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金玉良缘(五)

可能有神展开,神展开,以及神展开Σ(`д′*ノ)

懒得设传送门了,前文可点标签阅读w(ni


良辰好景,吉时佳日,诸多种种用来描述喜庆之事的词句,在轮回少主人生唯一的一场喜宴上,可能都失了它们的意义。

这场大戏的主角叶修在当日会喜服盖头加身,自然是可以掩人耳目,但苏沐橙的处境变得有些尴尬。作为新夫人的“族妹”,她不出现在喜宴上自然是无法交待。但是她一旦出现,嘉世的人想必也不会罢休。

叶修在喜宴前某夜和江波涛提及此事时,江波涛只问了一句:

“前辈,和嘉世之事,究竟理在哪方?”

立在窗边的叶修闻言,淡淡笑意铺展开,目光投向了院中,

“倘若有人为了一件所谓‘神兵’,给本就重病的友人铺了条黄泉路,你说他是否占理?”

“江某明白。”江波涛拱手示意后退出喜房,路过一幢客房时似是无意地朝墙上敲了三下。他离开客房墙边回房后,一个黑影紧随其后闪了进去,清明如水的月色也没有多捕捉到那身影分毫。


吉日已至,江波涛比平日早了一个时辰晨起,赶到喜房时却发现一群侍女在门口团团踱步打转,很是无措的模样。

“你们为何不去帮忙操办喜宴,在这里闲谈?”他的语气不算严厉,但也有几分质问的意思。侍女中年纪稍长的一个一见总管来了,急忙上前说:“江总管,少夫人……少夫人不应声,也不肯让我们进去为她梳妆更衣,这可如何是好?”

江波涛拎着个包裹,本要直接推门进去,一听这话停了手,思忖片刻后说:“去带苏姑娘来,然后去后面帮忙吧,这边无需你们费心。”

“这……”侍女们左右互相看看,还是听了他的嘱咐,其中两个一路小跑去寻苏沐橙,其余的都散了。

待苏沐橙到了,她和江波涛一起进了喜房。“新夫人”正一脸悠然地穿着喜服坐在床榻上小憩,像是全然不知方才门口的乱子。

江波涛却知道他听得清楚得很,在床上铺开包裹,取出一套玉绿色的锦衣罩袍递给苏沐橙,又拿了张绣纹精致的面纱一并放在了她手里。

“苏姑娘去里屋穿戴上吧。”

“不用,我就在这儿换了。”苏沐橙站到两人进屋后就睁了眼的叶修跟前,让他帮衬着去了短褂罩衣换上了长及膝处的罩袍,轻软的长袍罩得倒是异常严实,只露出葱白似的指尖一截儿。再套上面纱,叶修的手指在她脑后发髻下轻松地系了个结,苏沐橙一张脸便遮去了大半。

“这般沐橙便可出现在喜宴上了?”看苏沐橙在自己跟前转了一圈,叶修这么问,江波涛自然知道他还是不放心的意思。毕竟想靠简单的装扮骗过嘉世的眼,还是有些低估他们的。

“还有后招,但现在不便拆破,请前辈大可放心。”

叶修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而对江波涛道:“轮回一番心意叶修感激不尽,来日有势必报。”

“前辈毋须客套,轮回也只是希望这武林能够清净正气一些。苏姑娘请跟我来。”江波涛带着苏沐橙先离开了,路上对她如此这般交代了一番。


午后宾客们便陆陆续续到了,身为周府总管的江波涛带着手下剑客杜明在门口迎客招待。嘉世的人来时除陶轩尚显镇定自若外个个面露疲色,一猜便知是为了叶秋踪迹的事心神不定。

“看清了吗,来了几个?”迎礼道谢后放他们进了院子,江波涛看着不远处走来的下拨客人,不动声色地问了杜明一句。

“七个,领头三人仍在前进,其余人都有散开之意。”

“让人跟紧。”说了这句后江波涛换出笑意继续招待着来客。


此刻并无事的苏沐橙在侍女们的陪同下在周宅后院的桃林里逛着。她在前面走,身后的两位侍女一路耳语,苏沐橙隐隐约约听到“江总管”“少夫人”“心思”“体贴”等词,聪慧如她稍加联系边猜出两人在嘀咕什么。她也不说破,只是微笑回头道:“两位姐姐在谈些什么呀?”

“无事无事,苏姑娘注意脚下的路,有了折损奴婢们可担不起。”侍女们对视一眼收了话头,和苏沐橙一起走上了一座小石桥。


“……没找到吗?”

“四处都看过了,并无叶秋踪迹。”

不远处钻入耳中的两句话让苏沐橙警觉了起来,她初一凝神便听到了“叶秋”这个名字。说话人声音并不熟悉,但可以肯定,是嘉世的部下。

她眸子一转,看似无意地蹲下身子,捡起了块石子儿往斜后方一扔。一直暗里紧跟着她们三人的黑衣人停住片刻,即刻轻功起身消失在了桃林里。

“我想一个人逛逛,你们先回去帮忙吧。”

“是。”两位侍女应过后便低头退开了。


那边两人还在鬼祟地打探着,方才离开的吴启带着一群着玉绿色衣裳的十三四岁年纪的小姑娘进了桃林,自己转身迅速消失了。遣走了侍女的苏沐橙被差不多年纪又着装相似、且都戴着面纱的女孩儿围住后,悄然从笼在罩袍里的手中抽出两支精巧的铜镖来,飞手一甩便掷向侧处两人。

“什么人?!”两人惊怒看来时,却只见一群绣衣加身轻纱遮面的十余岁姑娘围在一起玩闹,仿佛是在掷镖。刚才那一镖,似是失手所致。


“抱歉抱歉,那是我们少夫人的族妹在和玩伴嬉闹,没有伤着二位吧。”此时,身着轮回门内衣饰的吕泊远“及时地”带人出现了。平白吃了一镖的嘉世二人来意不纯,本就不敢多说,此时也只能推脱一二便匆匆离去了。

从戏班里请来的一群小旦们被带走,苏沐橙也在吕泊远和杜明的掩护下从桃林后的小路往喜宴所在的前院赶去。


另一边,喜炮鸣过,锣号吹打声中凤冠霞帔的“少夫人”叶修在早就得过嘱咐的“媒人”扶携下迈了火盆,接过一边侍从递的糖含进口中,被牵带着往站在堂屋的周泽楷处走去。

穿戴喜服的周泽楷目不转睛盯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那人,竟有些恍然。这隆重架势,仿佛真是为他们二人所举行的一场喜仪一般。


“吉时到——”

喜宴,开席了。


TBC

评论 ( 7 )
热度 ( 72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