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多cp】冷刃蔷薇(其二)

架空,接近中世纪西欧的大背景,每篇不同cp独立设定,以一件武器为单篇文的线索。私设多,私设多,私设多。

经不住考据求别深究_(:з」∠)_


(Ⅱ)

Title:冰雨剑

CP:黄喻


“谨以圣剑焰影之名起誓,愿将生命与荣耀献与陛下及诸位殿下,成为守护帝国的利盾。”


列坐在次席上的青年伯爵看着受勋成为骑士的少年单膝跪下立誓,稚气未脱的眉眼里带着被承认的喜悦与鲜亮到有些灼人的骄傲。一只手悄悄握上他垂在身边的手掌,相贴的指尖上带着些他早已熟悉的薄茧。

“殿下在想什么?”轻快的声线如年轻的骑士总管身穿的斗篷上的流苏一般,带着柔软的弧度滑过。

“在想我第一次见到少天的时候,你也是这样,用手中的冰雨起了誓。”

喻文州初次在宫廷中与黄少天见面时,刚继承了父亲的伯爵称号。那是他作为伯爵第一次旁观帝国骑士团的加勋仪式。与他年纪相当的黄少天因为出众的剑法被封为骑士总管,成为了同时兼任军团长喻文州的辅助者。

但喻文州知道他们的不同。自己是因为世袭而直接成为了骑士团的统领,虽然也经过考核,但肯定没有黄少天那种从几百个新入团的骑士中脱颖而出带来的令人惊艳的优秀。

新加封的骑士总管走向他,崭新的骑士白袍衣袂随着轻巧的脚步抬起落下而起伏,露出的白银长靴镶着刺绣的绒边,就像那少年的笑容,柔软但明亮。

“自今日起,殿下之言语即我之信念。”面前人单手折于胸前向他鞠下一礼,喻文州伸出手去,掌心抚上他的发顶,如同沐浴在教堂圣光里带着契约性质的礼仪。


那之后他们一同接管蓝雨骑士团,喻文州全力执掌部署,黄少天率领骑士们在外征战。他们磨合出的默契战术带来的胜利令敌人胆寒,被授予“剑圣”盛誉的骑士总管与大陆上屈指可数的优秀青年战术师一起为彼此立下了“剑与基石”之名。

人们敬佩黄少天的精妙剑术,战场上的他对时机的把握和总是在不经意时刻出鞘的利剑让敌人心惊胆战甚至无力招架,他们赠他“妖刀”之称号,带着贬义的形容却被青年骑士毫不在意地接受,仿佛那和“剑圣”之名一般同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因为他的剑只为蓝雨而出,剑锋所指处必是败者。技不如己者在被斩杀前的一刻都不能被轻视,但只要倒在了冰雨刃下,再多褒贬都只是渺小沙尘。胜利是骑士团的所有,而黄少天的所有,是冰雨和喻文州。

年轻的伯爵面上总是带着温和的笑意,但真正能让他露出发自内心笑容的只有他的骑士总管,他最信赖的伙伴。在他眼中黄少天的一切都像被阳光镀上了一层金色,连冰冷的剑锋在他手里都带上了像银镜般温润无害的光。但喻文州也必所有人都清楚地知道,这个骄傲如年轻狮王一般的青年掌握着可以称得上这世界上最优秀的剑术,曾令无数敌人的骑兵闻风散逃。

他们对待彼此从来就没有贵族的傲慢与骑士的桀骜,因为他们早已成为对方心中的最深信念。


又一场战争结束,得胜归来的蓝雨骑士团得到了国王的最高礼遇。专门为他们召开的庆功舞宴上。少女们簇拥着金棕发色的骑士陶醉于他的和煦笑容,心中暗自的期待却在青年拨开人群径直走向站立在烛台边轻摇着酒杯的伯爵的那一刻破灭。年轻的伯爵在骑士总管的鞠躬致意中微笑,放下了精致的水晶杯,伸手让骑士接过。

他们共舞的那曲华尔兹很是奇特,几乎一模一样的步伐,却在转身或折返时有着细微的改变。他们默契的动作仿佛镜面折射一般,又因为那些改变而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仿佛这样的共舞已经上演过很多次。

人们渐渐停下了舞步,投向舞池中心那对舞伴的目光意味各异。为他们的配合默契而叹服,也有人为明明常年在外开拓疆域的二人不亚于任何长居宫廷的贵族的优雅舞姿而惊讶。

一曲结束,除了乐声寂静已久的富丽厅堂中响起了掌声。伯爵与骑士的手依旧自然地牵在一起,紧贴的掌心里既是蓝雨骑士团剑与基石对彼此的信赖,也是黄少天和喻文州对于身边人的依恋。


后来他们的名字随着游吟诗人的诗篇传遍了帝国的大陆,他们获得的每一次胜利都是蓝雨骑士团的丰碑。骑士团中有人离开,有人加入,而他们一直站在彼此身边,直到新的骑士总管与军团长的出现。

卸任后的二人忽然一夜之间失去了踪迹,有人说他们依然留在骑士团里守护帝国的这面利盾,也有人说他们已经离开了王都隐姓埋名地生活。人们赞颂他们为骑士团付出的岁月,怀念他们最巅峰时刻斩获的胜利硕果。同时人们也有些惋惜这两位优秀的青年直到离开他们的视线,都没有娶妻,也没有留下子嗣。


这些纷纷的言语和他们留给人们的记忆一起随着时间的拉长慢慢变淡。而在大陆靠海的一座精巧而不富丽的城堡里,唇边带着温和笑意的黑发伯爵正用清水细心浇灌着窗台上的几盆蔷薇,他视线里抚弄着长剑的前任骑士总管像是意识到了他的注视,向他投来了一个微笑,眼神明亮肆意,如同初见时那个四月晨晓一般的少年。

人们眼中的圣剑冰雨从出鞘一刻起,就只为守得他们许诺给对方的胜利。


完。

评论 ( 4 )
热度 ( 47 )

© 一杯梅子酿 | Powered by LOFTER