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安】你眼里的神明(上)

Attention:

大概背景是中世纪西欧,设定是各种途径搜集来的大杂烩,勿深究


“助理主教回来了。”侍从敲门后告知了这样的一句话后离开了。张新杰从祈祷椅上站起,走向推门进来的他的学生和助手,安文逸。

他们拥抱对方,张新杰在贴上安文逸右侧脸颊时低声问:“已经送出去了?”

“您的新作品已经全都让吟游诗人们去传唱了。”安文逸轻声回答后短暂的贴面礼结束。


“国王陛下想见您,主教,”有皇家信使走了进来,他看了安文逸一眼,“另外,还有您的第一助理主教。”

“我们马上动身。”张新杰这一天的午后祈祷到此为止了。


站在富丽的皇宫外,有侍臣走向高阶下的两人,他从袖中取出一支紫玫瑰,别在了张新杰的红色教袍上,然后让开了一些,微微欠身示意他上前。

张新杰被侍臣带进殿中很久,他出来时身着黑色教袍的安文逸依然保持着笔直的站姿。张新杰走过去,倾身握住了他胸前的十字架。

“主永远在我们心间。”说完,他便在另一位侍臣的带领下离开了前阶广场。

“助理主教,请跟我来。”方才给张新杰带路的那位侍臣朝安文逸鞠了一躬后,带着他走进了布置华丽的宫殿。

他们年轻的国王陛下正在挑选着充当领饰的绸带,见到安文逸走过来,也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他用细长的手指挑出了一条淡黄色的缎带,立刻有侍臣上前接过,为他系上。

“你是张新杰的第一助理?”在镜中打量自己时年轻而容貌俊美的国王下颌自然地扬起了倨傲的弧度。

“是的,陛下。”安文逸谨慎而谦恭地低着头,一手握着自己的十字架项坠。

“上前来,让我看看张新杰这样严谨的人,会为自己挑出怎样的助理主教。”

安文逸顺从地走上前殿的阶梯,停在了王位几步之外。国王看着他镇定无波的表情,又目光下滑扫视了一遍他全身,抱着臂露出了玩味的微笑。

“想成为主教吗,像张新杰一样的枢机主教,或者……更高的总主教?”

“老师对主的虔诚我无从质疑。”安文逸平静地拒绝了听上去很像国王陛下一时兴起的诱惑。

国王不再说话,朝身边伸手,马上有侍臣捧上了盛在金盘中的各色玫瑰。他信手拣了一支颜色最浅的奶黄色玫瑰,向安文逸走过去。安文逸欠身伸出戴着手套的手想要去接,却被让过了。并不比他年长几岁的国王将那支玫瑰别上他的教袍衣领,像之前侍臣对张新杰做的一样。

“人们再喜欢新品种的玫瑰,也会讨厌它恒久不变的尖刺,”带着贵族特有的苍白肤色的手指轻轻抚过那玫瑰被修剪光滑的枝子,国王靠近了他耳边说,“你会比张新杰出色。别让我失望。”


侍臣派马车送安文逸回了教堂。他走进忏悔室时看见张新杰果然安静地站在神像前。

“老师。”他轻轻唤了一声,拿下了领子上的玫瑰。他并不知道国王是何意,但敏锐地听出了那话中略带威胁的意思。对他的,也是对张新杰的。

张新杰也取下自己那支紫色玫瑰,两支花的花瓣都纯净似沁湿了的丝绸,一看便知是皇家花园才能培育出的高贵品种。他把两支玫瑰一起放进了神像前的一只空着的水晶花瓶里。

“您并不喜欢它,为什么……”

“它们已经被剪去了尖刺,最多只能绽放一日。”张新杰回答了安文逸的疑问,然后重新转回去背对着他。

“国王喜欢美丽的东西,但他希望它们永远是安全无害的。”他抬起头,看着被缚在十字架上的耶稣,“人民在饥饿和困苦中煎熬,耶稣会帮助了他们,但是他们鼓动人民站起来反抗暴政。所以陛下让我找出耶稣会的主使,杀了他。”

“国王陛下的意思是……”

“他让我,杀了我自己。”张新杰看向自己的学生,知道他已经领悟了自己的意思。

“那您……”

“我答应他我会照办。”张新杰说。国王的玫瑰,颜色越深,便代表越信任,和命令的越不可违抗。

“我回来的时候,听说捷尔镇的瘟疫病情又扩散开了一些,我们需要采取行动吗?”

“明天我会跟教堂说好,然后我们去捷尔镇。”张新杰没有犹疑便做出了决定,“记得按上次那样装扮,不能暴露身份。”

“其实……上次是找不到合适的衣饰所以才那样穿了,这次我可以……”

“如果你的装扮改变,镇子里可能会有人起疑,上报给地区教会,我们的计划就很有可能暴露。”

“……是。我会准时来找您的。”安文逸推了推眼镜,转身出去了。虽然他记得张新杰并不是个喜欢用“可能”“或许”这种不确定性很强的词的人,但是自己老师的解释非常合理,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第二日清晨,捷尔镇的人们正在病重的苦痛中因不安而哭泣着,一阵马蹄声踏破了晨雾向他们的方向来临。

有人看见了马上那黑袍宽帽戴着单片眼镜的青年和他身后蓝白裙边被风掀起露出长靴的金发的年轻女孩,立刻欢呼了起来:

“是上次的天使!神又派他们来拯救我们了!”


在人们的簇拥中扶着身穿裙装的安文逸下马时,张新杰隐约听见了有人在吟唱着他在午后从天窗中投进教堂的浅薄阳光里写出的文字。他抬头看了一眼远处模糊的山的影子,和安文逸一起,迅速带着人群离开,进了镇子。


“……

黑暗笼罩了天空/有悲悯的声音响起/在苦痛的雾气里

我看见了刺破阴霾的光/神明来自你眼中”


TBC


评论 ( 3 )
热度 ( 29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