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肖】凤栖梧

Attention:架空古代神话向

两个人都是Lo主第一次正面写,ooc,ooc,ooc慎入


嘉世仙庭的千年青梧上新栖了一只年轻的凤。

凤凰本就是二十四上仙之首,更何况这番他们费心引来的,还是一只翅羽仿若灿烂流霞的火凤,唤作孙翔。

仙境也有明面暗里的比较,这年年一次的逐仙宴,就是各仙庭里的上仙们分出仙力优劣的场处。最后胜的上仙,便可被尊为仙尊。而仙尊所在的仙庭,自然也就成了仙君们趋之若鹜的修仙之处。直至下一年逐仙宴开场。嘉世仙庭作为上古四仙庭之一,灵凤叶修连着三年成为仙尊,不仅使嘉世名誉几乎要漫了仙境,更让他自己成了天下凤首。

可这之后,嘉世竟再也没有问鼎,甚至逐仙宴开场几日便被其余仙庭换下了位次。直至这年,火凤孙翔取代了曾经的凤首叶修,栖于那千年青梧之上。


雷霆在仙境里是算不上仙庭的,他们郡内虽有御仙之力极为上乘的肖时钦坐镇,其余仙众,却没有一个能算得上是上仙。

仙界皆传肖时钦为仙心思深如海中针云中絮,能带着区区仙众,连连在逐仙宴上取得佳绩。他们也说,若是肖时钦手下有那么一位上仙,雷霆不说问鼎仙尊,至少也能被称作仙庭,而不是听来可怜的“仙郡”。

这些话肖时钦不仅听了,且都是烂熟于心。可他不焦不躁,仍是带着雷霆众仙在逐仙宴上一年年的过,一年年的展露自身上乘的仙力。

但这并不意味着肖时钦就没有想被尊为仙尊、尝尝那被众仙崇敬滋味的心思。

嘉世引了火凤,第二步便是向雷霆仙郡提出邀郡首肖时钦来嘉世。

因为火凤虽仙力上等,但孙翔年轻,且天赋使他未经过烈火涅槃便有了一身流火羽翼,自然是桀骜轻狂到近乎莽撞。这样的凤,便需要强大的御仙之力约束着,否则必会扰了仙境安宁。


肖时钦正是这样的人选。

多年之后,时日长久,久到肖时钦看着依然是小小仙郡的雷霆心境也已全然平和。他依然不能忘却在嘉世仙庭的云海仙梧下,初遇孙翔的那一刻。

怎会有那样翅羽光彩到近乎刺目的凤仙呢,神容骄傲恣意的孙翔像是仅轻振了翅尖便从梧桐枝上飞下,落在了肖时钦面前。仙力在他周身流转着慢慢散去,如同一日终结时分霞光四溢的仙境。

孙翔落地后迈了两步,离肖时钦近了一些。他微侧着头看着面前的雷霆上仙,像是不太满意这样的仰视姿态,也不对面前的人招呼一声,羽翅一挥便化作了人形。骤然聚起的仙力纯净厚重如雾气,散去后已比肖时钦高出一些去的孙翔面容更是意气风发的少年姿态,明亮,耀眼。肖时钦被眼前的突变吓了一跳,但面上依然镇定自若,接受着孙翔不太友好的注视。


嘉世舍得用自己的千年青梧引来孙翔自然不是为了面上好看,他们非常急切地需要他的纯粹强大的仙力,为他们找回叶修带来的那种辉煌。

但孙翔和肖时钦的磨合并不顺利。他们的仙力没有如仙庭中的众仙们期待的那般很快地融合在一起。而问题,却又不是出在孙翔身上。

只是他的仙力太纯粹了。

在肖时钦的经历中,他的御仙之力的运用,就是因为他的聪慧和通透,可以揣摩仙众的心思,让他们的仙力如他的设想那般收放融合。可是孙翔的仙力竟让他有些无措了,他能感知到的,除了其中的强大和纯粹,什么都没有。无论是人形的孙翔,还是火凤孙翔,他行事修炼时情绪永远是那么直接,像是簇燃不灭的火焰。

仙境的众仙都知道肖时钦虽为修为不浅的上仙,但一贯温文尔雅待人处事都极有分寸。孙翔性子随意,每日在仙庭的草坡上修炼,练得累了又没什么成效,就往草坡上一躺。肖时钦开始还会劝,孙翔都是不耐烦地撇撇嘴,要么直接化作凤形一拍翅膀飞到远处去,要么就径直闭眼作困倦状。但是每一次他醒来,都会发觉身上盖着件淡青的仙袍,还带着些被仙力拢住的温热。

到后来,孙翔突然像是听话了许多,肖时钦劝了,他仍是撇嘴,但还是乖乖站起回房了。倒是肖时钦,见他走了,愣在原地,半晌无言。


肖时钦眼中心里都是顶清明的,嘉世仙众早就心神涣散没了修道的心思,他看得出来,可他不便也不必点破。他只是被请来辅助孙翔,也是为自己搏个被尊为仙尊的可能的;孙翔对他有心,他看得出来,却无法开口。

孙翔的翅羽和心都像火,热烈到灼人。肖时钦知道接近的后果,所以他不能。他也不能远离,每日和孙翔同修下来,倒是发现两人的仙力的磨合越发融洽了,他隐约而自然地觉得,这样很危险。他只把孙翔当仙友,虽还是会关心他,竭力配合,但总是避开那漂亮的凤目投向他的眼神。

孙翔偶尔也去人间游历一圈,有次回来,忽然叫了他一声“小事情”,然后自顾乐不可支地笑了半天。肖时钦虽无奈,却也不觉得恼怒,由得他叫去了。孙翔常是飞得莽撞行得轻狂,肖时钦也习惯了在他后面默默施着仙力,不让他做出太什么放肆的事。


逐仙宴再开宴时,第一场却是和叶修率着的一众修为尚浅的新仙。孙翔见了叶修就不冷静,周身的仙力躁动着,肖时钦费了不少心力才让他稳住。叶修对这只取代自己仙位的年轻火凤不甚在意,反倒是不时看看肖时钦,神情很是意味深长。

仙力的争搏间,肖时钦很快发现,叶修领带着的新仙,虽都无甚资历,可胜就胜在一个安分。他们听从于叶修本就出众的御仙之力,压过嘉世仙庭诸多仙力上佳却心思不复的上仙竟也不是非常困难的事。


嘉世再败,败在了开宴后短短时间里。有人来请他们离席,肖时钦看着面前众仙早已麻木的神情,叹了口气。孙翔本是想要去说些什么,看了他的神情,也沉默地跟上了。

叶修等在仙桃园外,拦住了肖时钦。

“这镜子是安文逸从人间寻来的,说是能照出心中困扰,试试?”

肖时钦接了镜子,不抱多少心思的瞥了一眼,镜中,是一棵空了的梧桐。

正是嘉世仙庭云海中,孙翔所栖的那棵。

“前辈这是何意?”

“都说我们凤凰离不开梧桐,其实……要留住一只凤真正需要什么,你该是懂。”叶修并不说破任何,收起镜子径直走了。


嘉世仙庭之名不复,众仙散去,肖时钦不知自己这一年光景又算是如何,该去往何处。是腆然回雷霆做回仙郡之主受人背后指点,还是另寻去处呢。

他一路思虑重重回了仙庭,走到了那青梧下,被叠声叫住了。

“小事情!小事情!……肖时钦!!”

见肖时钦恍恍然站住,孙翔有些不满地拍了拍翅羽化作了人形站在他面前。

“轮回仙庭邀我去,说是会移栽了嘉世这古桐去。你也一道去吧!”

“我?”肖时钦看了孙翔满眼的期待,慢慢地,但是坚定地摇了头。

“凤仙便是早日前去吧,凤栖梧桐,瑞泽仙境。”

而他,只是孙翔浴火前行的路上一个停歇的处所而已。

孙翔看着他,像是怔愣着,又像是被他话中客套陌生所伤到。他的双目盛满了明亮到刺人的光,最终成了燃烧在他周身的火,让他振翅飞远,仿佛每次那个不听劝的桀骜少年仙人。


多年后在逐仙宴上再遇,肖时钦仍是雷霆郡仙,孙翔成了轮回仙庭的火凤。他未曾对肖时钦说些什么,肖时钦却发现,他已经变了,变得学会了沉稳不再莽撞,纯粹的仙力释放开时,仿佛翻滚的云海,让人惊叹。

那一场逐仙宴雷霆仍是没能留到最后,离席后肖时钦接到仙境主人指令去了人间办事。他出天门前,余光似乎看到了一丝流火闪过。

在人间,肖时钦遇到了一片梧桐,茂盛高大的树荫间有孩童跑跳着唱着歌:

“风吹凉,雨打霜,栽来梧桐引凤凰……”


世人皆传栽得梧桐便可引凤来,而拥有卓越御仙之力的他所不能承载御留的那颗烈火真心,只能安放在梧桐枝上。


完。

评论 ( 8 )
热度 ( 17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