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星星邮差

 @极度对称 GN的踩楼点文√ 也送给 @剪刀_王杰希prprpr痴汉委员会 小心友

他人第一人称叙述,架空,微童话风。


我跨上自己那把叫阿棕的扫帚穿梭在星星之间时天色是和前一天差不多的玫瑰紫,不时有几颗莽撞的流星从我身边擦过,用尖细的声音对我愉快地打着招呼。我回应的声音大概是有些疲倦,有颗热心的流星甚至在我身边多停了片刻问我“你还好吗。”

“如你所见,我很好,只是生活有些无趣。”我打了个呵欠,阿棕也跟着摆了摆细长的身子。

我是一个星星邮差,每天的工作就是在银河边的星云中巡视一遍,看看有没有守星人在联络邮箱里留下信件让我带往星云下的世界。老实说这个工作本身就纯粹到有些枯燥了,再加上合格的守星人越来越少,大部分星星都是空着的,几个月也拿不到一封信件的情况就真的只能让我用无聊来形容自己的生活。

阿棕载着我往前飞,路过一颗空荡荡的行星时我紧了紧自己的袍子,太久没有鲜活的生命出现在它上面,这颗星星冷得像是银河里的寒冰。

路过后面一颗星星时我扫了一眼,刚要继续往前,忽然听见了一个声音。

“小姑娘,停一下好吗?”

那嗓音温和干净,更重要的是它清清楚楚地来自那颗星星上的一个生命。或许是个新的守星人?我想着,让阿棕停住了。

落在那颗星星上后我的眼前浮起了一片淡玉绿色的星屑,温柔漂亮得像我在星云下的那个世界里看过的萤火虫的盛宴一般。浮动的星屑被一只手拨开,我看见面前穿着白色长袍的人。他的打扮像个牧师,当然,这个名称也是我之前送信时听来的。短短的黑发,面容轮廓明朗,唇边的微笑可以看出他的好性子。他白色曳地长袍的领口别着枚小巧的坠饰,看上去像一株柔嫩的新草。

任我看了个够后,面前的青年咳嗽了两声,说:“我是方士谦,这里的守星人。”他停了停,确定我听见了之后,说了他的第三句话,“你能帮我送封信吗。”


短暂的交流过后,方士谦告诉我他刚来到这颗星星上不久,听过路的流星说这片星云有个负责送信联络的星星邮差,就在这里等着我了。我接过他手中的信件,想起估计是我之前的日子常常飞到一半的路程就掉了头才让他多等了好几天,不禁有些赧然。

“保证送到!”冲他挥了挥手上的信件,我骑上阿棕,穿过了星云往下面的世界飞去。

离开前我看见方士谦似乎笑眯眯地朝我摆了摆手。


信要送到的地方是一片森林,微草森林。方士谦说收信人在森林深处有间小木屋,敲门时记得多敲几下。因为,“杰希很忙的,如果不够耐心的话他会听不见。”

我拖着阿棕找到了那间墙面漆成褐色的木屋,才敲了三下门,就听见里面一声“请进。”屋主回应后还特意过来开了门。木门被拉开,站在我面前的是个穿着有海蓝色镶边的草绿色长袍的青年,他的年纪看上去比方士谦小一些,戴着单片的眼镜,另一只眼睛里盛着温柔但有些疲倦的光。

“请问您是魔术师王杰希吗?”我试探着开了口,在我印象里魔术师似乎应该穿着黑色的大斗篷,里面藏满了神秘的道具。

青年愣了愣,旋即勾起了唇角,“嗯,我是。”

王杰希将我让进房间后,一把扫帚不知从哪个角落嗖的一下飞了出来,竖在了我手边的阿棕前面。我有些尴尬,努力地握住阿棕不让它往前动。

“抱歉,这是我的灭绝星辰,它比较好客。”王杰希说着,对那把明显比阿棕大不少的扫帚打了个响指,它竟真的又乖乖飞了回去。

灭绝星辰,我咂摸了一下这个名字,感觉比我的阿棕要好听多了。


被带到炉火前坐下后,王杰希转身喊了声“英杰”,很快一个笑容有些青涩的少年过来递给了我一杯茶。我微笑着接过,道了谢,被唤作英杰的少年脸红了红,挺直了身子回到了旁边的屋里。

喝了口热茶后我没有忘记自己的来意,递上了守星人方士谦托我转交的信件。王杰希拆开信封扫了扫那几行字,笑容没有变化,但隐约多了些更纯粹的因为发自内心的喜悦而产生的笑意。

他坐到桌边沙沙地写起了什么,安静的屋子里只有壁炉中轻微的噼啪响声。我背对着桌子喝着杯子中的茶,听着那个年轻的魔术师写完信后裁下纸张,装进信封并封口,最后还啪地盖上了一个印章。

王杰希走过来将信递给我,说了声“麻烦你了。”我连忙说“不麻烦不麻烦。”然后我提出了自己的疑惑,“您刚刚对灭……灭绝星辰施了魔法吗?”

“不是魔法,”王杰希笑着摇了摇头,“灭绝星辰是有生命的,就像你的这个伙伴一样,”他指的是阿棕,“其实我已经不是魔术师了,士谦习惯了这么叫我而已。”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他道别后离开了他的房子。


将信交给方士谦时他正拨玩着我上次看见的那些星屑。对我道过谢后他接过信看了看,露出了和那个自称曾经是魔术师的青年收到信时一样的神情。

“还有回信要转交吗?”说实在的我终于燃烧起了一点工作的热情,毕竟这两个人看上去都挺神秘的,人总是有好奇心的不是。

可惜面前这个守星人温和地笑着拒绝了我,“不用急,明天再给他回信。”

“他说他已经不是魔术师了,那你为什么还这样告诉我?”我突然想起来这件事,便问了。

“哦,是我忘了啊,”方士谦只是笑,“杰希之前可是微草……不,是我知道的最优秀的魔术师。”

“那他……”

“可是呢,魔术师这个身份并不能带来我们想要的东西,所以他就改变了呀。”

“做出这种改变……很难吧。”我声音有些低了,即使现在的生活有些无趣,要真让我突然放弃星星邮差的工作去做别的,我一时肯定无法适应。王杰希看上去,也并不比我年长多少。

“嗯,开始的时候的确是,但是有我在呢。”方士谦还是笑着说的,那种毫不会刺伤别人的自信让他显得非常地……怎么说,强大而温柔。


与方士谦告别后我回了自己在星云中的家。这一天见到的两个人,他们之间的距离可以用光年来计算,谁也无法迈出一步去接近对方,但是他们通过写信交流时是那么自然,好像还朝夕相处一样。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看他们的信件的,只是调皮的流星路过我时把它们读了出来。

他说:“早上好,今天心情好吗。”

他说:“晚安,我很好。”


之后的日子里我的工作对象还是只有方士谦和王杰希两个人,微草森林和方士谦的那颗星星之间的路我都已经走得熟稔。和王杰希渐渐熟悉之后我知道了他是负责管理星星们的护星者,他看顾的正好是我工作和居住的那片星云。

偶然一次我问起一颗星星的情况,那上面的守星人曾是我的好朋友。她每次即使没有信件要我送递,也会和我聊上一会儿打发时间。王杰希让他的学生,也就是那个少年高英杰搬来了厚厚一沓记录的本子,细致而耐心地翻上片刻后他抬头说:“那颗星星现在是空的。”

我有些愕然,但又很快微笑起来,守星人的生活多么单调,在一颗不会移动的星球上一个人寂寞地从这端走到那端,访客也只有偶尔一闪而过的流星和我这个重复着同样单调工作的邮差罢了。她会离开我一点也不惊讶,同时我却想起了方士谦。他呢,为什么这样的生活中,每次看见他时他都带着那样温和的笑容?

“这株植物叫琉璃茉莉,”王杰希突然指着面前的一颗小盆栽说,“这株叫鱼纹草,”他的手指移向了旁边的小瓷盆。

“这些都是士谦种的,他喜欢。”

“他说他想象着这些植物就可以过去一天,就像过去陪着我研习那些魔术,最简单的移动物件都可以练上一星期。”

“他说他可以用星屑碎片变出和月光魔术相像的效果,因为看过我做过太多次。”

“过去我努力成为了森林里最优秀的魔术师,可是这里更需要一个出色的护星者。士谦就陪着我放下那些魔术手法,学着观察星辰的变化并记录。”

“你是不是有些奇怪我们为什么要分开这么远,然后每天写信都是些寻常的问候和应答?”

戴着单片眼镜的青年侧了侧头,墙角的灭绝星辰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摆了摆,“因为我们都感觉从来没有离开过对方,每一次骑上灭绝星辰时,我都可以感受到士谦在我背后,看着我向前飞去。”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是想问,”王杰希的笑容扬起来,“你能继续替我们送信,直到我离开这里吗?”

“当然!”我站起身接过他手中的信封转身,心中的感动不知从何涌出,但这感觉不坏。


‘“为什么要来当守星人?因为杰希他说,这片星云不应该这么空旷。”

“现在他每次记录时,都可以知道,我在呢。”

“知道了这里并不是空无一人,杰希他啊,肯定会欣慰的吧。”


我又一次干劲满满地骑上阿棕,在守星人方士谦的微笑中穿过星云飞向微草森林。在那片森林深处的木屋里,住着他最出色的魔术师和护星者。

他们的魔法口诀非常简单——

“我在这里。”

“他在等我。”


作为最称职的星星邮差,今天的信件也要准时送到哦!


完。

评论 ( 3 )
热度 ( 30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