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赤】Sing a song

短打,架空,歌手紫×搭档赤
好久不见。


——我给你唱首歌吧。

小小的酒吧里没有光怪陆离的灯,也没有喧闹的音乐和拥挤的舞池。低低戴着棒球帽的高个子青年对坐在身边的红发人笑笑,放下了装着清水的方杯这样说着。
“好。”红发的年轻人抬头看看他,晃了晃杯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青年捋了把自己扎成一束的紫发,抓起放在吧台上的吉他几步走到了酒吧中心稍微堆高些的小舞台。他对演奏着不知名慢摇滚的乐队说了句什么,键盘和鼓手对视一眼,点点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青年用略显局促的坐姿把自己放在那把木椅子上,手下一拨滑出了一串音符,他轻声地自顾自哼起了一首简单的歌。
随着歌声的继续,渐渐有人放下了酒往舞台上看过去,他们看着台上低头戴着帽子拨弄吉他弦的青年议论着,有的用猜测的语气说:“是他吧?”
“我觉得是,但是他最近不是很忙?”
“但你看那个身高,还有声音,我绝对不会认错的,就是他。”
“紫原敦,是紫原敦在唱歌!”
……
暗处吧台边的青年听着议论轻轻笑了笑,放下了杯子,随后,刚才还在台上的紫发人就蹿下来拉住他往门口快步走去。
“小赤,快跑!”

在逐渐响起的“紫原敦”的唤声中,两人有些仓皇的背影消失在了酒吧门前。

坐在驾驶座上拽掉帽子,踩了脚油门发动了车子后紫原才舒了口气,副驾驶上给自己系上安全带的赤司笑了声,“早知道会这样不来不就好了?”

“但是这首歌要在酒吧里唱才有意思啊!”紫原坚持着自己的说法,赤司微笑着,“很好听。” 
“是吗,小赤喜欢就好啦。”紫原打了几下方向盘后遇见红灯,停下了。他弯下身子凑过去,“有奖励吗?” 
赤司看看身边人亮亮的鸢紫色眼睛,镇定地说:“明天有通告。” 
“那就轻一点嘛。”如前所言,紫原在某种程度上是个非常坚持自己的人。 
“好。”赤司也不扭捏,拉住人的装饰领带凑上去在他唇上贴了一下。“奖励。” 
 
“下面的奖项是——年度最佳组合!让我们恭喜——”主持人刻意拉长了音调渲染着结果出来前的紧张气氛,“9&4乐队!!!” 
在观众的掌声中,穿着精致剪裁的黑色西装的赤司征十郎站上了舞台,接过了奖杯。 
9&4乐队,由主唱紫原敦和作曲作词的赤司征十郎组成的二人乐队,连着三年拿下了最佳组合、最佳专辑、最佳男歌手等各色奖项。但是,乐队真正开口唱歌的,只有紫原一个人。 
开始因为演唱了赤司写的歌曲被唱片公司发掘的时候,紫原也坚持让赤司来唱歌,自己听着就好。但赤司只是说:“让我来把我的歌唱到'还算好听',最终也许只能拿下作曲作词类奖项;和让敦来唱,然后把演唱类的奖项也一起囊括,哪个更好呢?” 
紫原无言片刻,答应了。 
 
这支奇怪的“一人乐队”开始也受过质疑,但赤司的词曲配上紫原的嗓音,专业方面实在是无可挑剔。也有记者问到过乐队名字的由来,紫原看一眼身边的赤司,说:“秘——密。”还是赤司得体地开口解释了,是学生时代的学号而已。 
而实际上,他们的学生时代压根与对方无关。 
但是一起台上台下这些年,他们的现在已经与身边的搭档牢牢系牵。 


紫原虽然因为压迫性的身高和带了些慵懒的个性看上去有些乖僻,在赤司面前还是很顺从的。他们的经纪人就曾经一度表示赤司让他的工作比想象中要轻松很多。对此赤司也只是微微一笑,看了看身边小憩的紫原。

无须严厉苛责或怎样,他们的目光里,就有折服彼此的力量。 
 
第一次出席颁奖礼时,紫原以话太多嫌麻烦的理由不肯上台发言,赤司也只是想了想,就接过了稿件难得地代替紫原独自一人站上了台前。 
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他用日语发言后还简单地用流利的英语致了辞。 
华丽的红毯灯光都没能晃了赤司的眼,他的目光只是注视着观众席中一直看着他的紫原敦。 
他还记得,在紫原唱出自己写的第一首歌之前,因为写歌遇到些瓶颈,他去喜欢的小酒吧找灵感顺便休息。坐在他身边看了他许久的高个子忽然抓起吉他往台上走去,在那之前,扎着马尾的紫发青年留下一句话: 


——我给你唱首歌吧。

完。


评论
热度 ( 16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