与他共赏那皎洁月色的,也正是叶修。


说是要从周泽楷的窗子里看看月色,但最终的地方却是换了。二人翻上房顶时有碎瓦掉落,叶修竖了根手指示意周泽楷小心噤声,毕竟要是扰醒了别人,那他们的月也定是赏不成了。

“周掌门有过知己吗?”周泽楷很是端正地盘腿坐着,亦不敢压了瓦片太多。叶修却恣意地躺下了,还伸长了手臂和双腿,仿佛嫌姿势还不够随性一般。

“知己……”周泽楷托着下颌琢磨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他本就不是多言的人,也不习惯多想,最初十几年他心里甚至只有对鞭法的执着,后来才多了个叶修。

“那倒是可惜了,周掌门不妨再想想。”叶修的语气却分明是无谓的。“我少时离家,遇见苏家兄妹,起初是人说苏沐秋武艺极佳,我便想着去试试。不过……”他回忆着,轻声笑了,“我用木剑他用单鞭,战了个四胜一平。”

听到叶修提到鞭,周泽楷的眼神亮了亮,叶修见他这般,补充道:

“他的鞭不如周掌门你的软玉鞭,但是他自己打造的,用着顺手。”

他垫了垫自己的身子,接着说:“苏沐秋在锻兵器上是奇才,会用的却多为鞭镖一类,不喜用剑弓这类重兵,说是为了日后可以亲自授艺给沐橙。我们入嘉世后,擅用剑的我成了掌门,他却收起自己的单鞭,醉心于锻造兵器,也确实教了苏沐橙一手好镖法。”叙述着旧友的事,叶修的唇角微微勾起,仿佛饮着一杯醇厚的藏酒,回味起来也依然唇齿留香。

“岂料……”他话锋一改,悠悠叹了口气,语气也直转急下,融进了沉痛的意味,“苏沐秋说要为我造出天下唯一的神兵,名为千机伞。可伞初造成的时候,他因积劳和心神耗费,病倒了。这本也无妨,只是陶轩……”一向少有怒意的叶修说到这处声调竟都有些抖,“人若太执着于一样东西……终会成魔。”

周泽楷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握住了叶修紧攥的手,将他指尖都嵌入掌心的手指一根根掰直,没有让指痕变深。


沉寂了半晌,叶修扭头看着周泽楷,“我身上的事也不过这些,今夜都说与周掌门你听了。周掌门,又是否回忆起有哪位友人能算作知己了呢?”

“没有知己,”周泽楷没有松开握着他的手,语调平静而又透着坚定,“有你。”

“……”叶修沉默起身,用空着的那只手给自己斟了杯酒,又斟了杯递给周泽楷。周泽楷有些疑惑,松了手去接,放在唇边刚要饮下,却被叶修拦住。

换了面对他的方向,叶修伸过自己右臂挽住他握杯那只手的手臂,“我听人说,新婚夜里的合卺酒是要交杯饮的,在这便算是补了。”

他用仿佛千杯不醉的姿态一饮而尽,随即便在周泽楷讶异的眼神中径直醉倒了。


在云影遮蔽的月色中将叶修抱下房顶时,周泽楷有些惊讶于这位前辈的身量之轻,想来也不是像某些掌门一般过惯雍容享乐的日子的。

房门不知被谁开了,桌上还倒着两杯温水。周泽楷扶叶修在自己床上躺下,喂他喝了些水,自己也喝了杯权当醒酒。随后便和衣在椅上坐下了。


次日清晨他醒时,只有江波涛在拧着铜盆中的毛巾,而那个白衣的人已不见影子。

“苏沐橙……”他没问叶修,而是问起了那个作为让叶修留下的理由。

“苏小姐还在正院寄住,说是五日后烟雨会派人来接。桌上……是前辈留给少主的,请过目。”江波涛手下的水声也没有遮住他的声音。而周泽楷抓起的纸筏上落着两行小字。

“月下忆故人,君情自乃知。

相逢哪处问,何无再来日。”


“少主,今年武林大会的地方定了,越郡的湘河以北。”

叶修为何提起知己的旧事,又为何明明不擅饮却要饮下那所谓合卺酒。

周泽楷忽然全都懂了。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67 )
  1. 陈酒◎一杯梅子酿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