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金玉良缘(六)

你们要的拜堂。_ 。其实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甜,真的_(:з」∠)_

恭喜周叶的金玉良缘第六章在我删删改改之后 成为了这个Lofter上第一百篇文!(ntm


新人进入堂屋,喜娘递过大红的绸子一人一边握住,中间是朵嫣然的牡丹开得喜气洋洋。

周泽楷握着手中的绸布,手指攥紧了。明明只是场为了两方都情面上过得去的戏,竟是让轮回掌门面对武林德高望重的前辈时都未曾抖过的握鞭之手克制不住地颤着。叶修倒是抓得很稳,虽然有刻意收敛,但周身的剑气并未完全消失,显出了他内功之深厚。


列次坐于桌宴上的宾客们并不知晓自己所见只是一场或许算得上荒谬的戏。蓝雨和霸图同桌,黄少天看着对面的韩文清感到非常地不自在,忍不住往掌门喻文州那边靠了靠。

“掌门……文州,你说这周泽楷为何这么早就娶妻啊,凭他那容貌和……咳,武艺,多少女子不会倾慕。”

“我说的话……应是为了避开这些。”

“避开?”黄少天一怔,思索时目光习惯性地投向对面,又即刻转开了。

“抑或是周夫人让周掌门心系已久也是可能。”喻文州不再让黄少天继续他的猜想,而是轻松地将话题转走了。

“那我倒要见识一下——”


“一拜天地——”媒人拉长的声音打断了黄少天的话,站在堂前的周泽楷和“少夫人”一起握着绸带,齐齐向前鞠下身去。

“还是没有寻得叶秋踪迹?”陶轩尽力不动声色地靠近了身边的部下问,得到了让他非常不满的摇头作答。

“二拜高堂——”周泽楷的师父笑着接受了他们的致礼。

“长老觉不觉得……堂前的人有异?”刘皓坐在陶轩身边,意有所指地看着周泽楷身边的新妇。

“夫妻对拜——”两人转身,朝着对方弯下腰去,手中的红绸坠着的牡丹随着他们的靠近而垂下了些,周泽楷望下去,只能看见叶修踏着红色绣履的双足。这喜堂上只有他、苏沐橙和江波涛知晓,与轮回少主成亲的这一位,并不是什么苏氏。而是嘉世人费心苦寻的那位“叶秋”。

“你是说——”

“礼成——送入洞房——”媒人的最后一声话音落下,一群喜童上前簇拥推搡着叶修,想让他往周泽楷身上撞去。绸带被松开,掉在了地上,有孩童嬉笑着捡走了。叶修屏气尽力稳住了盖头不落,还是免不了被推到了周泽楷面前。而周泽楷被这突然的举动怔住,正要开口,只听叶修道一声:“唐突了。”便在上来救场的江波涛引带下离开了喜堂。

“少主,该去敬谢宾客了。”吕泊远送上酒盏,轻轻拍了拍周泽楷的肩,示意。


“你是说那周夫人……有异?”短暂的混乱结束,陶轩找到时机问了刘皓一句。

“现下人已进了洞房,属下也不便再说。但是七日后,周掌门会携新夫人巡城……到时……”

“务必办好这事。”陶轩低声说了一句,举起酒盏朝走来的周泽楷点了点,说着“百年好合”之类的客套话。

“嘉世的人一直鬼鬼祟祟,也不知又在谋划些什么。”黄少天注意到了两人的言行,嘟囔了一句。

“少天,勿问他门内事。”喻文州也只是笑着提醒一句,抚着自己掌上的玲珑杯。方才,他看见了挂在那位新妇喜服下的一枚锦囊,是清淡的蓝色。


前往后室的路上,江波涛简单地把嘉世诸人午后的行端通通说了,叶修静静听了,最后道了声“劳你们烦心了。”江波涛送他进入用喜庆的大红布置一新的卧房,自己站在门口,四处打量后低声道:

“前辈,七日后的巡城之仪……”

“我会等到那天之后再走,”叶修答得干脆,“到时让沐橙把千机伞给我送来就好。”

“前辈费心,感激不尽。”江波涛也不再多言,关门离开了。


喜堂之上,周泽楷在吕泊远杜明的伴同下一一敬酒过去,听着花样近乎相同的祝愿,心中眼前却全然只有那穿着喜服的影子。

这是他和那被称作“斗神”的嘉世高手除了历年武林大会之外第二次会面,交流甚至不过五句,却是共同作了一场着实荒谬的戏,定了他的终身。

他一人的终身。


喜宴散了,喻文州最后与周泽楷碰杯对饮后淡淡道了句:“周掌门,恭喜。”语气听上去平淡,却又暗藏波澜。周泽楷还未琢磨出其中真意,这本也不是他所擅长的,说话的人便带着蓝雨众人离去了。

几人护送着周泽楷到了卧房门口后离开,只剩他留在门口。

克制着心中莫名的紧张和期许,周泽楷推开了门。仍穿着喜服的叶修正坐在桌边自斟自饮喝着茶,见了周泽楷,他笑笑,开口道:“嫌那盖头闷得慌,我先摘了,不介意吧,周掌门?”

“不……”周泽楷刚吐了一个字,他便站起身来。

“想来周掌门闭关已久,也不习惯与人同睡,今夜我便在地上将就,明日我会回那喜房去。”叶修说着,站起了身来找着自己可以卧下的地方。

周泽楷听到这个,倒也不再晃神。他对叶修摇了摇头,径直走到书架边,按下一处暗门,书架被他推开,显出一间房来。

“这是……”

“前辈,住这里。”周泽楷指了指,递过一把钥匙,“暗门,可以从内锁上。”

叶修接过钥匙进去,周泽楷立刻拉上了书架,啪嗒一声脆响让叶修吃了一惊。他打量着周围,简单的床榻和桌子,桌上放着纸墨等物,房内开了扇窗户,却因朝向,不见月色。而他走近床榻后发现,枕边放着一套式样简单的白色衣饰,粗试下来竟很是贴他的身。

“江波涛……确实是有心之人……”


叶修在内里感叹着,并不知周泽楷还站在卧房的书架边。他注视着久久未再动过的书架,叹了口气。

周掌门,即使拜了堂成了亲,他也只是周掌门。


一出假戏,一人又怎能真做得起呢。


TBC

评论 ( 6 )
热度 ( 76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